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世纪90年代以来的中国复调音乐教学研究新动态

作者:李文菁 刊名:齐鲁艺苑 上传者:李永鹏

【摘要】对近20年来中国复调音乐教学的发展,及其取得的成果进行较为细致的总结,通过观察,梳理20世纪90年代以来中国复调音乐教学研究的新动态,以启发创作实践和复调理论的深入研究。

全文阅读

一、创研并举,取外用中从18世纪富克斯的《对位津梁》问世到20世纪90年代以来,复调音乐成为音乐创作和音乐理论研究的重要内容。随着中国专业音乐创作的不断发展,我国复调学者也以各自的丰富经验写出了一批优秀作曲技术理论教材,这些成果中主要有段平泰的《复调音乐》、《赋格写作教程》;陈铭志的《赋格曲写作》、《复调音乐基础教程》和《复调论文集》;于苏贤的《复调音乐教程》、《20世纪复调音乐》、《申克音乐分析理论概要》和《中国传统复调音乐》;林华的《我爱巴赫》、《复调音乐教程》、《简明复调教程》;王安国的《复调写作与复调音乐分析》、《王安国教复调》;张韵璇的《复调音乐分析教程》;赵德义、刘永平合著的《复调音乐基础教程》等等。这些学者在立足于复调音乐基础性研究的同时,也对当代音乐的具体形态加宽了研究范围,加深了探研力度,并将新锐的作曲法和优秀的作曲技术理论及时地纳入复调教材,为国内学生提供了国际前沿的复调音乐新信息和新思路。所以,无论在对外借鉴和对内推介上,还是在对本民族复调音乐的探寻上,这些音乐家都始终坚持了中西合璧的比较思维观。其历史性的纵向比较和地域性的横向比较,都拓宽了国内音乐同行们的艺术视野,激发引导了同仁们较明确的创作方法和较切实的技法理念。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有关复调音乐研究的一系列学术论文陆续得到了发表,这些论文中关注较多的是20世纪世界范围内的作曲家及其代表作,研究的涉猎面很广,多为评析性文章,其中也有些涉及到了教学法及复调民族化问题。总的说来,学者们有一个共识:不约而同地关注中西复调音乐的继承和创新,都注重复调艺术表现手法的民族化问题。这些教材、论文及作品,承载并全面展示着中国音乐的当代文化特色。另一方面,针对我国作曲家及其作品展开深度研究的理论文章也逐年增多[1],势头良好。由此,中国的音乐创作也不断结出丰硕成果,如杨立青的《室内乐十重奏》中赋格段主题多种节拍的并置;何训田的《声音图案》中“宏复调”织体的运用;谭盾的第一弦乐四重奏《风雅颂》第一乐章的赋格段;朱践耳的唢呐协奏曲《天乐》结束前的三声部对位;罗忠镕的《五首五声音阶前奏曲与赋格》、陈怡的《中国古诗合唱五首》中复对位的运用,以及龚晓婷的二重赋格铜管五重奏《金碟碟》,这些作曲家都将传统和现代复调技法广泛地应用于具有民族风格的音乐创作中,不仅源于生活、贴近社会,更使中国音乐的“韵味”别具一格地得到了体现。除了各高等院校、音乐社团范围内展开的对中外复调学习和研究之外,我国还派出音乐家到西方一些发达国家的高等音乐院校实地调研。特别是近年来,越来越多的中国音乐学者出国深造,他们将西方传统与现代的创作技法、理念及教学法引鉴过来,使国内音乐爱好者有了更为开阔的视野,为中国的音乐创作开辟了新的空间,提供了更多的养分。他们将自己的留学经历和深切感受梳理成文,或以学术报告的形式探讨了有关国家的作曲技术理论教学观念及教学法,分析并指出了我们在这方面的薄弱点。合理的“取外中用”,无论在复调音乐的创作实践还是理论研究上都使我们受益匪浅,对形成我国特色的复调教学体系,更是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二、规范严谨,灵活创新20世纪90年代以来,中国复调音乐取得了不少可喜成绩,无论在理论研究还是在创作实践方面,我们的发展速度都已赶超任何一个历史时期。作曲家朱践耳先生曾风趣地评价这二十年是“七嘴八舌(指形式),其乐无穷(指内容)!”成绩是值得我们骄傲的,但也要看到如今世界的多元化发展、各民族间的文化撞击、各学科的相互渗透,在这样一个大环境中,中国复调音乐到底该如何继承与发展,中国复调音乐的教学该如何发展,是目前所有专家与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