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货币供应对物价水平的时滞效应研究

作者:蔡玉梅 刊名: 上传者:田忠民

【摘要】货币供应与物价水平的关联关系是宏观经济学领域长期备受关注的问题,更是我国理论和实践不断探讨的问题。学者选取不同样本数据、采用不同方法,进行了大量研究,得到丰富的结论,但也存在一些争议看法。货币供应对物价水平的时滞效应,指货币供应变动(实践中常指货币供应量增速的变化)对未来某个(些)时期物价水平的持续影响;也指物价水平变化受过去某个(些)时期货币供应变动的滞后影响,包括时滞效应的“时长”、时滞效应的“强度”两方面。区别于部分研究采用滞后相关性来衡量时滞效应强度,本文侧重采用货币供应变动对物价水平变化的预测性来衡量时滞效应的强度。本文根据货币数量理论进行内生性拓展,建立包括货币供应、物价水平和经济产出的三变量向量自回归模型。构建和采用多期格兰杰因果检验(MHGC)和动态的多期格兰杰因果检验(R-MGHC),选取1996年1月至2016年12月的月度数据样本,探讨我国货币供应变动对物价水平的时滞效应的特征,包括整体特征、动态特征。多期格兰杰因果检验(MHGC)基本思路是,分别估计货币供应、物价水平、经济产出的VAR(p _t,m _t,y _t)模型,及边际过程的VAR(p _t,y _t)模型。根据两个模型向前预测h期p(t+h)的预测误差协方差阵,估计货币供应m对物价水平p的h期格兰杰因果强度:mhgc(h)。时期h刻画时滞效应的时长,格兰杰因果强度值mhgc(h)刻画时滞效应的强度。采用自助法数值置信区间,用于假设检验和统计推断。动态的多期格兰杰因果检验(R-MHGC)基本思路是,采用滚动延展的方法构建一系列的时间窗口,对每个时间窗i的样本进行多期格兰杰因果检验,估计格兰杰因果强度mhgc(h,i),“格兰杰因果强度序列”mhgc(h,i)(i=1,2,,w)刻画货币供应m对物价水平p的时滞h期的时滞效应强度的动态变化。采用多期格兰杰因果检验(MHGC)对整个样本周期进行检验,分析货币供应变动对物价水平的时滞效应整体特征。结果显示,整体特征为:(1)广义货币M2对CPI存在1至7期(个月)的时滞效应,呈现“近期强,衰减快”的走势,时滞1期最强。(2)广义货币M2对PPI存在1至8期(个月)的时滞效应,呈现“先升后降”的走势,时滞3期最强。(3)货币供应变动对生产领域(PPI)、消费领域(CPI)的时滞效应存在明显差异。对CPI的时滞效应时长较短、强度较弱;对PPI的时滞效应时长较长、程度较强;除时滞1期,对PPI的时滞效应强度均明显高于对CPI的时滞效应强度。采用动态多期格兰杰因果检验(R-MHGC),分析货币供应变动对物价水平的时滞效应的动态特征。根据“格兰杰因果强度序列”的“趋势转折”或“波峰、波谷”变化,结合国际和国内经济发展重大变化,划分样本期为三个阶段:2001/12至2008/09、2008/12至2014/03、2014/06至2016/12。两个转折点背景分别是:2008年9月国际金融危机升级为全球金融海啸;2014年5月,我国正式做出进入新常态的重大判断。货币供应变动对物价水平的时滞效应“剧烈”动态变化,呈现两个明显的动态特征:一是,在三个阶段呈现明显差异,存在阶段性动态变化特点,第一阶段弱时滞效应,第二阶段快速增强且保持强时滞效应,第三阶段快速减弱并保持弱时滞效应;二是,对生产领域(PPI)和消费领域(CPI)呈现明显的差异,存在领域差异的特点。时滞效应的阶段性动态变化特征,体现在:(1)第一阶段,时滞效应微弱。M2对PPI滞后1至4期的mhgc均值分别为0.0596、0.0533、0.0453和0.0297;效应最强的是滞后1期;M2对CPI滞后1至4期的mhgc均值分别为0.1134、0.0787、0.0249和0.0083,效应最强是时滞1期和2期。(2)第二阶段,时滞效应快速增强,进入并且维持强时滞效应。M2对PPI滞后1至4期的mhgc值均值分别为0.2685、0.5436、0.6405和0.4653。M2对CPI滞后1至4期的mhgc均值分别为0.3386、0.2209、0.2392和0.3200。(3)第三阶段,时滞效应快速减弱,进入并保持较弱的时滞效应。M2对PPI滞后1至4期mhgc均值分别为0.1139、0.1271、0.1145和0.0723,近期保持在0.1以下的水平。M2对CPI滞后1至4期mhgc均值分别0.1001、0.0777、0.0809和0.0798,近期下降到0.05以下。(4)近期时滞效应快速减弱并维持微弱的可能原因包括:我国经济进入新常态,增长速度和增长模式进入转换阶段;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改善市场供需关系;信贷货币对房地产的流向;利率市场化的基本完成,政策工具加快到以价格型为主的转型,以及货币供应统计修订相对滞后等,是弱化货币供应与物价水平关系的可能原因。时滞效应的领域差异特征,体现在:(1)对PPI和CPI时滞效应强度不仅在各阶段明显差异,强弱对比也呈现变化。第一阶段,对PPI强度较弱,对CPI相对较强;第二阶段,对PPI增强速度更快、幅度更大,明显超过对CPI的强度;第三阶段,对PPI略高于对CPI的强度。(2)时滞效应强度较大的时滞时期存在领域的差异,也在各阶段变化。第一阶段,对PPI和CPI时滞影响强度最大的是时滞1和2期(个月);第二阶段,对PPI是时滞3期,对CPI保持在时滞1期;时滞效应不仅强度增强,时滞时长也延长;第三阶段,对PPI最强时滞切换回时滞1期;对CPI保持在时滞1期;不仅效应强度减弱,效应时长也缩短。本文可能的创新和贡献包括:第一,研究角度,相对现有文献多数研究某样本期的静态特征,本文对时滞效应的动态特征的研究角度具有一定边际贡献;第二,研究方法,本文构建和采用多期格兰杰因果检验(MHGC)和动态的多期格兰杰因果检验(R-MHGC),实现对时滞时长的识别、实现对动态特征的检验,对现有研究方法有一定发展和边际贡献;第三,研究发现,本文对时滞效应的整体特征和动态特征,特别是动态特征的研究发现,对现有研究发现有较大的补充;时滞效应的阶段性动态变化、领域差异特征、以及近期时滞效应快速减弱并保持微弱的研究发现,对货币政策操作、经济主体预期等实践也具有一定的启示。当然,个人研究能力有限,本文也存在不少不足之处。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