供给侧改革视角下高校外语专业教育调整对策研究

作者:王栋 刊名:山东高等教育 上传者:叶益英

【摘要】我国对外开放的新格局给外语教育带来了机遇和挑战,将供给侧改革的理念运用于高校外语专业教育改革之中可以不断优化其人才培养质量,并为其更好地适应社会发展,对接国家战略提供启示。本文结合供给侧改革提出的去产能、提质量、补短板等理念,指出我国高校外语专业可以从调整语种设置、规划区域和教育层次分布以及改进课程设置与教学模式上进行改革。当然,改革的具体措施需要结合实际科学设计,其最终目标在于优化高等外语教育的内部结构和人才培养模式,从而与社会经济发展形成良性互动。

全文阅读

随着我国对外开放格局的不断扩大与深入,外向型经济已成为国民经济的主导力量,对于拉动经济发展、改善民生发挥着重要作用。国家“一带一路”战略的推进,我国对外开放已呈现出多元化、全方位新格局,急需通晓相关国家语言文化的高素质人才。一方面,对外合作的深入需要一定数量的外语专业人才从事与之相关的口笔翻译、合作协议起草、文化交流传播、区域国别研究等工作;另一方面,对外交流范围扩大意味着我国与更多国家开展交往,相应也需要不同语种的外语专业人才为之服务。高等教育作为培养国家所需高层次人才的重要载体,理应结合社会发展调整专业设置和培养计划,为国家发展做出贡献。就高校外语类专业教育而言,全面深入对外开放为之提供了发展机遇,但同时也带来了诸多挑战。一、我国高校外语专业教育的现状自上世纪末大学扩招以来,我国高校外语专业教育规模经历了跨越式发展,这在各学历层次教育规模上均有所体现。据统计,我国已有超过一半的高职院校开设外语专业,培养的学生就业方向集中在经贸、旅游、基础教育等领域。截止到2015年底,我国已有1000余所本科院校开设外语专业,其中开设英语专业的学校就有994所,开设商务英语专业的有298所,这两个专业在校生人数分别高达57万人和8万余人。[1]此外,近年来我国设有外语专业硕士点的高校数量也有所增加,目前已达226所,其中英语硕士点144所,日语硕士点84所,其它语种硕士点数量则较少;专业学位方面,我国目前已有210所高校开展了翻译硕士专业学位(MTI)教育,旨在培养具有较强实践能力的应用型翻译人才。总体而言,目前我国外语专业高等学历教育规模庞大,但数量并不等于质量,也并不一定和需求成正比。本科外语专业特别是英语专业已成为高校最难就业的专业之一,近年来已数次被亮“红牌”;英语专业硕士生就业也遭遇低谷,其培养过程也广泛受到社会质疑。然而,我国非通用语种人才和高端英语人才却呈稀缺状态,如英语专业博士培养规模较小,可以从事相关研究工作的人才数量有限,而其它语种专业博士则更为稀缺。可见,我国高校外语专业教育在供需上存在结构性矛盾,这在宏观的语种设置、人才培养层次、区域分布和微观的课程教学模式上均有所体现。从语种设置上看,我国高校外语类开设最多的专业是英语,其次是日语、韩语、俄语等,但近年来这些语种毕业生却出现供大于求的状况。在非通用语种专业人才方面,如上文所述,目前我国培养规模较小,甚至还有部分语种尚未开展正规学历教育。随着我国对外交往范围的扩大,对小语种人才的需求正在不断增长,这势必成为我国高校外语专业教育的调整方向之一。从人才培养层次来看,尽管我国高校外语特别是英语专业教育规模庞大,但高学历外语专业教育资源却十分有限。目前我国设有外国语言文学一级学科博士点的高校或科研机构仅38所,且每年招生规模较小,主要研究方向集中在语言学、文学、翻译等方面,从事和所学语言相关的区域国别研究方向的博士生较少。[2]在硕士及以下层次,外语专业学生尽管培养规模大,但缺乏如同声传译、商贸谈判专家、国际组织工作人员等高层次应用型外语人才的培养。从区域分布看,我国各地高校均开设英语、日语专业,但在某些小语种特别是跨境语言专业开设上则呈现出区域差别。我国边疆民族地区高校有开设相邻国家语言专业的传统,这一定程度上适应了当地经济社会发展和跨境交流的需求,但在培养规模、模式以及课程设置上仍存在缺陷。从微观的课程与教学层面看,目前高校外语专业教育也存在一些问题。外语专业学生一般强调语言技能的训练,但对目的语国家文化、国情等相关知识的学习则不够深入。近年来,为培养复合型应用人才,很多学校提出了外语+专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