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世界三十年互动中的中国对外战略转变

作者:程又中;徐秀军 刊名:当代世界与社会主义 上传者:陈思仁

【摘要】从20世纪70年代末开始,伴随着世界经济全球化、世界范围内政治经济制度的多元化以及和平与发展成为世界系统的支配因素,中国对外战略逐步实现了从"三个世界"到"一个世界"、从"敌友外交"到"伙伴外交"、从"意识形态外交"到"经济外交"、从"低层次对外开放"到"全方位对外开放"、从"和平共处"到"和谐共处"的适应性转变。中国对外战略的转变是中国与世界在三十年互动中完成的,是世界系统的支配因素作用与中国自觉选择的结果,它体现了和平、合作、共同发展的理念,实现了中国国家利益、国家发展目标和国际行为与世界的和平与发展两者间的协同,推动着中国和世界沿着繁荣稳定的方向前进。

全文阅读

1978年12月,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决定把工作重点转移到经济建设上来,同时确立了“对内搞活,对外开放”的方针,这一重大决定对于加快中国融入世界的进程具有划时代的意义,显示了中国政府再次改造中国社会并使之与国际社会建立起良性互动关系的坚强决心和果敢行动。从某种意义上说,这也是中国在独立自主的前提下真正融入世界潮流、进入全球体系的开始。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中国相对于国际社会的身份发生了根本性改变,逐渐从一个游离于国际社会之外的政治革命性大国转变为维持国际社会稳定的经济发展中国家与体系内“负责任的正常世界大国”。如今,中国的全面对外开放,使中国与外部世界的交流互动势不可挡,中国融入世界的广度和深度已大大超过30年前。成就的取得,得益于在30年的探索与实践中,中国对外战略发生的重大转变:选择了一条为世界所接受的和平发展道路。一、三十年中世界体系的变化自20世纪70年代起,世界体系进入深刻的调整时期,出现了一些新的变化。一是生产要素跨越国界在全球范围内自由流动,各国各地区开始融合成一个整体,全球化成为不可逆转的世界经济发展趋势。20世纪70年代以来,经济全球化席卷了所有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并日益向其他国家和地区迅速扩展。在这一进程中,国际经济交往日益扩大,一些国际性的经济管理组织与经济实体不断涌现,它带动了文化、生活方式、价值观念、意识形态等精神力量的跨国交流、碰撞与融合。全球化的巨大力量使各国日益相互依赖,世界政治的性质正发生变化,人们已进入一个相互依存的时代。也就是说,在世界范围内,不同国家和地区的经济相互交织和融合,逐步形成“全球统一市场”,与此同时,在世界范围内建立了经济运行的全球机制,并以此为基础把各国、各地区都纳入到全球体系。二是世界范围内政治经济制度的多元化发展与竞争共处,国际格局呈现多极化趋势。二战后,特别是到20世纪70年代末,国际社会的主要结构逐渐演化出两种体系、三类国家的并存,不同政治经济制度之间呈现出相互竞争、相互影响和相互渗透的发展趋势。冷战后,政治经济体系变得更加多元化,一球多制、多元共存成为全球国际关系的主要特征。20世纪60年代末,美苏战略力量接近平衡。其后,随着日本、德国乃至整个西欧的迅速崛起,美国在国际政治经济中的支配地位受到了严重削弱,世界政治和经济格局出现了向多极化方向发展的趋势。早在1970年,时任美国总统的尼克松就明确提出世界上已经出现美国、西欧、苏联、日本、中国五大力量中心之说,到80年代,世界力量加速重组,经济上出现了美、日、欧三强相互抗衡的局面。冷战结束后,国际政治格局的多极化趋势越来越明显,各种力量不断出现新的分化和组合。三是和平与发展成为世界体系运行的支配因素。随着世界各国的相互依存不断加深,整个世界的联系日益密切,许多全球性的问题涌现出来,例如人口、粮食、能源、生态环境、核扩散、国际恐怖主义、跨国犯罪与毒品走私等。这些都是影响世界的重要问题,但是,制约这些问题存在及其发展趋势的,却是和平与发展这两大问题。二战结束后,无产阶级世界革命的形势未能出现,帝国主义国家间爆发战争的危险减少,资本主义国家与社会主义国家关系的重点从政治对立和军事对抗转变为政治对话和竞争共存,和平的力量不断扩大。世界和平力量的增长超过战争力量的增长,成为推动世界前进的主导力量,它一旦形成,就反过来支配国家的对外行为。与此同时,以经济为中心、科技为先导的综合国力的较量成为国际竞争的重点,人类面临的问题不可能通过战争来解决,也不能指望爆发世界革命来解决,而只能靠发展来逐步解决。因此,世界各国都把致力于增强本国经济、提高综合国力作为基本国策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