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权结构对无形资产价值相关性的激励效应

作者:李松;肖明 刊名:中国管理信息化 上传者:刘丽英

【摘要】以信息技术行业作为样本,通过对股权结构治理机制的分析,论证了股权结构在无形资产价值创造中的激励效应。研究中,通过构建联立方程组及应用3SLS方法,有效地解决了无形资产与公司价值的内生性问题,提高了研究的整体有效性。研究发现,无形资产的价值相关性和其本身结构有关;无形资产与公司价值呈现U型关系;同时,股权结构差异对无形资产价值相关性具有不同激励效应。

全文阅读

0引言无形资产作为技术创新的最终成果体现,对企业价值有着直接影响。在以生产制造为核心的工业经济时代,实物资产和金融资产是企业创造价值的主要推动力。但是,随着以信息化为代表的高科技产业的快速发展,企业价值增值更多依赖技术创新,无形资产正逐步成为企业价值创造的主要驱动因素。关于无形资产与企业价值的关系,即无形资产的价值相关性,国内学者展开了广泛研究。薛云奎与王志台首次利用1995-1999年度上海证券交易所上市的A股公司的股票作为研究对象,检验结果发现,单位无形资产对企业经营活动所起的作用要远大于固定资产[1]。随后,通过对不同样本空间的实证研究,不同学者也获得了无形资产价值相关性的证据,如王化成等[2],邵红霞与方军雄[3],于守华与仝文娣[4],杜军与姜慧慧等[5]。上述研究主要问题突出表现为忽略了无形资产结构差异对企业价值的影响。此外,缺少行业及股权结构差异对无形资产价值相关性的调节效应。而研究方法上均存在缺陷,没有考虑无形资产与企业价值之间的因果内生性,造成最终研究结果缺少有效性。基于目前的研究现状和存在问题,考虑到信息技术行业在未来中国产业升级及经济结构调整中所起到的关键作用,本文聚焦于信息技术这一高技术行业,通过对该行业年度截面数据的描述性统计和构建联立方程模型,解决信息技术行业股权治理效应对无形资产价值相关性的影响问题。1理论基础及研究假设1.1无形资产与企业价值的关系无形资产对企业价值的作用和机理比较复杂。首先是无形资产结构具有较大的差异性,根据现有会计准则,我国无形资产结构中包括权利型无形资产,这些主要是土地使用权和一些特许经营权利,此外还有技术型无形资产,包括自主研发形成和外购形成的各种专利和非专利技术。这些无形资产结构差异对企业价值的贡献不同。其次,行业差异对无形资产价值相关性也有调节作用,一般认为技术型行业中,技术型无形资产对企业价值贡献更大,而权力型无形资产相对贡献较小。此外,无形资产投入水平对企业价值也有不同的表现特征。综合上述分析,我们认为无形资产和企业价值之间并不一定呈现线性关系,而应该表现出U型关系,这点在高技术性行业中,技术型无形资产投入表现的更为突出。基于此,提出假设:H1:高技术行业中,技术型无形资产对企业价值具有显著作用,权利型无形资产对企业价值贡献没有显著效应。H2:高技术行业中,技术型无形资产投入水平与企业价值呈现U型特征。1.2股权结构的治理效应现代公司的主要特征是所有权和经营权的分离,当某些股东的股权集中并达到控制时,股东就会利用自己的控制权,构建所谓的堑壕,堑壕效应将弱化内部治理的有效性,造成决策失衡,中小股东往往受到更多伤害。而随着股权的进一步集中,控股大股东可以获得更高的现金流权时,就会减少通过控制权剥夺中小股东的激励,促使大股东做出更有利企业长远发展的决策,此时股权治理更多地表现为一种利益协同效应。这种协同效应增加了公司价值。据此提出假设:H3:股权结构与企业价值之间是U型的非线性关系。股权结构的另一方面指股权的属性。长期以来,学者们认为,中国上市公司存在国有股“一股独大”的股权结构,加之国有股产权主体的虚置,使得国有控股存在广泛的内部人控制及较高的代理成本。由此,提出假设:H4:相对于非国有控股企业,国有控股企业的股权治理效应不显著。1.3股权结构与无形资产价值相关性当股东对公司具有一定控制权时,当股权治理表现为堑壕效应时,控股股东利用其控制权,以剥夺中小股东作为私人收益的主要来源,从而放弃收益不确定的远期投资计划,尤其是风险高的无形资产投资。但是,随着控股股东持股比例进一步增加,股权治理表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