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王卦位的形成及其与《易经》的关系

资源类型:pdf 资源大小:888.00KB 文档分类:哲学、宗教 上传者:黄阿莎
关闭
关闭
关闭
关闭
关闭
关闭
关闭
关闭
关闭
关闭

文档信息

【作者】 曹福敬 

【关键词】易经 八卦 文王卦位 四时 五行 

【出版日期】2005-02-20

【摘要】文王卦位是以中国原有的时空观念为基础,适应占筮需要形成的。最迟在西周之时,先后形成 了四时与四方相配的时空统一观念,以及五行顺次相生观念。文王卦位的安排,首先是将四时与四方相 配延展为八个时段与八方一一相配,然后据八卦的卦象、卦德排定其时位与方位,理解时位是理解卦位的 关键。在卦位的安排中,很可能已考虑到五行的循环相生。这种卦位说形成于古经《周易》成书前,《易 经》在观象系辞中利用了这种卦位说。

【刊名】周易研究

全文阅读

《易传·说卦》:“帝出乎震,齐乎翼,相见乎离,致役乎坤,说言乎兑,战乎乾,劳乎坎, 成言乎良。’,“万物出乎震,震,东方也。齐乎翼,粪,东南也。齐也者,言万物之絮齐也。离 也者,明也,万物皆相见,南方之卦也。圣人南面而听天下,向明而治,盖取诸此也。坤也 者,地也,万物皆致养焉,故曰致役乎坤。兑,正秋也,万物之所说也,故曰说言乎兑。战 乎乾,乾,西北之卦也,言阴阳相薄也。坎者,水也,正北方之卦也,劳卦也,万物之所归也, 故日劳乎坎。良,东北之卦也,万物之所成终而所成始也,故曰成言乎良。”这是关于八卦 卦位的两段文字,前段似为《说卦》成篇前原有的文字,后段则是《说卦》的简略说释。《周 易集解》卷十七引崔憬曰:“帝者,天之王气也。”后段不言“帝”而言“万物”,盖因王气的作 用体现于万物。邵雍为尊其“伏羲八卦”,而谓上引《说卦》之文是“明文王八卦”(((皇极经 世·观物外篇上》),《说卦》上言的卦位遂有“文王卦位”之称。这种八卦之位,两千多年来 影响极大,不但成为易学中经常涉及的内容,而且成为几乎所有术数进行某种立论或判断 的根据。但是,这种卦位本身却是个较难理解的问题,朱熹便曾说过:“此章所列卦位之 说,多未详者。”(((周易本义》卷四)这种卦位与《易经》的关系如何,也是今天需要深人探讨 的。本文拟在前人有关研究的基础上,就这种卦位形成的基础观念、由以排定的认识角度 和具体观念,以及它与《易经》的具体关系等问题谈谈认识。 《说卦》所言的八卦之位,后人常称为八卦方位,朱熹《周易本义》卷首所列的这种卦位 图,便是以“文王八卦方位”标名。实际上,这种卦位包括了方位与时位,而且每一卦都有 其方位与时位。如《说卦》于坤只言“坤也者,地也,万物皆致养焉”,于兑只言“兑,正秋也, 万物之所说也”,但从所言的顺序看,坤在西南方,兑在正西方。相反,《说卦》除言兑当正 秋之时,于其余七卦皆未明言其时位,但按所言的顺序推排,可知震当正春,粪当春夏之 交,离当正夏,坤当夏秋之交,乾当秋冬之交,坎当正冬,良当冬春之交。这样,每一卦皆与 一定的方向、时间相联系,是卦与方向、时间三者的统一。 任何观念都有其形成的前提基础。从已知的资料看,古代与此相关的最早的观念,并 不是卦与方向、时间的相配,而是方向与时间二者相配。《尚书·尧典》这样记载: 乃命羲、和,钦若昊天,历象日月星辰,敬授人时。 