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晏子春秋》的“忠”论探析

作者:袁青; 刊名:唐都学刊 上传者:郭江

【摘要】《晏子春秋》中的"忠"论更多的是就臣德而言的,包含以下几层内涵:其一,能进善于君而不与君陷于难为忠;其二,忠臣主要是忠于社稷,而非仅仅忠君,忠君不过是忠于社稷的一个手段;其三,君臣关系是相互的,君可择臣而使之,臣亦可择君而事之;其四,忠臣最主要的义务是谏君。《晏子春秋》的"忠"论所反映的君臣关系近于孔孟思想,但孔孟尤其是孟子往往不用"忠"来论述君臣关系,孔孟思想中的"忠"主要代指一般的伦理道德。从《晏子春秋》的"忠"论可以看出先秦时期君臣关系是相对平等的,先秦时期的"忠"论绝非后世所理解的"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的腐朽忠君观。《晏子春秋》的"忠"论所呈现出君臣相对平等的关系与先秦时期齐国"举贤上功"的政治传统是密不可分的。

全文阅读

“忠”是先秦政治思想中的一个重要概念,《晏子春秋》一书中也有大量论述“忠”的篇章,因此发掘其“忠”论的内涵和价值十分必要。本文拟以对《晏子春秋》“忠”论的探讨为起点,发掘《晏子春秋》“忠”论所反映的早期中国君臣关系及其与先秦时期齐国政治传统之间所存在的关系。一、《晏子春秋》“忠”论视域下所反映的早期中国的君臣关系《晏子春秋》中“忠”出现50次,其中“忠臣”一词出现12次,将近占全书“忠”字出现次数的1/4,其他直接标明“臣忠”或“忠君”之语另有18次,两者加在一起有30次,占全书“忠”字出现次数的60%[1]409-410。单从“忠”字在《晏子春秋》中出现的次数频率,就可看出《晏子春秋》中的“忠”主要是就臣德而言的。下面我们来具体分析《晏子春秋》的“忠”论。(一)忠即“进善于君”据《晏子春秋内篇问上第三景公问忠臣之事君何若晏子对以不与君陷于难第十九》载:景公问于晏子曰:“忠臣之事君也何若?”晏子对曰:“有难不死,出亡不送。”公不说,曰:“君裂地而封之,疏爵而贵之,君有难不死,出亡不送,可谓忠乎?”对曰:“言而见用,终身无难,臣奚死焉;谋而见从,终身不出,臣奚送焉。若言不用,有难而死之,是妄死也;谋而不从,出亡而送之,是诈伪也。故忠臣也者,能纳善于君,不能与君陷于难。”在上述这段话中,晏子对忠臣的定义是“有难不死,出亡不送”,对此景公感到疑惑,在景公看来,君主给予土地和爵位使得臣下富贵,如果君王有难臣下就应为君王而死,国君出逃则臣下就应为君王送行。晏子则反其道而行之,认为如果君王能听从臣下的言论则终身无难,也终身不会逃亡。在晏子看来,所谓忠臣就要做到“能纳善于君,不能与君陷于难”,“能纳善于君”也即“能进善于君”[2]90,能给君主进善言从而使君主不陷难的就是忠臣,而不是无原则地要求臣下与君主“陷于难”。以此为出发点,《晏子春秋外篇第七高子问子事灵公庄公景公皆敬子晏子对以一心第十九》解释了晏子“事三君”的难题:高子问晏子曰:“子事灵公、庄公、景公,皆敬子,三君之心一耶?夫子之心三也?”晏子对曰:“善哉问!事君,婴闻一心可以事百君,三心不可以事一君。故三君之心非一也,而婴之心非三也。且婴之于灵公也,尽复而不能立之政,所谓仅全其四支以从其君者也。及庄公陈武夫,尚勇力,欲辟胜于邪,而婴不能禁,故退而埜处。婴闻之,言不用者,不受其禄,不治其事者,不与其难,吾于庄公行之矣。今之君,轻国而重乐,薄于民而厚于养,藉敛过量,使令过任,而婴不能禁,庸知其能全身以事君乎!”晏子“事三君”的问题多次见于《晏子春秋》,与上述记载大同小异,只是提问的主人公有所不同罢了1。高子提出一个尖锐的问题,晏子事齐灵公、齐庄公、齐景公,都受到三位君主的优待,这是“三君之心一”还是“夫子之心三”,显然“三君之心”不可能都是一样的,这是委婉地批评晏子对于君主的“不忠”。对此,晏子认为他是以“一心事百君”,所谓“一心”也即“忠心”,他以一心事三君,但灵公和庄公都不能纳其善言,故而灵公和庄公有难,作为臣子的他不必为君主而死,这是对“忠臣也者,能纳善于君,不能与君陷于难”的具体解释。郭店竹书有一篇《鲁穆公问子思》与此类似:鲁穆公问于子思曰:“何如而可谓忠臣?”子思曰:“恒称其君之恶者,可谓忠臣矣。”公不悦,揖而退之。成孙弋见,公曰:“向者吾问忠臣于子思,子思曰:‘恒称其君之恶者可谓忠臣矣。’寡人惑焉,而未之得也。”成孙弋曰:“噫,善哉,言乎!夫为其君之故杀其身者,尝有之矣。恒称其君之恶者未之有也。夫为其君之故杀其身者,效禄爵也。恒称其君之恶者,远禄爵者也。为义而远禄爵,非7子思,吾恶闻之矣!”[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