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消费

资源类型:pdf 资源大小:14.00KB 文档分类:艺术 上传者:吕万英

相关文档

批量下载下列文档

文档信息

【作者】 王乾荣 

【出版日期】2001-05-24

【刊名】人民公安

全文阅读

一件艺术品,比如一幅绘画,寒既不可以为衣,饥亦不可以为食,我们为什么需要它呢 ?这是对美的欣赏的需求。对美的追求,是人有异于动物的主要标志之一。当我们全神贯注去玩味美时,我们不会计较一幅画的实用价值,除了能给人以美感享受,它的确也没有什么实际用途。但产生美的效应,就是艺术品的价值。   美学大师朱光潜说:“艺术家见到一种意境或是感到一种情趣,自得其乐还不甘心,他还要旁人也能见到这种意境,感到这种情趣。他固然不迎合社会心理沽名钓誉,但是他是一个热情者,总不免希望世有知音同情。因此艺术不只达到‘表现’就可以了事,它还要能‘传达’。”它要表现和传达的,就是创作者对社会、自然和人生的独特“情意综”,而这种表现和传达,正是通过艺术载体来实现的。   艺术品创作和欣赏的关系,实际上跟生产和消费的关系一样,两者是相互促进的。如果艺术品没有经过艺术欣赏,艺术的社会功能就还是潜在的,还没有实际的实现。没有生产就没有消费;没有消费,生产了至少也是浪费。艺术对象创造出懂得艺术和能够欣赏艺术的大众;艺术欣赏者的青睐,也鼓励和促使了艺术品的产生。   创造者既要通过艺术品“表现”和“传达”他的“情意综”,也要努力使作品寓教于乐,劝谕欣赏者,使之喜爱,从而符合于众望。如果一件作品对现实的评价不高于普通群众的认识,其审美价值又低于群众的欣赏水平,它便不能称为艺术品,群众也就不需要它。   就欣赏者来说,“如果你想得到艺术的享受,你本身就必须是一个有艺术修养的人” (马克思语 )。对于不懂音乐的耳朵,贝多芬雄浑曼妙的交响乐,也只是一组联结在一起的平淡音符;对于不会欣赏美术的眼睛,毕加索精致传神的绘画,也仅仅是一些随意铺排的线条和色彩。朱光潜曾听过一位很时髦的英国女郎说:“我从来没有见过比金字塔再拙劣的东西。”为什么 ?就是因为浅薄的历史知识和贫乏的艺术修养,使她浑然不知金字塔的美之所在。   鲁迅把创作与欣赏的关系比喻得更为绝妙。他说:“是弹琴人么,别人心上也须有弦索,才会出声;是发生器么,别人也须是发声器,才会共鸣。”一个不能对牛弹琴,一个也须是钟子期,如此才会有艺术品生产和消费的和谐。艺术活动,就是这样形成的。   但艺术活动不等于艺术市场。艺术一进入市场,不管是创作还是欣赏,就都不是那么纯粹的精神冲动或精神需要了,因为货币尺度将在冥冥之中、在一定程度上左右着艺术活动。   在商品时代,时髦艺术家很可能以流行的世俗需要作为自己“创造”的依据。而这种需要是不是“具有艺术欣赏水准的需要”,艺术家可以不管,因为他也许更关心满足了这种需要的“作品”,能够赚来多少金钱。在欣赏主体来说,尽管他“心上有弦索”,但弹琴人弹出一支俞伯牙的《高山流水》,要收他 500元门票钱,这相当于他半个月的工资,他因此也只好收紧自己的“弦索”而望“曲”兴叹了。   市场将艺术货币化,珍贵艺术品的走向,就令人不无忧虑了。如果说,一本写女明星私生活的自传可以拍卖到 100多万元,人们并不奇怪,甚至还觉得有点好玩好笑的话,那么刘海粟的《西海门曙色》拍卖 20多万元,小提琴协奏曲《梁山伯与祝英台》还不知能拍卖多少钱,就令人感到可悲了。因为,那些艺术珍品,很可能被不会欣赏美术的“眼睛”或不懂听音乐的“耳朵”,以雄厚的经济实力加以“窝藏”,而如此也就无异于把艺术家真诚的心灵“表现”和“传达”,画上了一个金钱的框框局限起来 !   诚然,在市场经济时代,欲使艺术活动完全脱离市场交换,是不现实的,因为艺术家也要吃饭。但是毕竟,拉宾的《伏尔加纤夫》和曹雪芹的《红楼梦》,都不是为了拍卖赚钱而作;而它们带给欣赏者的心灵震撼和美感享受,也不是金钱可以购买或衡量的。   在社会日益商业化、世俗化的今天,艺术反映时代,走向大众,既创造出懂得艺术的欣赏者,又服务于受众对美的需求,不知这是不是一个值得深入探讨的问题。 (编辑胡) 艺术消费@王乾荣

1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