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代壮族张鹏展家族文学创作与文化生态探析

作者:多洛肯;安海燕 刊名:百色学院学报 上传者:孙文丽

【摘要】广西壮族张鹏展文学家族以其人数之多,历时之久,创作数量之多,被誉为清代壮族第一文学家族。从现存作品来看,张氏文学家族在诗歌创作方面有着鲜明的个性特点。汉文化传播、科举考试的通行为张鹏展家族的文学创作提供了良好的文化土壤。研究这一世家的文学创作,不仅可以对这一世家的文学创作有一个系统的了解,同时也可深入地对清代壮族文学发展历程的了解。

全文阅读

陈寅恪先生在论及唐前学术变迁时曾言:“盖自汉代学校制度废弛,博士传授之风气止息以后,学术中心移于家族。”[1](P17)血缘纽带链接、血缘关系绍承,是文学家族区别于其他文学家群体的两大显著特点。家族文学在中国古代相对稳定,他们皆以文为名,代有人才。文学家族作为中国古代社会中一种独特的文化存在,是伴随着文学的发展而发展的。随着清代广西文学的发展,广西壮族作家文学的发展也达到顶峰,家族性作家群的涌现是清代壮族文学走向繁荣的标志之一。在清代壮族文学世家中,上林张氏文学家族堪称第一,这一家族一门九人,以祖孙父子混合型为构成类型,历经五代,代有科名,创作数量及成就都为是壮族文学世家之最。王德明《论上林张氏家族的文学创作》[2]一文指出了上林张鹏展家族在创作上以诗歌为主,擅长五七言短章,不善长篇;表现出古雅闲淡的共同诗文创作风格;文学创作成就与科举、官位的高低成正比,并总结出了这一家族诗文风格的形成与清代上林地区的文化有关。遗憾的是王先生对其家族发展态势、诗学理论水平以及诗歌文本的全面考察方面仍有疏漏之遗。本文通过对张鹏展家族及其文学创作的深入考察,发现张鹏展不仅在诗歌创作方面成就突出,而且在诗学理论水平上造诣深厚。因此全面考察张鹏展家族诗文作品,结合其它史料记载,对这一文学世家再做全面深入的探讨很有必要。一、张氏文学家族诗歌创作述略清代张氏文学家族由张鸿翮、张鸿(慧羽)、张友朱、张滋、张鹏展、张鹏衢、张鹏超、张元鼎、张元衡九人构成,其中以张鹏展为核心。张鸿翮是张鹏展的曾祖父,张鸿(慧羽)是其曾叔祖父,张友朱是其祖父,张滋是其父亲,张鹏衢、张鹏超是其兄弟,张元鼎、张元衡是其儿子,形成了一个由五代人构成的文学世家。这一家族生平事迹见于张邵振修(康熙)《上林县志》;黄金声辑(嘉庆)《上林志稿》;周世德纂(光绪)《上林县志》;耿省修修,张鹏展纂,杨椿增修,陆生兰增纂(光绪)《宾州志》;黄诚沅纂(民国)《上林县志》;胡学林、朱昌奎修《宾阳县志》;张鹏展纂《峤西诗钞》;梁章钜纂《三管英灵集》。这一家族的文学创作是以诗歌为主,《三管英灵集》及《峤西诗钞》较完整地保存了他们的诗歌作品。张鹏展家族的文学传统始自张鸿翮。张鸿翮,号朔庵,康熙五年举人。曾官永宁州(今永福)学正,吴三桂兵乱,他便退职避居,以教授为业。“旅况幽怀,多寄之诗,生平著述多散失。”[3]《三管英灵集》卷九存其诗:《中秋客感》、《永宁除夕步莫明经可甲韵》、《山斋》、《客窗即事》、《除夕书曲陆店壁二首》六首。《峤西诗钞》卷三存其诗:《有感》、《客馆》、《大塘谣》、《送友人回羊城》、《纸鸢》、《咏梅》、《永宁除夕步莫明经可甲韵》等十三首。张鸿翮的诗多为感时咏物之作,较多的描写日常生活及身边琐事,语言平易。如《咏梅》:早见窗前白,繁枝午夜开。已知春色至,又喜玉人来。冰肌凌桂魄,雪质映兰杯。他日看垂实,调羹觇尔才。辛谷筠评曰:“清雅。”[4]作者以清浅流畅的笔意,朴素婉丽的风格,描写出春日梅花好似一夜之间盛开地情态状貌。张鸿翮另有几首歌歌谣体小诗,极富生活情趣,语言质朴,格调清新。如《大塘谣》:去了休,去到大塘红蓼生。红蓼生花不结子,绿朴生花毬见毬。辛谷筠评曰:“古雅,同一生花而结实,互异盖务实之意。”李监榆曰:“三句皆云红蓼,末句忽言绿朴,似应似不应,如断如连,可解不可解,方是谣,不是歌行,所谓吟欢,所谓体裁。”[4]“绿朴”是壮语柚子的汉语音译,这首小诗平易浅近,借物寓意,告之人们要做绿朴(柚子)一样务实的人,蕴含着深刻的生活感受和做人的道理。张鸿(慧羽),号恒夫,张鸿翮弟,康熙四十一年举人。其对程朱理学崇拜至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