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人的解放”思想的哲学思考

作者:谢霄男;王让新 刊名:实事求是 上传者:刘凯军

【摘要】人的解放,是毛泽东矢志不渝的理想信念。本文以毛泽东"人的解放"为研究视角,从哲学角度思考如何实现人的政治、思想以及全面解放。人的政治解放,是在政治革命与思想革命的协调统一中实现的;人的思想解放,是在社会理想与政治实践的交互作用中完成的;人的全面解放,是在文化建设与文化批判的良性互动中成为现实的。

全文阅读

毛泽东在社会理想与政治实践的交互作用中,带领人们从封建礼教的束缚中解脱出来,彻底实现了思想解放。进入社会主义建设新时期,实现文化建设与文化批判的良性互动,有助于人的全面解放从理想变成现实。一、政治解放:政治革命与思想革命的协调统一毛泽东出生于半殖民地半封建的旧中国,亲眼目睹了帝国主义以及本国封建势力、官僚资本主义集团对人民的残酷压榨,自幼就充满了家国情怀。民族独立、国家繁荣富强的前提和基础是带领人民获得政治解放。思想革命是政治革命的先导,政治革命是思想革命的必然结果,毛泽东在政治革命与思想革命的协调统一中,完成了这一历史使命。1.思想革命是政治革命的先导。政治革命的先导是思想革命。毛泽东政治革命意识的塑造,源于其少年时代的思想革命。在其少年时代,面对内忧外患的旧中国,为改变这一令人痛心疾首的现状,掌握政治革命的领导权,毛泽东就曾进行过一次思想之旅。毛泽东深刻剖析了国家积贫积弱的内在原因是国民存在着积淀千年的劣根性。政治革命要想取得成功,就必须打破这种旧式的、传统的社会心理结构。而持何种理念,以什么方式,走什么道路来改变这一现状,毛泽东进行了长期探索。20世纪初的中国,资产阶级启蒙思潮在华夏大地悄然盛行。其中最光彩夺目是梁任公的“新民学说”。这一思潮对青年时代的毛泽东产生了极大的影响。在社会历史观上,此时的毛泽东尚处于主观唯心主义;而在政治立场上,毛泽东同志接受了梁任公的维新革命主张,即“欲维新我国,先维新我民”。毛泽东在辛亥革命前形成该种民主主义思想,具有一定的历史进步性和历史合理性。国民的劣根性得不到根本性的改造,纵使爆发了国家层面、社会层面的政治革命,建立了先进的国家制度、推行了先进的执政理念,人民也很难长久地享有革命的胜利果实。唯有民“新”,国才能“新”,国才能“兴”。深谙这一道理的毛泽东,于1918年4月14日,与蔡和森、萧子升等在湖南长沙发起成立了进步的社会团体新民学会。新民学会的宗旨在于“改造中国与世界”,仅仅26岁的毛泽东,其心中的政治抱负充满着高度的国际主义精神。他不仅要改变中国人民的历史命运,而且要改造世界,拯救所有被压迫、受奴役国家的人民于水火。思想的一次次洗礼与革命,推动毛泽东在“五四运动”的影响下,投身到了社会主义革命的大潮中。以孙中山为首的资产阶级革命派,意图通过政治革命实现奴性的自除以及民智的自开,在阶级社会里是不具备经验和贡献研究”(13JD710024)阶段性研究成果5现实可能性的,政治革命是无法也不可能取代思想革命的。2.政治革命是思想革命的必然结果。在一定的历史条件下,思想革命的必然结果是政治革命。主观意识能够改造客观世界,但不应过于强调或单纯强调主观意识的改造能力。思想革命是政治革命的先导,但过于强调思想革命或单纯强调思想革命的作用,对推动人类社会历史的发展是无济于事的。我们今天之所以说毛泽东早年的思想存在一定的历史局限性,就源于其过于强调思想革命的作用,过于高扬主观意识对社会的改造能力。在这一思想的驱导下,青年时代的毛泽东对“改造中国与世界”的探索,更多地限于思想教育和思想改造。如与何叔衡、易礼容等积极创办湖南自修大学和夜校等等。毛泽东作为一名师范出身的政治家和革命家,其早年为提升人民群众的知识水平和思想素质作出了不可磨灭的历史功绩。然而,历史发展与社会实践告诉我们:人的主观意识只有与实践相结合,人的思想革命只有真正的转变为政治革命,才能改变旧中国贫穷、落后的社会面貌。思想革命的要求是除却国民的劣根性和奴隶性,而除却了国民劣根性和奴隶性的人民,势必有成为“新”民,成为国家主人的政治诉求。谁能满足人民的这种诉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