分命羲仲,宅喝夷,曰肠谷。寅宾出日,平秩东作。日中,星鸟,以殷仲春。…… 申命羲叔,宅南交。平秩南讹,敬致。日永,星火,以正仲夏。…… 分命和仲,宅西,曰昧谷。寅钱纳日,平秩西成。宵中,星虚,以殷仲秋。··一 申命和叔,宅朔方,曰幽都。平在朔易。日短,星晶,以正仲冬。··一 这里需重点理解的是“分命羲仲”等四段话的有关内容。“宅”,司马迁《史记》作“居” (《本纪第一·五帝)))。“瞩夷”,东方之地,“肠谷”亦地名。“寅宾出日,平秩东作”,《史记》 作“敬道日出,便程东作,’(同上),意思是恭敬地迎接旭日的初升,分辨耕作次序,管理春季 31 的耕种。《史记正义》:“道,音导”,“耕作在春,故言东作。”下言‘旧中,星鸟,以殷仲春”, 意思是根据昼夜长度变得均等的时间和鸟星的出现状况确定仲春。这里,将东方“蝎夷”、 “东作”与“仲春”相联系。“申命羲叔”一段中,“南交”谓南方交趾之地,“南讹”即南为,《史 记索引》:“春言东作,夏言南为,皆是耕作营为劝农之事。”“日永,星火,以正仲夏”,意思是 根据白昼变得最长的时间和火星的出现状况确定仲夏。这里又将“南交”、“南讹”与“仲 夏”相联系。后两段中,“寅饯纳日”,《史记》作“敬道日人”(((本纪第一·五帝》),意谓恭送 太阳的隐没;“平在朔易”,意谓察北方随岁时改易而冬藏之事。这两段中,又讲到根据昼 夜长度变得均等的时间和虚星的出现状况确定仲秋,根据白昼变得最短的时间和晶星的 出现状况确定仲冬。其中,又将“宅西”、“西成”与“仲秋”联系言,将“朔方”、“朔易”与“仲 冬”联系言。学术界的公认说法,《尧典》的成书年代不晚于西周,这说明最迟在西周之时, 人们已认为东与春、南与夏、西与秋、北与冬等方位与时间具有某种统一性。 何以会有这种方位与时间相统一的认识呢?首先恐与人们对四方、四时气温的感知 有关。中国南方热而北方冷,夏天热而冬天冷,故南配夏而北配冬。至于东配春而西配 秋,恐又与视觉中每日太阳的运行路线及一日中寒温变化的感知有关。每年皆春、夏、秋、 冬地循环,每日气温则随太阳的东升、南悬、西落、北没而象四时一样由寒而温,由温而热, 由热而凉,由凉而寒地变化,这又是一个小循环,故将二者一致起来,将太阳东升之地配 春,西落之地配秋。由《尧典》继“寅宾出日”言“东作”、“仲春”,继“寅饯纳日”言“西成”、 “仲秋”,可知上述推测是符合古人思想意识的。 《尧典》之后,将四方与四时相配,最明显的当属《吕氏春秋》的十二纪及具有此种内容 的《礼记·月令》。如十二纪言: 孟春之月……其日甲乙……天子居青阳左个……先立春三日,太史渴之天子日: “某日立春,盛德在木。”天子乃斋。立春之日,天子亲率三公、九卿、诸侯、大夫以迎春 于东郊。 孟夏之月……其日丙丁……天子居明堂左个……先立夏三日,太史渴之天子曰: “某日立夏,盛德在火。”天子乃斋。立夏之日,天子亲率三公、九卿、大夫以迎夏于南 郊。 孟秋之月……其日庚辛……天子居总章左个……先立秋三日,太史渴之天子日: “某日立秋,盛德在金。”天子乃斋。立秋之日,天子亲率三公、九卿、诸侯、大夫以迎秋 于西郊。 孟冬之月……其日壬癸……天子居玄堂左个……先立冬三日,太史渴之天子曰: “某日立冬,盛德在水。”天子乃斋。立冬之日,天子亲率三公、九卿、大夫以迎冬于北 郊。 