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网络嵌入、合作能力、知识获取与企业创新绩效的关系研究

作者:尚航标;田国双;黄培伦 刊名:科技管理研究 上传者:宫麟丰

【摘要】构建包括海外网络结构嵌入、海外网络关系嵌入、合作能力、知识获取和企业创新绩效的理论模型。在216份有效问卷基础上开展实证研究。结果证实海外网络嵌入对知识获取有显著的正向影响,但需要通过合作能力这一中介变量来传导,由此构建我国企业通过海外网络嵌入实现技术追赶的路径。研究结论对我国企业如何"走出去"有一定的指导作用。

全文阅读

后发工业化国家的企业(ECEs:EmergingCoun-tryEnterprises)如何提升自身技术水平、赶超发达国家的企业是我国实践者和学者普遍关心的问题。和发达国家内部创新的路径不同,ECEs由于技术基础和技术资源的缺乏,往往通过获取海外先进知识等外部创新方法来提升创新绩效[1]。因此获取海外先进知识被认为是以我国为代表的后发工业化国家提升创新绩效、增强国际竞争力的重要手段之一。学者基于网络理论揭示如何才能获取海外先进知识。网络理论认为地理上的接近可以帮助企业从东道国的知识溢出中获益[2],基于此,学者提出企业对东道国的网络嵌入可以帮助企业获取必要的知识、信息和技术等网络资源,进而提高企业的创新能力与创新绩效[3]。但这一观点却在解决以我国为代表的后发工业化国家企业技术追赶问题时受到挑战:我国企业通过国际化来提升自身创新能力的本质就在于“学生企业”向“老师企业”的学习,这涉及到“老师企业”的知识分享意愿问题,即东道国企业往往不愿意将自己先进的技术分享给我国企业[4],也涉及到我国企业技术基础薄弱、吸收能力有限的问题[5]。东道国网络中的企业对我国企业知识获取心存芥蒂,以及我国企业技术基础薄弱等问题限制着我国企业通过嵌入东道国网络来提升自身的创新能力的效果[6]。本文研究问题聚焦于:以获取先进知识为目的的国际化过程中,我国企业如何才能通过海外网络嵌入从西方企业处获得先进的知识和技术?为解决这一问题,本文构建了一个基于合作能力为中介变量的海外网络嵌入与知识获取关系研究的理论模型,探讨通过海外网络嵌入获取先进知识的方法,进而探索我国企业通过国际化提升创新能力的路径。本文试图解释海外网络嵌入如何才能提高企业的创新绩效,是对网络嵌入理论的一种深化,也有助于学术界和理论界理解后发工业化企业如何从国际化中获益。1理论基础与研究假设1.1创新的社会网络理论与我国企业的技术追赶知识经济时代,创新已经成为决定企业生存和发展的关键因素。关于“企业如何才能提升自身创新能力”有两类不同的观点:一类观点将注意力集中在企业内部,认为企业的知识资源和学习能力是企业创新能力提升的前因。在这种观点的指导下,Rugman[7]对发展中国家企业的创新能力提升和技术追赶持悲观态度,认为由于知识资源的缺乏和学习能力的低下,发展中国家企业在一、二十年内不可能在创新上赶超发达国家企业。另外一类观点则将注意力集中在企业间,认为企业创新越来越依赖于企业间知识的流动[8-9],企业和企业间的社会网络通过推动企业间的知识流动,帮助企业获得镶嵌在企业间的关键资源,帮助企业提升其创新能力。本文称之为创新的社会网络理论。社会网络理论为我国企业技术追赶提供方向,即我国企业可以从社会网络入手,通过“走出去”等手段,加强知识在我国企业和发达国家企业之间的流通,以提高我国企业的创新能力,实现技术追赶。但是,我国企业在“走出去”过程中却面临比较尴尬的困境:首先,由于惧怕我国企业学到先进知识后来居上、抢占自己的市场份额,东道国企业往往不愿意将自己先进的技术分享给我国企业[4];其次,由于我国企业技术基础薄弱、吸收能力有限,在社会网络中往往充当“知识提供者”的角色,很难从社会网络中获得先进的技术和知识[5]。所以,在引入社会网络理论解决我国问题时,必须考虑中国情景,也就是“学生企业”在和“老师企业”互动过程中,如何才能在技术弱势的条件下,获得先进的知识,提升自身的创新能力。简言之,就是弱势企业如何才能从海外社会网络中获益?本文认为后发工业化国家企业从社会网络中获取知识的途径和发达国家企业“社会网络知识获取”这一较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