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港务局《文书立卷改革》项目通过鉴定

作者:程乃曦 刊名:上海档案工作 上传者:胡庆贤

【摘要】 1992年12月21日,在上海市档案局的组织和主持下,对上海港务局《文书立卷改革》项目进行了鉴定。鉴定会议听取了项目的报告,观看了立卷实况和计算机的操作演示。鉴定组一致认为:1.该项目将档案整理方法的改革与计算机应用相

全文阅读

毓锣 《 弄号索引 》, 《 上海市里弄俗称汇编 》、 《 路名对少 新旧路名 、 中英文路名对卿 》、 《 浦东新 区新路名 乏 等十几大本。 这是 吕君安 多年来利用业余时间 , 穿街 走巷 , 收集整理的结果。 “ 咯 , 这封信就要靠查阅档案了。 ” 吕君安把二封寄 自江苏省洪泽县的信函递到笔者的面前。 这也是一封被邮局退回的信。 其收信人的地址是这样的 上海市民生东路 弄春阳里 号巫 收。 吕君安打开《 弄号索引 》翻到 弄那一页 , 查得 民生东路 弄无春阳里 , 整个上海 , 含 弄号的马路 , 只有长宁路 弄有春 阳 里 。 于是他便在信封上划去民 生 东路 , 批上“ 长宁路 ”三个字。 一个疑难 , 倾刻解决。 “ 那么 , 写信人为何会把 ‘ 长宁路 ’ 误写为 ‘ 民生东路 ’呢 ”笔者有些不解 。 吕君安道 “ 那只有天知进 了 。 有些人 的糊涂劲简直让人难以相信 ” 。 他 向笔者说了这么一件事 有一 回 , 投递员被一 封信难住 了 。 只 见此信的收信人单位写着“ 上海市鸡田学校 ” , 在本市有这 么一座学校 , 倒是闻所未闻 。 吕君安翻开批查业务档案琢磨了一会 , 终于破译 出这所学校应是 “ 上海市机 电学校 ” , 原来写信人是按上海方言的谐音写的 , 真令人捧腹 。 从此 , 吕君安便在平时有意地去 了解粤语 、 闽南语等地方语的语音特点。 并把这些特点一一记录在案。 在工作中 , 他就多 了个心眼。 比如 , 有一段时间, 他接连几次碰到收信人地址为“ 上海市普先路 ”某某号的信被邮局退 回的事 。 因为上海没有 “ 普先路 ” 这条路。 吕君安想 , 这里面肯定有什么原因。 他细细推敲这些信寄信人的地址 , 发觉都是发 自苏北一带的。 后来他向苏北籍同事请教 , 才知个中原因。 原来 , “ 普先路 ” 即是“ 普善路 ” , 在普陀区 。 因为苏北方言中“ 善 ” 发“ 先 ” 音 , 于是 “ 普善路 ” 就写成了 “ 普先路 ” 了。 这个情况 , 吕君安也把它记在业务档案上 , 以提醒其他批查员的注意。 浏览吕君安的批查业务档案 , 发现在上海滩取名雷同的单位比比皆是。 以“ 黄山茶叶店 ”为例 , 淮海中路有一家 , 武昌路有一家 , 南京西路也有一家 , 还有一家在愚园路上 东南西北远开八只脚 , 这些单位的情况 , 比如门牌号码 、 邮政编码 , 电话号码都一一标明 , 这为批查工作提供了很大方便。 有一次 , 一封 “ 上海劳动新村王某收 ”的信件搁在 了 吕君安的批查桌上 。 信封上一无路名 , 二无门牌号码 , 况且本市的 “ 劳动新村 ” 有三个 , 茫茫大海捞针 , 到底哪一户王 某是真正 的收信人呢 吕君安利用信函批查档案上提供的资料 , 拨通 了一个个电话。 延安西路劳动新村回复没有 , 中华新路劳动新村查询也没有 , 最后终于在浦东三林塘 号劳动新村找到了这封信的主人。 吕君安的业务档案计有几十万条内容 , 但 吕君安还时常注意收集信息 , 充实他的档案。 哪一家公司新开 张了 , 门牌号码是多少 , 电话号码是什么 , 他从报纸电视上的广告中摘录以上 内容 , 记载于档案内 海宁路上的九耕里前几年有三幢高楼拔地而起 , 吕君安有一天途径此地 , 记住了这三幢大楼的名称 “ 长治公寓 ” 、 “ 久安公寓 ” 、 “ 振新公寓 ” 于是他的业务档案上又增加了这三幢高层建筑韵名称。 在充实内容的同时 , 吕君安更不忽视更新档案的内容。 “ 姚连生中学 ” 的前身是 “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