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刘亮程与迟子建作品中的死亡书写

作者:唐丽花 刊名:文学教育 上传者:吴建民

【摘要】《世界上所有的夜晚》中涉及的死亡多由社会原因造成,且是意外死亡,是应该可以避免却又现实发生的;《寒风吹彻》中涉及的死亡是自然原因造成的,是如约死亡,无处可躲。面向死亡,人生的意义何在?迟子建选择的是接受生命的无常,活在生命的过程中,而刘亮程则站在生命的河岸上,陷于人生的"虚无",难以自拔。

全文阅读

学教育删。.∞ 浅 谈刘亮 回唐丽花 程与迟子建作品 中的死亡书写 内容摘要:《世界上所有的夜晚》中涉及的死亡多由社会原因造成,且是意外死亡,是应该可以避免却又现 实发生的;《寒风吹彻》中涉及的死亡是 自然原因造成的,是如约死亡,无处可躲。面向死亡,人生的意义何在?迟 子建选择的是接受生命的无常,活在生命的过程中,而刘亮程则站在生命的河岸上,陷于人生的“虚无”,难以自 拔。 关键词:社会性死亡 自然死亡 人生意义 虚无、信仰 《世界上所有的夜晚》让曾先后获得全国第一 、二届鲁迅文 学奖的迟子建在2007年再获殊荣。《寒风吹彻》是“乡村哲学家” 刘亮程散文集《一个人的村庄》中的一篇散文 ,被选人了苏教版 《现代散文选读》。他的另一篇散文《今生今世的证据》则人选了 苏教版必修一教材。《寒风吹彻》与《世界上所有的夜晚》的主题 都关乎死亡,将这两部作品放在一起审视 ,可以带给我们一些有 意义的发现。 《世界上所有的夜晚》讲述了一连串的死亡。女主人公的丈 夫因车祸去世 ,她在旅行疗伤的过程中,滞留在了一个叫做“乌 塘”的产煤小镇。女主人公在这里看到了煤矿工人和其他底层百 姓各种形式的苦难和死亡。一个叫蒋百嫂的女人,痛苦尤为深 重。她的丈夫因煤矿事故而死亡,却因矿区瞒报需要而无法下 葬。蒋白嫂不得不将丈夫蒋百的尸体藏在了冰箱里,在每一个断 电的晚上都会发狂。小说中这样的非自然死亡还有很多:豆腐脑 摊主的老婆因为得了痢疾到卫生局局长连襟——一个兽医开的 个体诊所打点滴而死于青霉素过敏;被冤枉杀了丈夫的女人变 成鬼后杀死了执刑的法警;故意上环后再嫁给矿工的女人们给 丈夫买巨额保险期盼丈夫在矿难中死亡而获巨额赔偿;被马车 差点撞死的陈绍纯在文革中差点被好朋友害死 ,最终唱得一手 好民歌哀调的他被自己画铺里亲手挂的一副画砸死。这些死亡 中,给“我”震撼最深的是陈绍纯的死和蒋百的“被失踪”,后者让 “我”深味这人间的苦难和社会的不公 ,而前者让我在丈夫死后 再次看到世界上最光华的生命却脆弱得像一张纸 ,上天并不对 它特别垂爱。世界上所有的夜晚都是那么黑 ,“我”的夜晚并不 比 别人更黑一些 ,而在夜晚的背后人间终还是有阳光和温情的。于 是“我”“说服”了自己,走出了丧夫之痛 ,平静地开始新的生活。 和《世界上所有的夜晚》中的意外死亡不同,《寒风吹彻》中 的死亡简直是如约而来的。冻死的路人,死在冬天的河那边的姑 . 美 宣 妈,都是又老又病,一步步走 向人 生冬天的。而三十岁的“我”,“经 过许多个冬天之后”“才渐渐明白 自己再躲不过雪 ,无论我蜷缩在 屋子里 。还是远在冬天的另一个 地方 ,纷纷扬扬的雪 ,都会落在我 正经历的一段岁月里”,“生命本 身有一个冬天 ,它已经来临。”刘 亮程文中的死亡是渐进的,“冬天 总是一年一年地弄冷一个人 ,先 是一条腿、一块骨头 、一副表情 、 一 种心情⋯⋯而后整个人生。”换 句话说,我们每时每刻在死亡,我 们的过去已经死亡(“有一天会再 没有人能够相信过去。我也会对 以往的一切产生怀疑”),我们 的 现在正在死亡,我们周围的一切 都在死亡中。而且死亡中的我们 彼此无法拯救:“落在一个人一生 中的雪,我们不能全部看见。每个 人都在 自己的生命中 ,孤独地过 冬。我们帮不了谁。”这里的“冬 天”“雪”其实就是死亡,这种死亡 是一步一步地每时每刻地攫取着 我们的生命的。“寒风吹彻”了“一 个人 的村庄 ”,也终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