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化教器无形——“信息文明化”与教育信息化

作者:魏忠 刊名:网络科技时代:信息技术教育 上传者:王志杰

【摘要】公元738年,唐设奉化,“民皆乐于奉承土化”,从此便有了中国带“化”的地名。最后一个带“化”的县级以上地名是湖南怀化,1981年才被命名。如果将17个比较有影响的带“化”的地名按照时间顺序画一张地图,就会得到一段有趣的中原政权屯军的军区历史。可是,就拿浙江来说,虽然古越国早已不存在了,但“民皆乐于奉承土化”的浙江畲族仍然保留着祖先语言和生活方式,可谓“顽固不化”。讲上面这段历史,并非和今天的主题无关,事实上第一个提出“信息化”这个词汇的,是一位名叫梅棹忠夫的日本民族学家

全文阅读

数字社区tougao2@chinaitedu.cn 79MAR 2018 NO.05 信息化教器无形 ——“信息文明化”与教育信息化魏忠 庚商智能教育董事长 公元738年,唐设奉化,“民皆乐于奉承土化”,从此便有了中国带“化”的地名。最后一个带“化”的县级以上地名是湖南怀化,1981年才被命名。如果将17个比较有影响的带“化”的地名按照时间顺序画一张地图,就会得到一段有趣的中原政权屯军的军区历史。可是,就拿浙江来说,虽然古越国早已不存在了,但“民皆乐于奉承土化”的浙江畲族仍然保留着祖先语言和生活方式,可谓“顽固不化”。 讲上面这段历史,并非和今天的主题无关,事实上第一个提出“信息化”这个词汇的,是一位名叫梅棹忠夫的日本民族学家,他通过研究世界和日本民族史,进而在1963年提出“信息化”(informatization),并撰写了一本 最早研究信息产业的书——《论信息产业》。梅棹忠夫对信息化有一个定义绝对是来自文明的启示——“信息化是指通讯现代化、计算机化和行为合理化的总称”。与汉语类似,英语中信息化、文明等的词根的含义也具有“行为一致”的含义。文明(Civilization)含有城邦行为规范的含义,中国古代的中原王朝由于采用先进的生产工具和统治手段,不断征服东夷、西戎、南蛮、北狄,一些“顽固不化”的“行为不合理”的民族与中原政权的缓冲区,就成了“行为合理化”的劳动模范,“化”的结果也很有趣,当初的统治工具和强势手段早已凝练成更为普遍的行为方式——“中华文明”。统一的中华文明反而以“土化的奉承”标签为荣:畲族的花轿、云南的民歌、西北的音乐、 教育云梯 从唐朝到1981年,中国叫“化”的地名连在一起,看出了点什么吗? 数字社区 tougao2@chinaitedu.cn 80 中国信息技术教育 东北的秧歌和二人转、羌人的笛子,文明之后,能够成为标签的,恰恰不是标准化的“文明”,而是“土化”的能够适应文明普及后的个性。 控制论奠基人维纳说:“信息既不是物质,也不是能量,信息就是信息。”与文明一样,信息是原始的原生变量,并不依赖技术工具而存在,如我说一句话,通过话筒传播到你的耳朵,话筒是工具,但是我说的话本身,一旦我说了,若技术允许,或许早已充满整个世界,并不因为话筒不在它就不在你身边。工具可以促进信息的发掘和利用,但是信息无处不在,就“弥漫在我们身边”,于是有一个词汇叫“全息”。正如通过战争中原王朝可以占领并加速文明的进程,然而剩下来的东西却并不是战争和管制等文明工具,而是行为规范,且个性的“土化”却是“无论西东”的文明区别的标签。那么,计算机、多媒体、网络、微课、无纸化教学等现代化教育手段是工具的话,什么又是“你方唱罢我登场”过后不变的“信息文明”呢?掌握和统一“信息文明”的行为规范后,什么又是不同信息个体真正存在的“标签”呢? 如果从教育的信息化角度来看,“信息文明”带来的是对传统教育“土化”的冲击,其“行为规范”需要我们适应新形势的“一致性”的有以下几个方面:离散连接、业务聚集、正和游戏。 离散连接:虽然量子力学被发现已经过百年,微观的“离散连接”应用到计算机行业也超过60年,然而人类的思维还是受到宏观的“机械连接”的巨大影响。随着信息化将地球的数十亿个个体和更多的物联网节点连接起来,人类社会的组织方式更加朝着容易理解的“量子态”的方向发展。事实上,机械文明集中的授课、教育、节奏模式是特例,就像牛顿力学是微观世界组织成高度有序宏观结构后的一种特例一样,“信息文明”需要人们尤其是源自机械时代的传统教育机构和教育工作者从心底认同离散连接,“离散并连接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