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析当前法医鉴定中存在的问题及对策

作者:刘金修 刊名:才智 上传者:江巍

【摘要】《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司法鉴定管理问题的决定》(以下简称《决定》)于2005年10月1日实施后,司法鉴定体制得以改革,司法鉴定秩序不断改善,司法鉴定逐步走上规范化、法制化、科学化的发展轨道。但由于《决定》的出台过于仓促,许多内容脱离我国现实,与司法实践的要求相去甚远,实施过程中出现了

全文阅读

《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司法鉴定管理问题的决定》(以下简称《决定》)于2005年10月1日实施后,司法鉴定体制得以改革,司法鉴定秩序不断改善,司法鉴定逐步走上规范化、法制化、科学化的发展轨道。但由于《决定》的出台过于仓促,许多内容脱离我国现实,与司法实践的要求相去甚远,实施过程中出现了诸多问题。本文就司法鉴定中的法医类鉴定方面存在的问题进行剖析,并提出相应对策和建议。一、法医类鉴定工作存在的主要问题1部分司法鉴定人的资格申请不符合相关规定要求。一方面,那些具备“副主任法医师”职称或者从事法医工作的人,绝大多数都在公、检、法机关工作。《决定》实施后,公安部门的法医当然可以继续留在原工作岗位上,而检察院、法院的法医就面临着分流或转行的问题,从个人利益的角度而言,恐怕没有多少人愿意离开公务员的岗位,即使干着在法院及鉴定机构之间“跑腿”的对外委托工作。根据《决定》及《司法鉴定人登记管理办法》的精神,江苏省个人申请《司法鉴定人执业证》明确规定:“侦查机关、人民法院、司法行政部门的在职人员以及与侦查机关、人民法院、司法行政部门在人财物方面存在隶属关系的人员,不得申请从事司法鉴定业务”。另一方面,那些申请从事司法鉴定的临床医师,他们虽有临床医师高级职称,可是严格地来讲,他们并不“具有相关的高级专业技术职称;或者具有相关的行业执业资格或者高等院校相关专业本科以上学历,从事相关工作五年以上”,因此,他们并不具备从事司法鉴定的资质条件。2在鉴定机构中出现了“自治自鉴”的现象。《决定》实施后,各级法院取消司法鉴定职能,依法委托司法行政机关登记管理的司法鉴定机构进行鉴定,使得“自审自鉴”的现象得以消除。但现在成立的司法鉴定所大多分别附属于某家医院,大部分从业人员既是司法鉴定人,又是医院的执业医师,这就不可避免地出现了“自治自鉴”的现象,而“自治自鉴”的危害性比“自审自鉴”更大。诈伤及造作伤的鉴定本身就是鉴定的难点,比如法医学人体损伤程度鉴定,由于现行的鉴定标准漏洞很多,遇到当事人造作伤,或者伪盲、伪聋,以及血尿、脑震荡、鼓膜穿孔等情形,即使是一个普通的医生写的病历材料就很难甄别真伪,如果这个医生同时还是一个司法鉴定人的话,他如果要和伤者串通造假,那岂不是易如反掌?而且,即使事情败露的话,司法行政机关充其量取消其鉴定人的资格,但由于鉴定人的双重身份,取消了其司法鉴定人的资格并不影响他继续行医,起不到应有的震慑作用。3司法鉴定中仍然存在多头鉴定、重复鉴定现象,造成鉴定结论打架、久鉴不决等问题。新的《司法鉴定程序通则》对个人委托司法鉴定的限制已经完全取消,意味着任何人都可以在任何司法鉴定机构委托鉴定。这样不但不能从根本上解决司法鉴定秩序混乱、多头鉴定、重复鉴定、鉴定结论打架、久鉴不决等问题,反而会愈演愈烈。4司法行政部门在鉴定标准的制定、条文的释义、司法鉴定收费等方面明显滞后,不利于司法鉴定健康有序地发展。《决定》已实施两年多,但《人体损伤程度伤鉴定标准》、《人身损害伤残程度鉴定标准》、《受伤人员误工期、营养期、护理期评定标准》等国家标准至今尚未正式出台。尤其是人身损害的伤残程度鉴定更是缺乏统一的鉴定标准,各地在对人身损害的伤残程度进行鉴定时适用不同标准,同样的伤势出现不同的伤残等级、不同的赔偿。即使有了统一的国家标准如《道路交通事故受伤人员伤残评定》,由于缺乏统一的条文释义,对于同一条文不同的理解,也会造成同样的伤势出现不同的伤残等级、不同的赔偿。还有司法鉴定收费缺乏统一的标准,致使同一种类的鉴定,在不同的地区,收费可能相差数倍之多,有时鉴定费用可能接近甚至超过诉讼标的额,致使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