对《德意志意识形态》“新约:‘我’”目录编排的再探讨——根据马克思恩格斯原始手稿的重新考证

作者:梁爽 刊名:贵州社会科学 上传者:路卫华

【摘要】在首次系统阐述唯物史观的《德意志意识形态》手稿中,其近三分之二的篇幅是《圣麦克斯》章;作为《圣麦克斯》章的主体,《新约:"我"》部分呈现出两个显著特点:一是篇幅巨大,二是编排方式令人费解。其具体表现是,在《马克思恩格斯全集》中文版第3卷目录中有三个主要位置使人疑惑。通过对《德意志意识形态》原始手稿的文献学技术考证,结合马克思的批判对象施蒂纳的"唯一者"理论结构分析,可以找到以上三个目录位置之所以令人费解的内在原因:第一个位置是原始手稿3个纸张共12个页面的缺失造成的;第二个位置存在重要的手稿判读错误和后期编辑者的人为改动;第三个位置中看似处于平行关系的目录实际分属不同的逻辑层次。据此,最后重现了马克思在《新约:"我"》中的实际逻辑架构。

全文阅读

国内理论界对于首次系统阐述唯物史观的《德意志意识形态》(下称《形态》),注意力主要集中在其第一章即《费尔巴哈》上,这种注意力的分配同马克思、恩格斯在写作时的着力其实是不对等的。在阿姆斯特丹国际社会史研究所等地收藏的4093/4个纸张的《形态》原始手稿[1]中,第三章即《圣麦克斯》手稿[2]包含2671/2个纸张,约占《形态》总篇幅的65%,即近三分之二。其中,《新约:“我”》部分又是现存的《圣麦克斯》章手稿的主体,它在此章中呈现出两个明显特点:一是篇幅最大,二是编排方式最令人费解。第一,之所以说它篇幅最大,是因为国际社会史研究所现存的《圣麦克斯》章手稿的2671/2个纸张共分为422个档案页面,其中《新约:“我”》部分包含271个档案页面,约占《圣麦克斯》章手稿篇幅的64%,即近三分之二。第二,之所以说它编排方式最令人费解,是因为它目前呈现在《马克思恩格斯全集》中文版中的目录是散碎而凌乱的。总的来看,其中所反映的问题既是具体层面的,又是系统性的;既包含文献技术,又涉及哲学理论。如何从原始手稿的真实面貌出发,使技术手段和理论内容相结合,来解决一些实际问题,这就是我们下面试图做的工作。 一、《马克思恩格斯全集》中文版第3卷目录的哪些位置是令人费解的 作为马克思的批判对象,施蒂纳的《唯一者及其所有物》分为“第一部分:人”和“第二部分:我”,因此《圣麦克斯》章也就相应分为《旧约:人》和《新约:“我”》。换句话说,《新约:“我”》既是对施蒂纳“第二部分:我”的针对性批判,也是基于马克思自己的《旧约:人》的进一步阐发,因此如何理解这部分内容决定着如何把握整个《圣麦克斯》章和《形态》的主体篇幅。而对于这部分手稿的编排,目前在《马克思恩格斯全集》中文版目录中主要有三个位置是引人思考的。首先,令人费解的第一个目录位置是:“……II.法律;III.犯罪;A.犯罪和刑罚的简单圣化;(a)犯罪;(b)刑罚;B.通过对偶式获得犯罪和刑罚;C.通常理解的和非通常理解的犯罪;5.作为资产阶级社会的社会;II.暴动;III.联盟……”[3]III这里涉及的问题甲是,“C.通常理解的和非通常理解的犯罪”之后为什么出现了序号“5”?按照之前A、B、C的排序方式,这里的“5.作为资产阶级社会的社会”是D或E的笔误,还是前面缺失了1—4四部分?如果前面真的缺失了1—4四部分,那么英文编号A—C的目录和数字编号1—4的目录之间是否存在从属关系?如果二者不存在明显的从属关系,那么这两部分为什么相邻,或者1—4究竟应该从属于哪部分?这里涉及的问题乙是,在“II.法律”和“III.犯罪”之后为什么又出现了编号“II”和“III”?“II.暴动”和“III.联盟”是对前面“II.法律”和“III.犯罪”两部分的重写,还是编号“IV”和“V”的笔误,或者是出于其他什么原因?“II.法律”和“III.犯罪”为什么跟前面的“5”连在一起,它们二者之间是否存在更紧密的关系?接着,令人费解的第二个目录位置是:“……6.联盟的宗教和哲学;A.财产;B.资产;C.道德、交往、剥削理论;D.宗教;E.对联盟学说的补充;C.我的自我享乐;6.所罗门的雅歌或唯一者;2.辩护性的评注……”[3]III—IV这里涉及的问题甲是,“C.我的自我享乐”是属于哪一层级的目录?如果它是高于“A.财产;B.资产;C.道德、交往、剥削理论;D.宗教;E.对联盟学说的补充”这一层级的目录,那么为什么前面并没有出现同一层级的目录“B”?这里涉及的问题乙是,“6.所罗门的雅歌或唯一者”是属于前面哪一层级的目录?这里涉及的问题丙是,“6.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