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脏瓣膜置换术患者肺部感染的相关因素及耐药性分析

作者:庞锋 刊名:北方药学 上传者:李澍

【摘要】目的:探讨心脏瓣膜置换术患者肺部感染的相关因素及耐药性。方法:在医院2015年7月~2016年11月诊治的心脏瓣膜置换术并发肺部感染患者中抽取54例,同期取54例心脏瓣膜置换术患者,分析临床资料,评估心脏瓣膜置换术患者肺部感染的相关因素,并分析其主要病原菌的耐药性。结果:淤心脏瓣膜置换术患者肺部感染(均P<0.05);于本组心脏瓣膜置换术合并肺部感染患者共分离病原菌60株:革兰氏阴性菌占比73.33%,革兰氏阳性菌占比24.07%,真菌占比2.6%;其中,革兰氏阴性菌对于头孢类、碳青霉烯类抗生素的耐药性较高,对环丙沙星、阿米卡星、环丙沙星等的耐药性相对较低。结论:心脏瓣膜置换术患者肺部感染的相关因素包括呼吸机使用时间、低心排综合征、再次开胸止血等,应做好防控工作,合理应用抗感染药品。

全文阅读

本研究为明确心脏瓣膜置换术患者肺部感染的相关因素及耐药性,对54例心脏瓣膜置换术并发肺部感染、单纯心脏瓣膜置换术患者的临床资料进行综合分析,现报道如下。1资料与方法1.1临床资料:本次研究组心脏瓣膜置换术合并肺部感染患者54例,均在2015年7月~2016年11月就诊。其中,男性27例,女性27例;年龄12~59岁,平均年龄(39.72±4.72)岁;心功能分级:IV级14例,III级30例,II级10例;同期抽选单纯心脏瓣膜置换术患者作为对照组,男性28例,女性26例;年龄13~59岁,平均年龄(39.79±4.70)岁;心功能分级:IV级15例,III级31例,II级8例;两组平均年龄、心功能分级、性别等基线资料的统计学对比结果提示无显著差异(P>0.05)。1.2肺部感染诊断标准[1]:参考美国疾病控制预防中心颁布的医院感染诊断标准,并选取肺部感染标准:肺部叩诊有浊音,或者听诊闻及干湿啰音,经肺部X线片检查显示有新浸润或进行性浸润、胸腔积液、空洞形成、实变影响,且具备下述两项条目之一:(1)呼吸道分泌物或血液培养出致病菌;(2)新出现脓痰,或痰液特性发生改变。1.3研究方法:对比分析临床资料,包括再次开胸止血、胸骨哆开、低心排综合征、呼吸机使用时间以及左室射血分数;分析肺部感染主要致病菌,并探讨耐药性。1.4统计学方法:在SPSS19.0统计学软件中输入本组研究所得数据:对计数资料使用例数(n)表示,组间率(%)对比使用X2检验;对计量资料使用均数±标准差(x±s)表示,实行t检验;P<0.05,存在差异,P<0.01,存在明显差异。2结果2.1心脏瓣膜置换术患者肺部感染的单因素分析:研究组呼吸机使用时间明显短于对照组,左室射血分数低于对照组,再次开胸止血、胸骨哆开、低心排综合征发生率均高于对照组,存在差异(P<0.05),详见表1。表1心脏瓣膜置换术患者肺部感染的单因素分析(n,x±s)表2心脏瓣膜置换术患者肺部感染的单因素分析(n.%)2.2本组心脏瓣膜置换术合并肺部感染主要致病菌及其耐药性:本组心脏瓣膜置换术合并肺部感染患者54例,分离病原菌60组别例数再次开胸止血胸骨哆开低心排综合征研究组对照组X2P545411(20.37)2(3.70)7.0830.0087(12.96)1(1.85)4.8600.0278(14.81)2(3.70)3.9670.046组别呼吸机使用时间(h)左室射血分数(%)研究组对照组tP16.72±5.3344.83±7.9418.5910.00011.05±3.2656.29±10.7225.5360.000株:革兰氏阴性菌44株,占比73.33%;革兰氏阳性菌13株,占比24.07%;真菌3株,占比2.6%;其中,革兰氏阴性菌对于头孢类、碳青霉烯类抗生素的耐药性较高,对环丙沙星、阿米卡星、环丙沙星等的耐药性相对较低。3讨论心脏瓣膜病作为心脏病类型之一,因患者长期处于血流异常状态,容易出现免疫低下、营养不良、易感染等情况[2]。目前,本病患者多采取心脏瓣膜置换术治疗,可挽救生命,并提升生活质量,但术中因需要实施特殊体外循环,且手术时间较长,加上侵入性操作比较多、异体如瓣膜等植入,可破坏免疫系统,导致心脏瓣膜置换术后感染率较高,其中以肺部感染最为常见,可加重心肺负荷,影响预后[3~4]。因此,明确心脏瓣膜置换术患者肺部感染的相关因素及耐药性,对于预防和控制心脏瓣膜置换术患者发生肺部感染,有重要临床意义[5]。经本组研究发现,再次开胸止血、胸骨哆开、低心排综合征、呼吸机使用时间过长、左室射血分数过低是心脏瓣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