碳排放约束视角下的全要素能源效率及影响因素研究

作者:李强;魏巍 刊名:软科学 上传者:项嫣

【摘要】基于1993~2011年我国29个省(市、区)的省级面板数据,对我国各省域的全要素能源效率进行测度,发现我国不同地区的能源效率存在较大差异,东部地区全要素能源效率最高、中部地区次之、西部地区能源效率最低。全要素能源效率影响因素的实证检验结果表明:产业结构和经济规模对能源效率具有显著的促进作用;随着我国经济的快速发展、第三产业比重的提高,我国能源效率将趋于下降;对外开放和交通基础设施对能源效率影响为负,"污染天堂假说"得到验证;资源禀赋对能源效率影响为负,但不显著,"资源越丰裕地区能源效率越低"命题并不稳健。

全文阅读

1引言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经济发展迅速,年均经济增长率近10%,但能源短缺和能源利用效率不高是制约我国经济快速发展的重要因素。数据显示,2011年我国已成为全球第一大能源消费国、第一大煤炭消费国和第二大石油消费国[1],随着我国经济发展对能源需求的不断增加,能源资源供需矛盾日益突出,能源利用效率不高和能源消费结构不合理是我国当前能源消费中遇到的突出难题。在2009年11月召开的哥本哈根全球气候峰会上,中国政府承诺到2020年实现单位GDP二氧化碳排放比2005年下降40%~45%的减排目标。因此,我国的能源消费面临着满足经济增长和降低能耗的双重压力,提高能源利用效率迫在眉睫。国内外学者对能源利用效率及其影响因素做了大量研究,现有文献的研究结果表明我国能源利用效率总体偏低但处于持续稳定上升的趋势。综合来看,现有文献主要从以下三个方面展开研究:1能源效率测度研究。单要素能源效率和全要素能源效率是当前学界测定能源效率的主要方法,其中因素分解法在单要素能源效率测度方面应用较广,但自Hu和Wang构建全要素能源效率测定框架[2]以来,全要素能源效率方法得到广泛应用,并有学者将环境污染视为经济发展的非合意产出引入到全要素能源效率评价模型中[3]。2能源效率收敛性研究。有学者的研究表明,我国不同地区的能源效率差异是收敛的[4],也有学者的研究结果显示,我国不同区域能源效率的收敛性存在差异[5]。3能源效率的影响因素。大量文献研究了技术进步、结构调整、市场分割、能源价格、能源政策等因素对能源效率的影响[6~10]。现有学者的研究为本文的进一步研究提供了有益的借鉴。本研究将环境污染作为一种非合意产出纳入到全要素能源效率的计算模型中,对碳排放约束下我国的能源效率进行测算并分解,在此基础上,基于我国29个省(市、区)1992~2011年省级面板数据,实证检验我国全要素能源效率的影响因素,从而为提高我国能源效率提供有益的政策建议。2全要素能源效率测度本文运用包络分析(DEA)、采用投入导向的规模报酬不变的Malmquist-DEA生产率指数[11]来测度我国各地区的全要素能源效率。投入指标选取方面,除了劳动和资本之外,将能源消费作为投入指标引入到模型中来。总产出分为两种,即合意产出(GDP)和非合意产出(环境污染)。2.1数据说明本文选取1992~2011年我国29个省(市、区)数据为样本,其中重庆数据并入四川,西藏由于缺少多年能源消费数据而被排除在外。具体指标选取如下:(1)投入指标。1劳动力(L)。劳动投入用各省(市、区)的年末就业人数表征(单位:万人)。2011年劳动力投入数据计算方法如下:用各地区2010年从业人员数乘以1990~2010年各地区从业人员年均增长率得到。2能源消费(R)。用各省(市、区)能源消费总量来表征(单位:万吨标准煤),四川、湖南等省份的能源消费缺失数据根据各地区统计年鉴进行补齐,有些省域部分年份数据缺失采用前后两年的平均数予以补齐。3资本存量(K)。资本存量选用普遍采用的永续盘存法来进行核算,计算公式为:Kit=Kit-1(1-it)+Iit(1)其中,Kit表示i省在第t期期末的固定资本存量;Iit表示i省在第t期的固定资本投资额,即新增固定资本;it为固定资本的经济折旧率。Iit用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额表示,固定资本的经济折旧率参照张军等(2004)的做法,选取9.6%。张军等(2004)的研究中报告了基于1952年价格和基于2000年价格测算的2000年资本存量数据,这样可以把基于1952年价格计算的1990年资本存量数据换算成基于20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