嘤嘤小燕唤春来——记歌剧演员刘燕平

作者:裴然 刊名:当代戏剧 上传者:甘克俭

【摘要】 壬申猴年春节,一群离退老兵在盆景园,认认真真作完“香功”,悠然起兴,从江泽民等领导同志看歌剧《党的女儿》谈到梅开四度的《江姐》,大家由衷地认为:歌剧交了好运。一位不苟言笑的骨科老大夫,知我是戏行一兵,便发问:“咱陕西那个‘兰花花’呢?”

全文阅读

戏剧春秋或或。、 燕解承 —记歌剧演员刘燕平 装 然 士 申猴 年吞 节 , 一群 离退老兵在盆景园 , 认 认真真作完“ 香功 ” , 悠然起兴 , 从江泽 民等摘 导 同志 看歌 剧《党 的 女 儿 》谈 到 梅 开 四 度 的《江妞 》, 大 家由 哀地认 为 歌剧 交 了好运 。 一位 不 苟言 笑的甘科 老 大 夫 , 知 我是 戏 行一兵 , 便岌 问 “ 咱 陕 西 那个 ‘兰花花 ’呢 ” “ 你说 的是 —” “ 刘燕平 ”她朝我竖起 大梅指 。 “ 在你 的心 里 ”我脱 口 而 出 ⋯ ⋯ 一 席搜动 心 弦 的拉拉 , 促 我欲联 级 起 记忆中闪光 的碎 片 — 年春 , 不 满 岁的刘 燕平 , 从 延安 自然科 学沈初 中部 , 来到新市场对 面 的丈 协 山 上 , 看望先她一 步在西 北 文 艺工 作团 当演 员的妞妞刘燕生 时透 热火朝 天 的袂歌运动 , 她慈咧咧跟着袂 歌 队 , 呢 呢 喃 喃 雀跃 在延 河两 岸 , 稚 气可亲 , 很 受 大 哥 、 大 妞 们 疼 爱 , 亲昵 地 呼 她 为“ 小燕 ” 。 从此 , 小 燕试 飞在 文 艺园地 , 心 田 里理 下 了 一 拉 用歌 唱 为人 民服 务的种 子 丰年 后 , 杭 战 胜 利 了 , 生 性 能歌善舜 、 爱戏 好 学 , 尚带 几 分娇 满 的小 燕 , 参 加 了埃 德 文 工团 。 在《白毛女 》中成功地扮 演黄毋一 角 从此 , 便 和歌 剧 结下 了不 解之缘 沪 那个 年 月 , 风风火火 的丈工 团 , 为 了应付一夭三上 台 , 三 天一 换防的 紧张 局面 , 在剐 团长斯丈几 即杨公愚 , 人称“ 秦腔正 宗 ” 的策划下 , 万女 团 员拿大 顶 、倒扎虎 、 提旋 、 云 手 、 走边 · ·一把 ︸战剧存秋戏 曲 艺术的功夫苦练 。 倔 强而 报精的小 燕 , 从女扮 另装地龙套 到正 而 八经扮 演秦腔《争龙珠 》中的花云夫人 、《三 回 头 》中的 吕荣儿 、《血 泪 仇 》中的东才妾 , 戏路之 广 , 一斑 可 见 。 一代丈工 团员, 在无定河两岸 , 古长城 内外 , 演歌剧 、 秦腔 , 唱 民歌 、退情 , 处战火洗礼 , 受难苦磨炼 。在毛主席伟 · ”《讲 话 》的光 照 下 , 吸吮黄土 血脉 , 茧壮 成长 。 小 燕起扁翅膀也 显得更硬捧 、 史灵便 、更叫人喜欢 。 延安 光 复后 , 接 工 团更名 为西 工二 团 , 一 、二 两 团分别随第一 歼战军转 向外线作战 在庆功演 出 、 前沿喊话 、 收容俘房 、 动 员担 架 、 护理伤 员中长 见识 , 学本摘 , 跋 涉于 渭北 高原 , 其 乐无边 小 燕牙染弃疮 , 弃 得直 叫唤 , 好一个倔单的 按德姑娘 , 硬是 坚特《做军鞋 》 、《白毛女 》 、《无敌 民兵 》的演 出 份 外的苦 军杂活 , 还要 枪着去 干 。年 月 , 一 歼 在壶梯 山 全歼 国 民党整编 师 。 西工 一 团随之在石 铺休 整 , 公开 了党的 活 动 , 在讨论 一 批积板 申请入 党 的 同志 中就有刘燕平 当有人提 出她 才 岁时 , 小 燕嗽嘴吊脸 , 以“ 刘胡兰 还没有我大 ”嗽啾 相 对 , 终 于如愿 , 救接纳为中共党 员 她 笑 了 , 笑的又 慈又甜 , 好 一 朵 红 艳艳 的 山 丹丹 , 坟 技在石 铺 后 沟 小 河边 , 在人生旅途上 留下 一记 明媚 的光点 。 年 月 日 , 西安解放 了。 西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