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代还是和解:论具身认知进路与标准认知科学之关系

作者:李莉莉 刊名:哲学动态 上传者:安春燕

【摘要】20世纪80年代末,具身认知进路针对早期或标准认知科学的哲学立场及其计算-表征的解释模型发起了攻击,并自视为其替代进路.然而,人们对具身认知进路与标准认知科学关系的界定不尽相同.30年来,早期或标准认知科学在各种诟病下依旧松茂竹苞.一方面,标准认知科学在一些问题上对具身认知进路作出了回应;另一方面,由于具身认知进路自身在诸如身体如何塑造概念、意义的理解、延展认知以及表征-需求等问题上未给出充分论证,使其不仅不足以撼动标准认知科学的主导地位,而且随着具身认知进路在很多问题上的深入展开,最终它将不得不选择一条与标准认知科学和解的道路.

全文阅读

认知科学中的具身性研究主题出现在20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其提倡者们宣称“心智是具身的”(1),以区别于早期认知科学的计算-表征心智观。在这些提倡者看来,这一关于心智的新观点具有颠覆早期认知科学的革命性质,它与早期认知科学在理论立场和核心要点上有着根本性的区别,是继认知主义和联结主义之后的又一进路。(2)因此,具身认知进路不仅挑战了早期认知科学,而且将替代早期认知科学成为人类心智研究的一种有效模型。(3)由于早期计算-表征立场的认知科学在当代仍然与具身认知进路平行发展,因此本文将计算-表征立场的认知科学称为标准认知科学。 对于具身认知进路提倡者们所宣称的革命性质,反对的声音一直存在。如高德曼认为,具身认知研究应该更确切地被称为具身性取向(embodiment-oriented)的认知科学,并认为“从传统认知科学到具 身性取向的认知科学之间的过渡是温和而缓慢的,而非激进的”(1)。来自美国威斯康星大学的哲学教授夏皮罗也认为,尽管具身认知进路远未统一,却有着三个基本要点,即概念化(conceptualization)、替代(replacement)和构成(constitution)。“概念化”指一个有机体身体的属性限制或约束了一个有机体能够习得的概念。“替代”意指一个与环境进行交互作用的有机体身体取代了被认为是认知核心的表征过程。“构成”是说在认知加工中,身体或世界扮演了一个构成的角色,而非仅仅是因果作用的角色。通过对这三个要点进行逐一考察,夏皮罗得出结论:“‘概念化’与标准认知科学竞争,可是失败了;‘替代’与标准认知科学的竞争在一些领域取得了胜利,但很可能在其他领域遭遇失败;‘构成’并未与标准认知科学的竞争,但推动它将其边界延展至远远超出很多实践者期望的程度。”(2)自具身认知研究兴起到今天的近三十年发展过程中,具身认知的支持者一直致力于表明标准认知科学是不足的或具有误导性的,而标准认知科学家也努力进行反击。对于两者关系的争论始终没有停止,而标准认知科学在今天仍然有大量的从业者和追随者,因此可以说,具身认知进路并没有达到其最初预想的革命性。 一具身认知进路对标准认知科学的挑战失败 在历经30年的发展之后,具身认知进路对标准认知科学的挑战是失败的,这主要表现为: (一)对标准认知科学的理解并不一致 具身认知进路的支持者们对于标准认知科学的理解存在较大分歧,主要体现在“认知是否是有意识的”这一问题上。瓦雷拉等人将早期认知科学的计算-表征观点称为认知主义。在他们看来,认知主义通过将认知定义为对符号表征的计算,而使智能或语义的意向性在物理上和机制上成为可能,由此,认知科学就成为对认知的物理符号系统的研究。同时,认知主义通过假定“存在我们不仅没有觉知到而且不可能觉知到的心智或认知过程”,而将自我或认知主体看成在本质上是片断的或非统一的。因此,对心智的认知主义解释呈现出一种“亚人水平”的特点。(3)在瓦雷拉等人看来,认知主义将认知过程与意识分离开来,并“通过打开一个在亚人的、计算的认知与主观的心智现象之间的新鸿沟”(4),而使意识状态的经验特征与脑状态的神经结构之间的断裂更加严重了。于是,瓦雷拉等人引入杰肯多夫(Jackendoff)的意识中层理论(5),并提出,认知科学需要补充一种实用的、开放式的人类经验进路。 瓦雷拉等人在《具身心智》一书中提出了介于抛弃经验与毫不怀疑地接受经验两种做法之间的中道立场,这种立场将自我经验作为主题,并且直面统一的自我感与反思中自我的非统一性之间的矛盾。瓦雷拉等人坦言,他们所提倡的中道立场来自于正念或觉知的传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