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四新文化运动时期安徽籍知识分子的美术观

作者:倪龙娇 刊名:美术教育研究 上传者:王艳玲

【摘要】五四新文化运动时期,一批旅外的安徽籍知识分子的美术观对于我国近现代美术的发展起到了积极的推动作用。该文通过对以陈独秀、胡适、陶行知、黄宾虹等为代表的安徽籍知识分子的分析,评价他们在五四新文化运动前后对中国美术发展态势的影响,凸显安徽籍学者在全国文化发展中的贡献。

全文阅读

五四新文化运动作为中国社会发展的重要转折点,涉及哲学、宗教、文学、政治、艺术、道德等各个方面,不仅孕育了一批思想家、文学家,而且孕育了一批美术家。其中,安徽籍知识分子尤其是旅外安徽籍知识分子群体,在当时颇具影响力,他们对于中国美术的认识和看法,既影响了中国近现代美术思潮和美术理论,也引发了国画与西画、传统与改良等方面的文化论争,其影响延续至今。一、新美术思想的引导者陈独秀、胡适在新文化运动中,安徽籍知识分子群体是个较为活跃的团体,其中,最杰出的代表就是新文化运动的领军人物陈独秀、胡适。当时,在北大任教的还有高一涵、李辛白、程演生、王星拱、刘文典等安徽籍学者。新文化运动思潮之所以迅速在安徽普及和渗透,并且声势与规模都曾一度位于全国前列,主要也是由于这些安徽籍学者在各自的人脉体系中第一时间把新文化运动的思潮传入了安徽,带动了安徽新文化运动的迅速兴起。新文化运动的中坚人物对于画家的影响,很大程度上是思想的引领和观念的转变。在安徽本土新文化运动的发展过程中,最令人瞩目的就是各种宣传新文化、新思潮的报纸刊物,其中就包括陈独秀和他创立的《新青年》。1919年,《新青年》第6卷第1号发表了陈独秀的《美术革命答吕澂》一文,这是他在提出文学革命之后掀起的美术革命的热潮。陈独秀对中国传统文化提出了批判,认为中国画必须用写实主义加以改良。事实上,陈独秀并没有就如何用写实主义改良中国画给出具体的措施,他所要做的是将美术作为救国的实用工具,美术革命只是推翻专制制度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他政治思想的组成部分,他并未真正深入探讨实践意义上的美术改良。但是,正是他的振臂高呼,使我们看到了之后如火如荼的对中国美术前途的论争和画坛格局的巨大变化。胡适曾师从美国哲学家杜威,因此,杜威的实用主义哲学成为胡适文化思想的重要基础。他曾指出:“我赞成‘全盘西化’,原意只是因为这个口号,最近于我十几年来‘充分’世界化的主张。”1这里的“全盘西化”即全盘接受欧美的资本主义文化。他的“全盘西化论”对于当时那些在美术创作和研究中否定艺术传统观点,主张用西画改造中国画的艺术家,起到了理论指导作用。尽管陈独秀和胡适的思想观念不尽相同,但他们的共同点是重新审视中国的传统文化,认为无论是文学还是艺术,都亟须改良,只是改良的程度和方式不同而已,这也引发了人们对待文化与艺术问题的重新思考。正是由于这些学者当时对于传统文化的批判,才引发了当时乃至后来美术理论界与国画界在批判传统绘画美术思潮方面的论争和思考,形成了中国近现代美术思想的重要文化背景。二、新美术思潮在安徽的传播和影响1918年5月14日,徐悲鸿积极响应美术革命的主张,在北大画法研究会做了《中国画改良之方法》的演讲,引起了当时艺术界的轰动。至此,美术也逐渐由历史的后台走向了前台,新美术思潮进入人们的视线。安徽新文化运动作为全国新文化运动的发源地之一,为吸收和传播新美术思潮提供了条件和场所。一是基督教势力的影响。安徽当时是基督教传播的重要区域之一2,西方教会在当时政府的默许下.通过传教、设立教会学校等手段,强化对安徽的文化渗透,其中,布道的主要方式是译介西方的科技、文化论著等。大批传教士来到安徽,在带来教义的同时,他们也带来了西方的科学和美术。中国最早接触到西方艺术就是通过传教士利玛窦、郎世宁等人,上海土山湾画馆等正是传教士系统传授西方艺术的场所。这一系列行动都极大地冲击了传统文化,也打开了安徽通向西学之路。二是新式学堂的影响。科举制度废除之后,受教会兴办学校、宣扬西方文化的影响,安徽一些进步乡绅积极投身于新式教育和文化事业。大量的实业学堂应运而生。尤其在安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