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革中的澳大利亚、新西兰农业

资源类型:pdf 资源大小:119.00KB 文档分类:经济 上传者:王文娜

文档信息

【作者】 张红宇 

【出版日期】2001-02-13

【刊名】中国改革

全文阅读

随着全球经济一体化的发展,作为农业资源丰富的国家,近年来澳、新两国并不满足作为初级农产品生产和出口重要国家的地位,而是不断改进工作,努力提高农业在全球的竞争力。为此,澳、新两国的农业管理体制、政策取向、农业科研发展方向和各类服务于农民的组织结构都发生或正在发生重大的变革。这种变革对不断开放和即将加入WTO的我国农业是具有借鉴意义的。管理体制和政府职能的转变澳大利亚是世界上少有的农业资源大国,768万平方公里国土面积中,农牧用地4.8亿公顷,约占国土面积的63%,人均占地25公顷;新西兰国土面积不大,但仅27万平方公里国土面积中,农牧用地1440万公顷,约占国土面积的53%,人均占地3.8公顷。这两个国家都是世界上畜牧业最重要的生产国和出口国。但随着贸易自由化的发展,国际农产品出口市场竞争激烈,为有效地应对农业外部环境的变化,澳、新两国对农业管理体制、政府职能以及政策都提出了彻底改革的要求。改革的基本思路是面向市场,减少政府对企业、农场经营的干预,一切可以由市场运作的行为,政府都交给了市场。1996年澳大利亚将初级产业与能源部调整为农渔林业部,统一协调对农牧渔和林业的综合管理。并增加了农产品加工、食品安全,农产品质量标准制定和动植物检疫、农产品贸易以及资源保护和持续发展的管理职能。新西兰改革后新的农林部的职能集中于制定农业政策法规;提供市场信息服务;制定农产品质量标准和动植物检疫标准;财务审计等。同时,澳大利亚把自1939年以来一直以法定形式垄断小麦市场的小麦局,改革为农民入股参与经营的股份制公司,只保留了小麦局对出口小麦的独家代理。羊毛局也完全演变为只负责为农民提供市场信息,帮助农民进行成本核算并逐步私营化的公司,称之为纯新羊毛标志公司。总之,减少政府对农民的干预,保护农业、服务农民,保持农业特别是畜牧业生产和出口优势,扩大在全球市场份额中的比重,成为澳、新政府关注的焦点。服务于农业的科研系统澳大利亚、新西兰具有先进的农业科研系统。先进的农业科研和网络健全的推广体系对澳、新农业的发展起到了不可估量的作用。但是为了满足市场对农产品高品质、多样化、多层次的需求,澳、新两国把农业科研面向社会、面向市场、面向农业,加快科研成果商业化作为科研体制改革的基本方向。澳大利亚联邦科学院每年研究经费7.8亿澳元,其中的2/3来自联邦政府、1/3来自合作单位(主要是国内的各类生产、加工以及科技咨询公司和国外用户)。联邦科学院昆虫部1/2的研究经费来自政府,1/2的经费来自从事生物防治一类公司的委托研究。研究部门在课题内容的选择以及课题研究过程中,都要与委托单位合作,及时向委托单位通报研究情况,而委托单位也及时将各种要求和信息反馈给研究部门。一面研究、一面开发、一面应用,供需双方的利益密切结合起来。尤其值得注意的是,澳大利亚小麦局这类过去官办的公司,现在也将很大的力量用于科技成果的应用研究。此外,现在农业科研成果由科研部门通过各类技术咨询公司或企业推广到农户,改变了过去由各个层次的政府推广机构传递到农户的模式。农民通过市场、通过私营公司获得了比过去更加直接、更加便利的技术帮助。谁在为农业提供服务澳大利亚、新西兰农民不多,仅占总人口数的5%和8.4%,但澳、新发达的农业不仅来自于农民的高生产率,而且来自于各类农民组织和中介组织提供的有效服务。这类组织除了充当农民利益的代言人外,服务主要集中在为农民提供各种生产经营技术,帮助农民进行会计核算、了解农产品产销市场行情、与农民签订购销合同等方面。其中,农民联合协会作为澳大利亚、新西兰最大的农民组织,几乎涉及澳、新两国农林牧渔各个产业。澳大利亚农协(NFF)其宗旨就是代表、保护和提高其成员的利益。他们的主要职责是代表农民游说政府,制定有利于从事不同产业农民利益的政策。在澳大利亚为农民服务的组织除了农协、合作社外还有小麦局、羊毛局这样的农民组织、中介组织以及大量的私营性公司。新西兰农协除具有和澳大利亚农协同样职能外,还负有为农民提供法律方面服务的职能。服务于农民销售、采购的组织便是健全的拍卖市场,我们在澳大利亚考察的FLETCHER肉类加工厂和在新西兰考察的AFFCO公司,其加工的牛羊除来自于拍卖市场外,也有相当部分是通过与农民签订合同收购的,FLETCHER肉类加工厂的羊70%来自拍卖市场,30%是直接收购农户的,还有少量是通过网上交易进行的。澳、新两国服务组织的多元化,使农民获得了多元化的选择,也使农民得到了多元化的利益补偿。