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从与反抗——从女性主义角度解读赛珍珠《大地》中的阿兰

作者:庄晓敏;陈红 刊名:郑州航空工业管理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 上传者:常允艳

【摘要】赛珍珠《大地》中的典型人物阿兰生活在社会底层,在封建制和男权制的双重压迫下过着艰辛而压抑的生活。为了生存,她不得不屈从于权势,然而,在这样恶劣的生存空间里,阿兰并没有一味屈从,她用自己特有的方式默默地进行抗争。文章从女性主义角度具体分析了阿兰的顺从和反抗意识,并从王龙的角度分析了王龙和阿兰的婚姻生活。阿兰的顺从和反抗体现了女性求生的勇气和追求美好生活的决心。

全文阅读

《大地》是赛珍珠的代表作之一,是一部反映20世纪30年代中国农村状况的长篇小说。它讲述了一个普通中国农民王龙以及他的一家围绕着生养他们的土地而奋斗和挣扎的故事,被认为是中西方文化沟通的典范之作,曾先后获得普利兹小说奖和诺贝尔文学奖。这部著作中的女主角阿兰生活在封建社会底层,处于封建制和男权制的双重压迫之下,过着艰辛而压抑的生活。然而,在这样恶劣的生存环境中,阿兰并没有一味顺从屈服,被动挨打,而是在保全自己和维护家庭利益的情况下,用自己特有的方式默默地进行抗争。虽然她的力量很微弱,但并不能因此否定她的不懈努力。本文将从女性主义的角度出发,从顺从和反抗两个方面着手,具体分析阿兰在不同的情境下为了生存而不得不顺从,又为了生存而不得不对封建制和男权制进行反抗的精神。最后,本文从王龙的角度分析了王龙对阿兰从喜欢到厌恶,最后在阿兰病重时感到惭愧的情感变化过程。一、阿兰的顺从意识阿兰的成长经历非常令人同情,因为没有饭吃从小就跟随父母逃荒到南方。在10岁时被父母卖到了黄家大院当作使唤丫头。她每天拼命工作,从清晨一直干到深夜。然而尽管每天这样努力地干活,她还是会“天天挨打”,用的工具是“用皮条抽打,那皮条原是一头骡子的缰绳,就挂在厨房的墙上”。不仅如此,她还受到其他丫头的欺负,因为自己的样貌和地位“一直遭白眼”,被人瞧不起,受尽了人身的虐待和人格的侮辱,过着非人的生活。在这样一个没有地位,没有尊严,只有痛苦与折磨的环境中,势单力薄的她,根本无力反抗。为了生存,她只能接受残酷的现实,默默地顺从和屈服。她外表迟钝,沉默寡言,但是她会“很好地给你干活,打水和其他各种活计也都会让你如意”。她的勤恳得到了黄家老太太的肯定,成为她口中“你叫她做什么,她都做得很好”的好脾气的女仆。在她自己的婚姻大事问题上,她也表现出顺从的意识,全凭黄家人的安排,没有显示丝毫的不满。在结婚后,阿兰深受中国封建传统文化男尊女卑、男主女从价值观的影响,遵守三从四德的礼教,自愿处于从属地位,心甘情愿地被男性奴役,“像狗一样忠心地跟着他。”“干活,生孩子,养家,伺候他、公爹和孩子”,同男人一样工作,承担大量家务,抚养众多孩子。即使在王龙变心,想要把妓女荷花娶进门的时候,她虽然心中愤怒、反感、伤心,也只能“在整个这段时间里,没有进过家门”,顺从丈夫的决定,默默地接受丈夫纳妾的残酷现实。在王龙要夺走她珍藏已久的两粒珍珠准备拿给荷花献殷勤时,她也只能让“大颗的泪珠从她的眼里沉重地慢慢滴下”,无奈地把珍珠给了他。在王龙对她的大脚感到不满而娶了小脚的荷花后,她否定了自己的大脚,决定让自己的女儿也裹脚,顺应王龙的封建畸形审美观念。对于一个在黄家大院毫无地位,毫无权力身份的卑微女仆,根本无力反抗势力强大的黄家人。她只能接受残酷的现实,忍受那些强加在她身上的凌辱。她肯定存在过反抗的念头,想摆脱自己的生存状态,但是她知道无谓的反抗只能使她的处境更糟糕,唯有顺从,才能有机会等待时机,改变命运。在结婚后和王龙生活的日子里,她深知婚姻和家庭的重要性。在封建文化礼教中,女性出嫁之后便是别人的妻子和母亲,从姓氏到整个身心都系于丈夫的掌心内。因此,婚姻和家庭是否“幸福”是一个女人存在的全部意义。它们寄托了她摆脱贫困境地的渴望,能够带给她一些在黄家大院里从没有享受过的地位和自由,一点温饱生活的成就感和自尊感。如果离开这个家,或者拆散这个家,她将无处可去,将会再次沦落到悲惨的无依无靠的境地,所以她选择委曲求全来保全她破碎的婚姻和家庭。阿兰逆来顺受虽与她在生活的磨难面前所表现出来的坚毅刚强的品格是如此矛盾,如此不协调,但却是现实生活下的必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