效率优先与兼顾公平

作者:那艳芬 刊名:内蒙古林业 上传者:曹东辉

【摘要】 公平与效率的关系问题,伴随整个人类社会进步史。公平与效率作为一种特殊的社会矛盾体,存在于社会发展的各个层次。 当今中国社会的贫富差别呈增长趋势,已经引起越来越多人的关注。毫无疑问,贫富悬殊将损坏社会公正,不利于社会安定团结。伴随着我国经济的快速发展,城乡差别扩大,东西部贫富距离的拉大,失业人员的生活水平与先富起来的少数人群的消费水平形成巨大反差。据研究显示:我国城镇最高的20%收入户与最低的20%收入户年人均收入之比,1990年是4.2倍,1993年是6.9倍,1998年是9.6倍。

全文阅读

公平与效率的关系问题,伴随整个人类社会进步史。公平与效率作为一种特殊的社会矛盾体,存在于社会发展的各个层次。当今中国社会的贫富差别呈增长趋势,已经引起越来越多人的关注。毫无疑问,贫富悬殊将损坏社会公正,不利于社会安定团结。伴随着我国经济的快速发展,城乡差别扩大,东西部贫富距离的拉大,失业人员的生活水平与先富起来的少数人群的消费水平形成巨大反差。据研究显示:我国城镇最高的20%~1I叟人户与最低的20%ql殳入户年人均收入之比,1990年是4.2倍,1993年是6.9倍,1998年是9.6倍。效率优先、兼顾公平比较适合中国国情我国目前还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国民生产总值及人均国民收入还没有达到极大丰富的程度。只有较快地提高效率,才可能有实现公平的更大空间。所谓效率,是指劳动、工作中所消耗的劳动量与所获得的劳动效果的比率。按照政治经济学理论,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那么,尽快提高社会生产率,会实现更高层次上的公平。曾几何时,严重制约我国经济发展速度的“大锅饭”现象人们仍记忆犹新。这是人们无论如何也不愿再看到的。新中国改革开放后,“发展是硬道理”、“效率优先”的原则极大地激发了我国人民劳动致富的热情,为我国经济的快速发展提供了强大的动力。我国已步入初步小康型社会,由于生产力低下而造成的贫困已不是主要矛盾。尽管如此,作为发展中国家,在现有国际经济秩序没有得到根本改变的情况下,要赶上发达国家是不现实的。我国经济发展和居民收入的绝对水平并不高。根据世界银行1995年对世界94个国家的统计,若按人均国民生产总值计算,我国人均为490美元,列第73位,属中低收入水平。因此,经济发展的速度显然不能放慢,效率优先比较适合中国国情。效率提高并不必然导致公平的改进我们应当看到,在经济发展的相对意义上,即经济发展成果的社会体现、各个社会利益群体对经济成果的分享上,我国面临着新的情况和问题。近20年来,我们这个曾经过分平均化的国家已经出现了较大的社会分化。基尼系数的变化充分反映了我国社会分化程度。1978年约为0.1,即当时我国属世界上收入平均化程度最高之列。此后我国社会贫富差距迅速扩大,1994年,我国城乡居民家庭人均收入的基尼系数已达0.434,在国际上居高分化国家行列。那么,在效率提高的同时,是不是必然伴随着公平的减少?其实不然。效率与公平并非水火不相容。在效率提高的同时,公平也可能改进。正如人们所说:把蛋糕做得尽可能大,每个人分享的才有可能多。但是,效率提高并不必然导致公平的改进。有时在效率提高的同时,还有可能形成新的不公平。反过来说,公平的改进也不必然促进效率的提高。在生产关系中,公平与效率相伴而生。经济的发展、所有制的改革、利润的分配,都直接关系到效率与公平问题。任何一项改革,如果没有考虑到效率与公平的关系,必然会出现新的矛盾。关注公平,有利于普遍提高人们的生活水平和质量,片面强调“效率优先”而不重视“公平”,忽略二者的辨证关系,将不利于社会稳定。实现机会均等更重要不管我们喜欢不喜欢,贫富差距的拉大恐怕是中国经济发展中不可避免的一部分。但如果我们的社会能给每个人以平等的施展才能的机会,那他就不会因为收入低而抱怨,反而会心平气和地接受事实,再去做新的拼搏。假如大多数中国人不相信社会给他们提供了公平发展的机会,一旦经济出现问题,就很容易引发社会危机,劫富济贫就会被大多数人认同。中国应该建立一个公正、透明、开放的游戏规则,使他们在失败时,也能接受这些游戏规则产生的负面结果。因此,建立公正开放的竞争机制,扩大公民参与国事的机会,清除腐败,比单纯地缩小贫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