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津冀一体化背景下的“定州城市组团”发展对策分析

作者:孟祥林 刊名:城市 上传者:闫庆宝

【摘要】定州从保定代管市变为省辖市,对保定的城市发展格局会产生一定影响,从长期看对京津冀协同发展也有重要影响。提升定州的行政级别对构建"保定—定州—石家庄"城市走廊具有重要意义。构建定州城市组团具有文化基础厚、区位条件好、小城镇密度高等很多有利条件,但也有诸多不利因素。在构建定州组团的过程中,需要按照"小环线"、"大环线"、"外环线"的"三步走"发展步骤进行。构建"CN+X+CS"的"风扇型"城市体系。通过构建以定州为核心的发展轴为形成"一城七星"的"大定州"发展格局奠定基础。

全文阅读

京津冀一体化发展构想使京津冀区域成为学术界讨论的热点。专家、学者对京津冀的城市关系、产业布局、交通体系、金融联系和人才互动等各个方面都在进行探讨,尽可能从不同侧面进行深入思考,为解决“环首都贫困带”问题进而从根本上实现京津冀协同发展提供智力支持。在京津冀协同发展进程中不但要关注北京、天津、保定和石家庄等大中城市,还应该研究小城市。河北省行政区划在小城市设计方面做出了微观调整,在京津冀协同发展中也应该受到关注。新近从保定行政区划内分离出去的定州从原来的保定代管市成为目前的省辖市,在今后长期的发展中会在河北省的城市体系建设中发挥较大作用。不仅如此,与定州邻近的安国、保定北部的高碑店和涿州等城市在京津冀协同发展中也会做出某些调整,这是实现京津冀协同发展的重要战略举措。定州在发展过程中,会逐渐与北部的保定、南部的石家庄整合在一起,与京南的良乡、涿州、高碑店等构建起京南城市链,加上京保新区、津保新区不断完善,定州会成为“保定石家庄”间的重要城市,前瞻性地构建定州城市组团,探索定州融入“大石家庄”、“大保定”城市体系就显得很重要。一、定州发展历史简述定州在历史上就是一个区域性中心城市,并且管辖多个县:明朝时辖定州、新乐、曲阳、行唐四县;清朝时辖定州、新乐、曲阳三县;民国时辖定县、新乐、灵寿、行唐、曲阳、阜平六县。建国后定州由保定代管,在此期间定州也曾与曲阳合并为定县而后又分开,随后定县升级为县级市,但一直都由保定代管。2013年6月,河北省委、省政府决定将定州确立为河北省省辖市,不再由保定市代管,同时赋予定州省辖市的相应行政权限。定州由市辖提升为省辖,这是根据定州在区域经济发展中扮演的角色以及从应该发挥的作用角度出发而做出的战略选择,行政级别的提升使定州的发展目标变为河北省中部的区域性中心城市,在保定与石家庄间发挥更好的桥梁作用。定州市辖4个城区、16个镇、4个乡、1个民族乡,自古就有“九州咽喉地,神京扼要区”之称,是重要的交通枢纽,与京、津两个大都市的距离都在200公里左右,与保定、石家庄相距60公里左右,在“京津石三角形”中具有重要地位(见图1)。“一城四星”的石家庄与“一城三星”的保定与定州一起形成了“石家庄定州保定”城市走廊,石家庄、定州和保定分别是“京津石三角形”、“京津定三角形”、“京津保三角形”的南部顶点。在京津冀协同发展思路下,保定在京津冀区域中的战略地位不断强化,“大保定”发展思路中,不但要在保定、北京间构建“京保新区”,而且要在保定、天津间构建“津保新区”。从图1中可以看出,任丘和定州将会成为与保定呼应发展的两个重要城市,分别从东、南两个方向对“大保定”的建设发挥作用。定州扩展城市规模的过程中,向北通过望都逐渐与保定“一城三星”中的“南星”清苑逐渐整合在一起,向南通过新乐逐渐与正定整合在一起。任丘则通过安新和高阳与保定逐渐整合在一起。在京津冀协同发展中,在京、津两个大都市的影响下,区域内逐步形成“一城多星”的发展格局,“多星”中不但包括了保定这样的中等城市,还包括了定州、任丘、霸州这样的成长力旺盛的城市,所有这些城市均主要分布在“京津石三角形”中,定州、任丘分别是将保定与石家庄、保定与天津联系起来的重要城市,保定北部的高碑店、涿州等是将保定与北京联系起来的重要城市,这些城市都围绕保定分布,在北、东、南三个方向上拉动保定发展,这对于构建“大保定”城市体系提供了重要前提。二、“城市走廊”和“子城市团”的形成过程分析图2展示了“城市走廊”与“子城市团”的形成过程,为了方便说明问题,将这个过程划分为6个阶段。在第一阶段,城市A的规模较小,对腹地的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