大有可为的农产品加工1999年,澳大利亚农产品及加工制品出口额占出口总额的22%。新西兰农产品出口占出口总额的62%,农业对GDP的贡献率为5.6%,农产品加工业对就业的贡献率为7.9%。我们考察的澳大利亚MG公司作为澳大利亚最大的奶制品公司,是由3300个牧场主以入股形式组成的股份合作制企业,饲养奶牛近60万头,每年加工鲜奶相当于全国产量的30%,出口量占其生产量的70%,占全国奶制品出口量的40%,占有全球奶制品贸易量的6%。最近10年公司发展十分迅速,销售额从1990年的5亿澳元增加到1999年的13亿澳元,平均每年增长11.2%。MG公司下连数千个农场,有稳定可靠的原料来源,上接不断扩大的销售市场,中有先进强大的奶制品加工业,如此合理的公司产供销一体化使之稳占亚洲市场,并始终处于领先地位。我们在新西兰考察了维利尔地毯公司,该公司生产的地毯占国内市场需求的30%,出口量占生产量的50%,占全新西兰地毯出口的50%,产品远销欧美和亚洲40多个国家和地区,年产值达2亿新元。为了扩大和增加地毯的生产和销售规模,公司制定名牌战略(以品牌树立公司和产品形象)、质量战略(根据需要,制定不同的质量标准,以优质获得稳定的客户和市场)、服务战略(一切从客户的需要出发,提供全方位的优质服务)、合作战略(不论市场大小和客户强弱,不放弃任何合同)、信用战略(对供货数量、交付时间、质量标准等商务合同承诺十分严格,一经签署就不折不扣地执行)。总之,通过加工业的发展,有效地提高农产品的附加值,从而提高了农业效益和农业在全球的竞争力。对我国农业发展的启示体制改革和政策调整要适应经济发展的需要。目前我国农业正进行战略性结构调整,解决结构性和阶段性农产品过剩问题只是一个初始目标,从农业发展的长期战略目标出发,特别是加入WTO后,我们要按照WTO的规则,相应制定和完善农业政策与法规。政府管理农业的职能既要确保农产品的有效供给,提高农民收入,又要逐步提高我国农业在全球的竞争力。为此,农业结构调整要注意发挥资源、经济、区位优势,优化资源配置,形成优势产业。建立健全不同农产品的质量标准体系和价格体系;要增强对农产品检疫意识,提高农产品的检疫水平,确保食品安全;要强化政府对农产品加工和运销的管理职能,着眼于最终形成农业产销一体化的管理体制;要对农业实施保护政策,保护对象和保护形式要随形势变化及时作出调整。科研与经济紧密结合应成为科研体制改革的方向。澳大利亚、新西兰在确保政府对农业基础理论性研究的重点支持基础上,充分发挥社会力量对农业科研推广的促进作用,花大力气注意科研成果的深度开发,千方百计使农业科研成果商业化的做法值得借鉴。因此,我国农业科研体制改革的方向是政府要加大对农业科技的投入,确保基础理论性研究在重要领域的优势。而对一般和应用性开发研究要大胆推向社会,形成多元化的科研推广体系,在建立和健全有关法律规章的前提下,鼓励和支持民营企业投资于农业科技领域,参与农业科研成果的开发利用,千方百计地提高科研成果的转化率和应用率,满足农业和农民的多样化需要。积极发展多样化的农民经济组织。当前我国的市场经济还远未达到成熟阶段,政策和法规也不健全,农民更有组织起来的愿望和要求。努力提高农民的组织化程度,实现农民与市场的有机衔接,是我国农业发展中的重要问题。相对于农民对生产、经营、流通等多方面的需要,农民经济组织的发展也应有多样化的选择。在现阶段要注意发展农民自己的各类专业性合作组织,特别是各种从事农产品流通的专业性合作组织。同时,注意发展以龙头企业带动形成的“公司+农民”的组织形式。这些组织的建立与发展政府要采取扶持态度,使其发展不仅为农民提供多种服务,也替政府分忧,解决政府想做而不容易做好的事。而且,农民组织程度化提高了,也可以不断提高农民自身素质。农产品加工业应成为乡镇企业发展的重点领域。农产品加工业发展不仅可以有效地延长农业产业链,较大地增加农产品的附加值,提高农业效益,还可以增加大量的就业机会。我国农产品加工业的发展还可以缓解目前农产品阶段性、结构性过剩的问题。特别是在目前农村劳动力就业空间狭小的情况下,发展劳动密集型的农产品加工业,可以有效地缓解农村劳动力的就业压力,较大幅度地增加农民收入。比如,我们就可以利用澳大利亚、新西兰丰富的资源,进口他们的农产品原料或粗加工产品,进行多层次加工,获得加工利润,在这方面乡镇企业是有很大潜力的。因此,乡镇企业要把发展农产品加工业作为再次创业的突破口,特别是中西部地区乡镇企业要把结构调整的重点放在农产品加工业上,可以先从技术含量不高、资本需要不大、可以容纳更多劳动力的粗加工入手,逐步发展,逐年提高。变革中的澳大利亚、新西兰农业$中国农业代表团@张红宇

1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