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于成员承诺的农民合作经济组织治理机制研究

作者:黄珺;朱国玮 刊名:经济问题探索 上传者:康丽

【摘要】本文首先对农民合作经济组织的成员承诺机理进行探讨,在此基础上运用博弈方法对农户成员承诺的影响因素进行分析。研究结果认为应通过增加合作社的盈余返还比例、提高合作社管理水平以及明晰合作社产权结构等制度措施来改善农户成员承诺水平从而增加农民合作经济组织的稳定性。

全文阅读

一、引言2006年中央一号文件《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推进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的若干意见》强调:“积极引导和支持农民发展各类专业合作经济组织,加快立法进程,加大扶持力度,建立有利于农民合作经济组织发展的信贷、财税和登记等制度。”2007年中央一号文件将关注焦点锁定为“发展现代农业”。党的十七大再次强调发展现代农业、走中国特色农业现代化道路,充分显示了党中央对建设现代农业的高度重视。发展现代农业,必须努力提高农业的组织化程度,在坚持家庭承包经营制度的基础上,倡导产业化经营和发展专业合作社,创新现代农业发展的体制机制。因此,以2007年《农民专业合作社法》实施为契机,农民专业合作社将进入实质性推进阶段。与组织农民合作不同,农民合作组织是一种基于农民内在需要而建立的组织,是农村社会的自主性整合。这种整合有两个特点:一是自愿,农民自愿合作,并通过建立合作组织解决个人无法解决的问题;二是自主,它没有外部性的强制性力量,完全依靠愿意合作和参加组织的农民自己形成的共同规则来维持合作及组织的延续和存在。近年来,我国农民合作经济组织的发展取得了很大进展,但是在发展过程中所出现的问题也不容忽视。首先,农户的合作类型上,紧密与松散相结合,以松散型为主。农民加入合作组织,主要目的是期望合作组织能为其提供各方面的服务或带来好处,基本上没有建立起合作经济组织与成员之间利益分享,风险共担的紧密型经济关系。此外,存在合作社对农户生产者的覆盖程度较低的问题。许多合作社在当地辐射作用很低,带动农户能力不强。如表1所示,农民合作经济组织与公司的制度安排有所不同,民办、民管、民受益是其办社原则,具有向弱势群体倾斜,兼顾效率和公平的特征。从合作社的传统原则看,合作社是一种不以营利为目的的组织,合作社的生命力就在于它对社员的吸引力和凝聚力。表1合作社的制度安排制度安排成员资格普遍坚持“入社自愿、退社自由”的原则产权结构领办大户、企业和涉农部门为主要投资者,普通社员入股比例不高决策机制坚持民主决策的原则,对表决权上限有所限制运行和监督机制设立管理机构、监督机构和日常运行管理部门盈余分配机制提取公共积累后,成员按股金分红,按销售产品的数量和质量进行利润返还资料来源:整理自全国人大农业与农村委员会课题组,农民合作经济组织法立法专题研究报告(二),农村经营管理2004(10)合作社的特征使得成员之间以及成员与组织之间保持良好的关系是非常重要的。从很多方面看,这种良好的成员关系对于合作社而言要比股东关系对于非合作社公司来说更为重要。股东对于公司的关系是投资者的关系,当他们对回报不满意时他们可以出售股票。但是,合作社的成员既是投资者,又是使用者。他们不能简单地通过出售他们的股份来解除自己的责任。因此,在农民合作经济组织的形成和稳定过程中,成员承诺具有重要作用。正如Fulton(1999)指出的,“成员承诺是一种粘合剂,使得成员资格和业务量得以维持”。成员承诺具有两种明显不同的构成要素:经济性承诺和情感性承诺。成员的经济性承诺建立在成本与效益分析的基础上,用经济纽带把成员与组织捆绑在一起,描述了成员维持当前关系的经济性动机。成员的情感性承诺是基于成员关系中买卖双方之间的积极态度或者良好情感的一种社会性纽带,即成员与组织建立关系的一种积极感情,这类成员通常表现出对与组织建立关系的认同、依赖以及对组织的积极参与。本文先对农民合作经济组织的成员承诺机理进行探讨,接着运用博弈方法对农民合作经济组织的成员承诺均衡进行分析,最后给出影响农户承诺的因素,进而对如何提高农户成员承诺程度提出政策建议。二、成员承诺的作用机理虽然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