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像装置介入中的公共互动空间

作者:张滨;王若木 刊名:建筑与文化 上传者:张玉凤

【摘要】就像因为对光学的研究促进了印象派的诞生和发展一般,随着科学技术的飞速发展,当代艺术家必然会利用近几年流行的多媒体装置技术来丰富自己的创作,艺术从来没有排斥过当代先进的科学技术。影像互动装置会使得公共空间层次更加丰富,给予观众视觉体验更加刺激,从而也能够传达更具深度的作品内涵。

全文阅读

影像装置介入中的公共互动空间即观众进入到艺术家营造的空间当中,观看多媒体影像,甚至观众可以经过某些操作或者是一些行为,对影像装置产生了干预,从而在公共空间中获得了不同的影像呈现和体验。随着科学技术的发展,公共艺术不可避免地会吸纳多媒体先进技术而扩展自身。所以影像装置无论从技术手段或者是呈现方式上,在当代艺术的未来发展脉络中,都可能是走在同类艺术作品中的前端。虽然影像装置同时也有着将影像视频单纯播放于空间中的装置类型,而如今在多媒体技术介入后,有更多的艺术家愿意逐步尝试于利用传感技术将观众的观赏时产生的行为添加于作品当中,从而产生了不同的反映结果。1而这种反映结果往往是不可预知的,有着随机性的。如作品《洋片盒子》盲拍装置艺术(图一):观众进入到影像装置前方时看不到拍摄的器材,同时拍摄者也看不到观众。在观众不经意玩闹中,影像很自然地记录下来,这种装置使得观众参与其中,真实性趣味性十足2。同时作品的结果也有着不可控制的随机性。艺术家无法预测作品是怎样的结果。观众通过这种公共互动空间自然而然地也成为艺术家之一。同时观众冲破了传统装置一对一、面对面单方面输出观赏的枷锁,融入自己自由的烙印。传统的影像装置空间从观展模式来区分一般为主动阅读式和单向参与式3。例如曹斐的影像装置空间的作品《608房间》就是采用主动阅读式的观展模式(图二)。艺术家邀请观众进入到三十平方米左右的狭窄空间中。尺寸不一的影像屏幕穿插在墙面中,或者坐落在台面上。空间并没有为观众提供耳机,在昏暗的灯光下,艺术家营造出了一种嘈杂而又沉闷的感觉,观众需要走近这些影像旁倾听画面中人们的喜怒哀乐4。这种来源于博览会展的主动阅读模式带给了观众一定的自由度,同时又给予了观众一定的私人观赏空间。而目前大多数的影像装置多采用单项参与式的观展模式。如黄汉明《生死威尼斯》的影像装置(图三),艺术家提供了一个用红色帷幕围成的弧形空间,在空间的内部中心悬挂着一块影像屏幕。观众走入到帷幕中,并在深红色的色调背景下观赏影像。这种多对一类似于大荧幕影院的展览模式是目前影像装置艺术中比较主流的展出方式。艺术家将重点放置在要展出的影像内容之中,循将其环播放。而空间则为观众提供了不同的观赏基调。随着多媒体技术的突飞猛进,多样式的艺术作品能够通过先进的信息技术得以实现。多媒体影像艺术家自然无法拘泥于单一的影像展示方式。而更多的艺术家希望加大观众的参与程度,从而让观众更好更真实地感受作品,通过互动的影像装置传递传统影像无法表达的创作理念。而这种双向交互式的展出模式也许是未来影像装置的主流。例如由NOX团队设计的互动水展馆中则充分利用了当今多媒体技术(图四)。展览馆内部构造是曲面流线型的,这种构造形态和水元素主题紧密贴合。然而最具创新性的是水展馆可以通过观众的行为进行变化。NOX利用传感器技术将人的行为互动进行信号传输,屋顶上的灯管接受到指令开始逐步渲染,随着观众不断深入空间,空间中蓝色波光也不断延伸,形成了与众不同的互动体验和视觉观感。人与展陈内容的互动,展示空间与环境因素的互动丰富了视角展出效果,使单一的展示空间通过感应技术等讲观众和装置作品的交流,扩展成了多维度的展示空间。又例如维多利亚博物馆室外空间展出的Volume影像装置作品。它是由数十个LED光柱和音响设备构成。光柱在博物馆前方空旷的空间形成阵列,人群穿梭其中。光柱可根据人影形成视角变化并发出声音效果,为文/张滨王若木ZhangBinWangRuomu就像因为对光学的研究促进了印象派的诞生和发展一般,随着科学技术的飞速发展,当代艺术家必然会利用近几年流行的多媒体装置技术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