译者主体性对译文的影响——以儿童文学翻译为例

作者:马轶男 刊名:海南广播电视大学学报 上传者:刘建新

【摘要】译者的地位和作用在翻译的研究中逐渐得到了重视。文章对译者主体性研究进行了回顾和描述性研究,并以儿童文学翻译为例从译文整体性和难易程度两个方面讨论译者主体性对译入语文本的操纵。

全文阅读

过去的二十年中,翻译学在中国得到了长足快速的发展,翻译成为一门独立的新兴人文社会学科,已是不争的事实。她正处于不断发展与完善的过程中,包罗万象,博采众长。随着翻译研究的深入和发展,译者的地位日渐突出。过去,人们往往把翻译研究的注意力放在字词的层面上,而忽视了译者在翻译过程中起到的决定性作用。翻译研究对译者的重视源于翻译研究中的文化转向,人们把研究的目光从寻求对等扩大到对翻译过程中艺术文化变形和再创造的研究当中,自然而然这个理解原文并且用译入语再现原文的工具译者得到了空前的重视,对译者主体性的研究也丰富起来。一译者主体性翻译研究的初期,人们认为译者是翻译行为的仆人,译者是否忠实原文是人们评判译文好坏的标尺。因此译者在早期被称为“舌人”。可是对这个身份最先提出抗议的就是翻译家们。“译者在早期虽有‘舌人’之称,却不能毫无主见,缺乏判断,译者虽担当中介的任务,却不是卑微低下,依附众人的次等角色。翻译如做人,不能放弃立场,随波逐流;也不能毫无原则,迎风飘荡。因此,翻译的过程就是得与失的量度,过与不足的平衡。译者必须凭借自己的学养、经验,在取舍中做出选择。”(金圣华,2002:15)翻译家金圣华给译者的遵从和叛逆指出了一条明路。译者在“舌人”和“叛逆者”之间要平衡取舍原文信息同时体现主体意识。那么什么才是译者主体意识呢?“所谓主体意识,指的是译者在翻译过程中体现的一种自觉的人格意识及其在翻译过程中的一种创造意识。”(许钧,2003:9)同样,查明建认为,“译者主体性是指作为翻译主体的译者在尊重翻译对象的前提下,为实现翻译目的而在翻译活动中表现出的主观能动性,其基本特征是翻译主体自觉的文化意识、人文品格和文化、审美创造性。”(2003:22)译者是翻译的主体。译者主体性贯穿于翻译活动的全过程。译者既是读者又是作者。首先译者是解读和接纳作品信息的第一人,每个译者得出的感受自然不甚相同;其次,他对一部作品的理解是否全面,对作者观点的认同程度都决定了他来传达信息的方式。在个人理解原文的基础上,如何翻译使译者又对作品进行了第二次创作,那么译者又是作品的作者。这种主体性在翻译中存在与否,表现的明显与否都直接影响着译文文本,并且影响着作品的价值。二对译者主体性的研究对译者主体性的研究远不像诸如翻译的语言等深入,而且起步也较晚。学者VenutiLawrence在《译者的隐身一部翻译史》(TheTranslator’sInvisibility:AhistoryofTranslation)一书中以解构主义的视角分析了译者在翻译中的“隐身”问题,同时激起了翻译界对译者身份以及译者对翻译作品的影响问题的讨论。Venuti认为,如果译文过于通顺,使作品对于读者来说失去了意料之中的异国情调,则译者便无形之间把自己的身份给消化掉了,造成了译者的隐身,而同时也就意味着译者的主体性也无从体现(Venuti,1995:17)。所以Venuti本着此论点在书中提出译者为了体现其主体性,在翻译中应该采用异化原则,保留作品的异国感觉,同时体现自己与作者同等重要的地位。Venuti对译者主体性的阐述在中国也激起了对这个方面的研究。对译者主体性的研究主要分布在以下几个方面:首先是对译者主体性在翻译过程中体现的研究。根据阐释学观点,“如果把译者对作品的理解和阐释作为一般的活动的话,那么在语言转换过程中,译者的文学创造能力将达到最大峰值”(查明建,2003:22),所以在这个过程中就更能体现译者的主体性。本文的研究就是针对译者主体性在翻译过程影响的描述。其他研究还包括从译者的译入语文化意识和读者意识看译者主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