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思社会保障思想的历史语境与当代视域

作者:路向峰 刊名:教学与研究 上传者:李国平

【摘要】马克思主义的最终目标是实现人的自由与全面发展,但这一目标实现的前提是对阻碍人类发展的现实障碍的逐步破除,而保障人的现实生活权利是实现这一目标的有效路径。马克思高度重视工人阶级的权利进而提升到对普通民众基本权利保障的关切,通过对资本主义社会剩余价值奥秘的揭示,指出了破解资本主义基本矛盾的社会保障路径;马克思通过社会再分配理论指出了人类解放自身从而走向自由与全面发展的现实路径。

全文阅读

2008年世界性的经济危机爆发以后,马克思的著作尤其是《资本论》在西方国家热卖的情形至今仍让人们记忆犹新。英国作家特里伊格尔顿也在其新著《马克思为什么是对的》中谆谆告诫世人,“马克思的著作关注人类的享受。在他看来,美好的生活不是工作而是休闲……只有辛勤的工作,才能获得闲暇的时间。”[1](P130-131)阿马蒂亚森更是认为,“发展可以看作是扩展人们享有的真实自由的一个过程。”[2](P296)一个不争的事实是,要到达马克思所构想的理想社会的彼岸享受闲暇,必须有一个前提条件,就是人类必须为那种建立在基于经济资源支配权基础上的人的地位以及诸方面的不平等提供趋向平等的机会与制度保障,而这种保障表现在制度上就是隐含于马克思《资本论》中的基于资本补偿理论的社会保障思想。在改革继续深化的今天,严峻的社会现实使得我们不得不反思建立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基础上的社会保障体制距离马克思设想的彼岸世界究竟有多远。因此,在历史唯物主义的视域中审视当代中国的社会保障问题,深入挖掘马克思《资本论》等著作中的社会保障思想,破除对马克思社会保障思想的误读和遮蔽,提取对当代中国社会发展的有益启示,不仅是推进社会保障理论研究的必要之举,也是审视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方法论基础的时代要求,更是当前全面深化改革的题中应有之义。一、马克思社会保障理论的思想前提众所周知,马克思主义所有理论的最终归宿是人的自由与全面发展。但一个显而易见的问题是,要实现这一目标就必须不断破除阻碍社会进步、人的自由与全面发展的一切障碍。而两个目标的实现都必须有一个最基本的前提:人自身的经济、政治、文化发展权益必须得到最基本的保障。也正是在这个意义上,马克思指出,吃、穿等行为是人类社会的基本诉求和发展的前提条件。不同之处在于,后者更具有根本性、内在性,而前者则是确保后者实现的外部条件和必要前提,我们称之为社会保障。简言之,社会保障的核心在于人,而在保障人的基本权利以及实现人的自由与全面发展的问题上,经济因素占据更为基础性的地位,这是内涵于马克思巨著《资本论》中的一个重要思想。必须指明的是,马克思并未在自己的著作中明确提出过社会保障的概念,而是通过其在《资本论》和《哥达纲领批判》中对资本补偿理论和公平正义理论的阐述,指明了在资本主义条件下实现人的自由与全面发展的基本条件与实现路径,同时也为未来的社会主义社会保障制度构建了基本框架。社会保障这一概念最开始出现在资本主义经济危机最为严重的1929年,时任美国总统的罗斯福为了破解单一市场经济体制带来的弊端,作为改革措施之一,颁布了《社会保障法》。这是社会保障第一次以文本的形式出现在世人面前,之后理论界以及各国政府所使用的社会保障概念和基本内涵基本上是以此为蓝本的。[3]但必须作出说明的是,马克思的社会保障思想和现今学术界特别是西方学术界所理解的概念内涵和意蕴是有所差别的,其理论依据和思想本质也有根本性的不同。为此,我们需要对马克思社会保障理论的思想前提进行阐明,才能够进一步对西方国家的社会保障思想以及当代中国的社会保障理论完善提供较为有价值的理论参照。正如人们所熟知的那样,资本主义形成需要两个必要条件:一方面,资产阶级为生产迫使大批劳动者失去了生产资料只能靠为资本家劳动才能生存;另一方面,大量的货币和生产资料集中到了少数人手中并转化为资本,这样就出现了两个阶级之间的鲜明对立。马克思从貌似公平的阶级分化中通过对商品的分析,看出了其中不平等的阶级本质。马克思注意到,商品数量的增加和资本的不断积聚并不能像表面推论的那样,自然地缓解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之间的矛盾,相反,随着社会的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