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教育学人的班集体研究之路——对话班集体建设研究专家唐云增先生

作者:张聪;唐云增 刊名:新课程评论 上传者:程其勇

【摘要】唐云增先生是我国当代著名班集体建设研究专家,长期致力于班集体建设研究,在理论与实践双重层面取得了公认的学术成就。三十余年,一万多个日日夜夜,唐云增先生在班集体建设的研究方面进行着不懈的求索与执着的探寻。

全文阅读

一 位教育学人的班集体研究之路 — — 对话班集体建设研究专家唐云增先生 文 /张 聪 唐云增 张 聪 教育学博士,东北师范大学教育学部副教授。 唐云增 中国教育学会班主任专业委 员会荣誉主任 ,中国陶行知研 究会 苏霍姆林斯基研 究专业委 员会 荣誉主任 ,全 国中小学班集体建设研究中心发起人。 唐云增先生 是我 国当代 著名班集 体 建设研究 专家 ,长期致力 于班集体 建设 研究,在理论与实践双重层面取得了公 认的学术成就。三十余年,一万多个 日 日夜夜 ,唐 云增 先生在班集 体建设 的研 究方面进行着不懈 的求索与执着的探寻。 那么,唐先 生是如何 积 淀起对 班集 体的浓浓深情,如何走上班集体建设这 条路 ,何 以建构起 独特 的视 角 、卓 越 的 理论以及不凡 的成就 的呢?为 了更加清 晰地呈现唐 先生诸多成 就背后 的思想生 成历程 ,并 以此为视 角窥探半个 多世 纪 以来 中国班集 体建设研 究 的脉 络,东北 师范大学教 育学部 副教授张聪 博士 与唐 先生进行了专题对话 。 对班集体关注的 “根”在学生时代 张 聪:唐老师,您好!很高兴能 O18 新课程评论 ·O2 够有机会 与您对话 。随着我 国基础教 育 综合改 革的持续 推进 ,现在很 多学者 非 常关注班 主任 、班 集体 建设 ,近几年 也 产生了大量 的相 关研究。而您对这些 议 题的关注 已经 很久 了,如您所 说是 “一 万个 日日夜夜”。那么 ,您最初是如何走 上这条道路的? 唐云增 :谢谢 !我是 1936年生于江 苏张家港 的农村 。1943年进入小学 ,那 个时候 中国班级 的基本样式 已经形成 了。 读 了 几 年 书 以后 就 在 农 村 种 地。到 了 1952年 ,当时有一个 政策 ,就是 根据家 庭总体情 况 以及孩 子年龄可 以 申请 到学 校继续读 书,那 时我 刚好是这样 一个政 策范围内的,所 以 1952年我就到初 中继 续读书。由于没有 经历严 格 的考试 ,我 们很省 力地就进 入初 中,所 以很 多 同学 不珍惜,上课随便讲话。 张 聪:这个时候班主任管不管? 唐云增:班 主任 也管。我们 的班 主 任叫周克昌,他知道我上课随便讲话, 当然批评我,但是也不那么严厉。所以 初一那一年 没有 改掉。到 了初二 ,周老 师提拔我为生物课代 表 ,发生 了一件事 , 让我对班主任产生了新认识 。 当时,做生物课代表可以帮老师誊 分数。有一次,我看到 自己的分数是第 二名 ,比第 一名差 0.5分 。我就 动 “坏 脑筋” 了。卷子 上不能 改 ,改 了会被 发 现的 ,于是 我就在誊 分 的时候给 自己加 了 1分。这样我就是第一名了。当时 ,我 们的班主任不管大考、小考,第二天都 要读分数的。于是,我想第二天我肯定 第一名 了。然而 ,第二 天老 师没 有读 分 数 !从那个时候开始 ,一直 到初三毕业 , 班主任 始终没有 读分数 。这件 事对我 的 影响是不得了的! 张 聪 :现在 回忆起 来 ,您从 这件 事上发现 了什么? 唐 云增 :我反 复 回忆 这件 事 ,真 的 发现 了很 多。记得 班主任那 天不再读 分 数,而我一直在等,等到了星期六,班 主任叫我过去,问我:“你跟外公一起种 地的?” 我说 :“种地 的。” 班主任 说 :“现 在稻 子 已经 出来 了, 米出来了?” 我说 :“米出来了。” 班主任说:“星期一,你背一升米来。” 我礼拜 天在 想 ,纪律 好一 点 了,成 绩上 去 了,又会 劳动 ,肯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