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津冀协同发展背景下“一核+三星”的天津城市体系分析

作者:孟祥林 刊名:城市 上传者:王小华

【摘要】京津冀在协同发展过程中,最终需要构建"双核+双子"的城市体系。为了充分发展京、津两个大都市的辐射力,北京和天津都需要构建自身的城市体系。天津城市体系是以天津为核心,以沧州、唐山和廊坊为子核心的"一核+三星"结构,这个城市体系需要根据津北、津西、津南和滨海地区的发展条件分别构建津北子城市体系、津西子城市体系、津南子城市体系和滨海城市廊道。根据天津与周围河北省区域的区位关系,天津城市体系在发展过程中需要按照"近天津区"和"远天津区"两个步骤逐渐发展,使得唐山和沧州通过唐山C环和沧州C环分别在津南和津东发挥更大的作用。在构建天津城市体系的过程中,除了要从天津行政区划内部进行城市布局外,还需要通过"软区划"方式扩展天津向河北省的直接影响力,构建广域天津城市群。

全文阅读

一、“一核+三星”模式的天津城市圈在京津冀城市群中,以北京和天津为双核、以保定和唐山为双子的“双核+双子”结构在城市群的未来发展中将发挥重要作用。保定作为该结构中的“南子”向南构建“保定定州石家庄”城市链,向北构建“保定徐水定兴高碑店涿州”城市链,保定居于两段城市链的中心,与天津和北京形成鼎足发展格局。“东子”唐山在京、津的东侧发挥重要作用,同样与北京、天津形成鼎足发展格局,向东构建“北京天津唐山秦皇岛”城市链,将河北省的最东端通过唐山与北京、天津建立起紧密的联系。“南子”与“东子”成为北京、天津附近隶属于河北省的两个规模最大的城市,在近京津的河北区域构建环京津城市带的过程中具有重要地位,并且在将北京、天津通过近京津的河北省区域辐射到远京津的河北省区域的过程中也发挥着重要作用。北京、天津虽然在京津冀城市群中扮演着“双核”的角色,实际上“双核”对腹地的影响力还是存在差异的,腹地中与北京、天津建立直接联系的河北省区域也是不同的,北京、天津虽然都是直辖市,但在城市群中发挥“核”的作用的时候,要结合自身优势,构建自身的子城市体系。如图1所示,天津在构建子城市体系的过程中,需要以天津为核心,以唐山、廊坊和沧州为子城市构建“一核+三星”的子城市体系,但是唐山和沧州也需要分层,在图1中,由廊坊全部、沧州北部、唐山东部和承德兴隆等区域构成的甲区域为唐山城市体系的第一层,图中的乙区域为天津城市群的第二层。天津作为城市体系的核心,首先与城市体系的第一层建立直接联系,而后影响力逐渐向外围空间扩展,带动第二层的发展。图1中展示的甲区域都是与天津直接联系在一起的城市,唐山行政区划内的区域包括唐山市区、曹妃甸、丰南、开平、古冶及丰润等城区及遵化、玉田等区域,廊坊行政区划包括三河、大厂、香河、固安、永清、霸州、文安及大城等,沧州行政区划包括沧州市区及青县、黄骅。“廊坊唐山沧州”三角形使天津能够从西、东、南3个方向与腹地的中等城市整合在一起。在广域天津的发展过程中,“唐山沧州”、“唐山廊坊”、“廊坊沧州”等逐渐发展成为依托天津的3个城市带。“唐山沧州”城市带通过天津的滨海新区将沧州和唐山连接在一起,唐山在分散发展格局下通过丰南、曹妃甸等城区向南部扩展,与天津滨海新区已经连成一片,黄骅作为环渤海地区的重要港口基地,也与天津滨海新区连在一起,这都为“唐廊沧”三角形的“唐沧边”的构建奠定了基础。“廊沧边”的主体在廊坊行政区划内,包括沧州的青县及廊坊的大城、文安、霸州、永清和固安,在天津的西侧形成一条南北向的城市带。“唐廊边”是天津北部呈东西向的城市带,主要包括了京津之间的廊坊部分(三河、大厂和香河)及唐山的丰润、遵化,承德的兴隆等区域,与天津北部的蓟县和宝坻等整合在一起。二、“一核+三星”城市圈下的津北子城市体系津北子城市体系涉及京津之间廊坊的三河、大厂和香河,承德的兴隆,唐山的遵化、玉田和丰润,北京的平谷,图2展示了几个行政单元间的位置关系。该区域的交通通达程度总体上比较高,高速公路、铁路以及国道等交织成网状,将上述几个中心地连接在一起。但是为了构建广域天津城市体系,津北子城市体系还需要图1环天津城市圈示意图图2津北子城市体系示意图进一步完善交通网络,涉及的路段主要包括:“程各庄镇罗营镇熊儿寨乡平谷三河杨庄镇大厂香河宝坻王卜庄镇大钟庄镇石臼窝镇窝洛沽镇李钊庄镇新军屯镇唐山”一线(简称“A线”);“兴隆南天门乡半壁店镇”一线(简称“B线”);“兴隆青松岭镇下营镇罗庄子镇蓟县”一线(简称“C线”);“东郑各庄穿芳峪乡马伸桥镇石门镇堡子店镇遵化”一线(简称“D线”);“西程府村东姚庄村玉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