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诗英译中意境传递的回顾与反思

作者:王闽汕 刊名:福建师大福清分校学报 上传者:陈阳红

【摘要】意境是中国古典美学的重要范畴,是传递诗歌内涵和诗人情感的关键因素。意境之美,美不胜收,意味深长。故能否恰当地把古体诗中的这份美传递给外国读者成了汉诗英译中的重中之重。然而,意境传递可以说是先天不足,因为它涉及的是两种完全不同的语言,文化和思维方式。这使得许多译者望而却步,惊呼诗歌不可译,意境无法传递。但是,先天不足可以通过后天的努力来弥补。文章基于对诗歌这朵中华文化奇葩的热爱,力图通过对意境的重要性的阐述,说明意境传递对于诗歌翻译的重要性和诗歌翻译对于传播中华文化的关键性,进而通过对许渊冲、吕叔湘等学者关于汉诗英译的理论和佳作的总结和反思探考如何弥补汉诗英译中的先天不足。

全文阅读

对于哈姆雷特来说,tobeornottobe,thatisaquestion.而对于诗歌译者来说则是:Totranslateornottotranslate,thatisaquestion.这个“questions”是怎么来的呢?其实这都是意境惹的祸。一诗歌之魂意境是中国古典美学的重要范畴,是寄托诗人情感与意志的港湾,是诗歌的灵魂,正所谓“词已有境界为最上,有境界则自成高格,自有名句。”[1]2-3。王国维认为“境非独谓物也。喜怒哀乐,亦人心中之一境界。故能写真景物、真感情者,谓之有境界;否则谓之无境界。”[1]6-7袁行霈则说:“在中国古代传统的文艺理论中,意境是指主观情意与客观物境互相交融而形成的艺术境界。”[2]22-23在古体诗中,有相当一部分是写景状物,诗人着重客观景象的渲染,寓情于境,情境交融,情志相生,达到“婉约曲折,言不尽意”的意境美。所以袁行霈说“意境的深化与开拓,是诗歌构思过程中重要的步骤。”[2]30-31意境对于诗歌有如空气之对于人,恰如王国维所说诗人如“不于意境上用力”就会“无言外之味,弦外之响,终不能与于第一流作者也。”[1]44-45二岂可不译(一)意境传递之难由于汉诗英译涉及的是两种完全不同的语言,汉语“重意合,造句注重意念连贯不求结构齐整,句子以意役形,以神统法,因而流泻铺排”[3]46-17;而英语“重形合,造句注重形式接应,要求结构完整,句子以形寓意,以法传神,因而严密规范”[3]46-17。诗歌翻译跨越的是截然不同的文化。不同的语言造就了不同的句法、篇章。不同的文化导致了不同的文化心理和思维模式。语言可以传递,但思维如何传递?所以近代诗人RobertForst对诗歌的定义“Whatgetslostintranslation.”得到了广泛的认同。有的人认为“诗歌翻译涉及到源语言与目的语言的语言特点,诗歌传统及语言使用环境等深层次语码转换现象,不可能做到绝对的等值等效也是客观存在的事实。”[4]也有人将诗歌的不可译归因为中西方“道”与“逻各斯”两个概念之异。他们认为“中国的言‘道’之途与西人表‘逻各斯’之径有所不同。反映在诗歌表达上,物象与物象之间、主体与物象之间、主体与物象之间在时间和空间的安置较为随意且不确定,并不拘泥于思维逻辑上的限定。”[5]因此正如美国诗人DavidConnolly所说的“Theviewthatitisimpossibletotranslatepoetryrecognizesthatitisimpossibletoaccountforallthefactorsinvolvedandtoconveyallthefeaturesoftheoriginalinalanguageandformacceptabletothetargetlan-guagecultureandtradition.”[6],语言和文化等巨大差异使得许多人对汉诗英译望而却步,似乎真的是“意境传递之难,难于上青天。”(二)种种误译之憾影响意境传递的因素不胜枚举。比如“中文动词的特殊意蕴”[7]2,Bynner将杜甫的“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译成WherepetalshavebeenshedliketearsAndlonelybirdshavesungtheirgrief.[7]2吕叔湘先生认为此种译法“顿成肤浅”。又如虚词,虚词多歧义,所以往往造成误解。比如Fletcher由于不知道“解”能作“能”字讲,“及”字可作“乘”字解,故将李白的“月既不解饮”译成:Themoonthendrinkswithoutapause.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