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外语语音能力研究论析

作者:吴明会 刊名:宿州学院学报 上传者:邓建军

【摘要】从外语语音能力的内涵着手,讨论了国内外语语音能力研究的现状和趋势以及对提高我国学生外语语音能力的启示;对国内有关外语语音能力研究的现状进行了分析,指出其研究在外语语音知识和外语语音技能等方面都存在不足;对此,提出今后要着力开展外语语音感知和外语发音学研究,外语语音能力与外语听力、阅读的关联研究,婴幼儿及儿童外语语音能力研究以及外语语音能力的脑科学研究。同时指出为提高我国学生外语语音能力,不但需要加强外语语音能力的基础研究,还应当重视我国外语语音教育的整体规划,强化教学中语音输入和输出及其互动。

全文阅读

1外语能力与外语语音能力首先谈语言能力。邹为诚认为语言能力就是一个语言的知识体系,该体系包括语音、词汇、句法、语篇知识(discourseknowledge)、语体知识(genreknowledge)、文化知识(culturalknowledge)、百科知识(encyclopedicknowledge)等要素[1]。戴曼纯把语言能力分为知识和技能两个主要成分[2]。语言知识包括语音知识、语法知识、语篇知识、语用知识、交际策略等知识;语言技能部分(听说读写等)是融合语音、语法、语用等知识为一体的实际操作技能。两位学者都赞成语言知识是语言能力的一部分。本文赞同戴曼纯[2]的观点,因为语言知识不是语言能力的全部,仅仅了解语言知识无法进行有效的交际。因此,语言能力还应包括具体的语言操作技能,诸如听、说、读、写。因此,外语能力应当包括外语知识和具体的外语技能两个主要部分。外语语音能力是外语能力的重要体现。外语语音能力包括外语语音知识和具体的外语语音技能。外语语音知识至少应该包括发音语音学、声学语音学以及听觉(感知)语音学等三方面的知识。外语语音技能是这三方面知识的具体表现,至少应该包括外语口语(发音)、外语听力以及外语阅读[3]三方面的技能,也就是说语音知识的掌握对外语听力、口语、阅读都有显著的影响。外语语音能力的强弱直接影响外语整体能力的提高。目前,学界特别是外语语言学界,对于语音能力的概念存在理解上的偏差,以至于部分学者将语音能力简单地理解为外语口语(或发音)或外语听力[4-6],这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国内外语语音能力研究的内容和范围。本文首先简要评述国内外语语音能力研究的现状,并指出今后外语语音能力研究的主要趋势,最后指出提升我国学生外语语音能力的策略。2关于国内外语语音能力的研究国内有关外语语音能力的研究大多在二语习得领域内进行,故此处主要评述二语习得领域内有关外语语音能力的研究现状。国内关于外语语音习得的研究大多为以英语为二语的习得研究。有关英语语音习得研究的综述类文献已经有很多[7-9],既有从研究内容、研究对象以及研究方法等方面对以往英语习得研究的梳理思辨,也有从理论层面对国内英语习得研究的反思探讨。陈文凯[7]和高琳[8]主要对国内英语语音习得研究作了梳理思辨,发现三个特点:第一,从内容上看,国内英语语音习得研究大致包括中国学习者语音错误研究,影响中国学习者语音习得的语言因素和非语言因素的研究以及对提高中国学习者语音习得的教学研究。首先,对中国学习者语音错误的研究在文献中屡见不鲜,例如对音段(辅音、元音)的习得研究、超音段(重音、语调)的习得研究以及音段、超音段的综合习得研究。这些研究主要涉及音段或超音段习得的错误类型及其原因、音段或超音段习得的难易程度、出错频率等;其次,二语习得研究者指出了影响中国学习者语音习得的语言因素和非语言因素。语言因素主要涉及母语(普通话)或方言对二语(英语)的影响。非语言因素主要关注学习者个体差异,比如学习者内部因素和外部因素。内部因素主要涉及诸如年龄、自我概念[10]、对目的语的认同因素、学习动机、音乐能力[11]等。外部因素主要涉及目的语的接触情况,比如学校和教师对语音的重视程度、课程设置等。最后,国内二语习得研究者针对中国英语学习者的语音问题,进行了许多理论和实践上的探讨,在课程设置、语音教学、师资培训等方面提出了诸多有益的教学建议。第二,从研究对象来看,国内英语语音习得研究者,尤其是外语界研究者,绝大多数以成人学习者为研究对象[7-8],少数以儿童学习者为研究对象[3],且大部分研究是由心理学界研究者开展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