在记天子于十二月的每月所居之后,还有乘、驾、载、衣、服不同颜色之物的记述,如孟 春月“乘莺格,驾苍龙,载青旅,衣青衣,服青玉”等,为避免繁锁而不一一引述。《吕氏春 秋》成书于战国末年,其中内容的形成情况比较复杂,但像上述天子于各月居于不同处所, 乘、驾、载、衣、服的不同及太史于四立前渴见天子,天子于四立日分别率众臣迎四时于东 南西北郊的情况,当属西周时事,因春秋以降,“礼崩乐坏”,诸侯对天子的朝见也大为减 少,不可能迟至这段时间又新增这些做法,亲率诸侯迎春迎秋之事更难做到。由中更可证 32 明西周时东与春、南与夏、西与秋、北与冬相配的观念。与《尧典》有别的是,其中增加了五 行之说。首先是木、火、金、水分旺于春、夏、秋飞冬。由于春、夏、秋、冬配以东、南、西、北, 则木、火、金、水的旺方自然与此一致。此外,十二纪、《月令》于“季夏之月”继“其日丙丁”, “天子居明堂右个”等语之后,又言: 中央土,其日戊己……天子居太庙太室…… 按“太庙太室”及前引的“青阳左个”、“明堂左个”、“总章左个”、“玄堂左个”等皆为《大戴礼 记》所言的“明堂九室”之名。此太庙太室位明堂九室的中央,与“中央土”的观念一致。土 位中央,而于季夏之月的后段时间行与其相符之事,应该说是基于土寄旺于此时,而木、 火、土、金、水顺次相生的观念,因此时恰好位于盛德在木、在火的时段之后和在金、在水的 时段之前。较早的五行相生观念,还可于春秋人名见之。王引之《经义述闻》卷二十三《春 秋名字解话》谓“秦白丙字乙”,“取火生于木”,即乙木生丙火;“郑石癸字甲父”,“取木生于 水”,即癸水生甲木;“楚公子壬夫字子辛”,“取水生于金”,即辛金生壬水;“卫夏戊字丁”, “取土生于火”,即丁火生戊土。其中白丙事在禧公时,属春秋早期。但五行相生的观念由 形成到具体用于人名必然有个过程,其形成时间当早于春秋。这种推论,与上面推断十二 纪、《月令》所记的某些事情包括其中体现的五行相生观念当在西周之时是一致的。 但是,《说卦》所言的卦位,从方位说,包括四正四隅的八方,这比《尧典》和十二纪、《月 令》言及的东、南、西、北有更具体的区分。从时位具体些说,震当春中四十五日,在春分前 后;翼当春夏之交四十五日,在立夏前后;离当夏中四十五日,在夏至前后;坤当夏秋之交 四十五日,在立秋前后;兑当秋中四十五日,在秋分前后;乾当秋冬之交四十五日,在立冬 前后;坎当冬中四十五日,在冬至前后;良当冬春之交四十五日,在立春前后。①四立与二 分二至,共“八节”。《尧典》及十二纪、《月令》对四时的每一时按孟、仲、季划分,而且后二 者也讲到四立日,但其中明显的时间观念是四时与十二月。而《说卦》的八卦卦位说需要 有对一年时间按上述八个时段的划分。虽然与八卦对应的八个时段未必一定要待八节的 观念(或相当于八节的观念)出现才有办法划分,但随这种观念出现而划分的可能性更大, 因为这八个时段与八个节令在数量观念上是一致的。 八方或九方(八方加中央)虽不及四方、五方(四方加中央)观念形成得早,但不可能晚 于西周之时。前文言及的明堂九室,即分别位于中央与八方。西周的井田划地为九区,其 实也是与中央、八方的观念相联系。至春秋初叶,八方的事物已可省言其方,如《左传·隐 公五年》言:“夫舞,所以节八音而行八风”,八风即指八方之风。“八节”一词于《周脾算经》 始见,但相当于此的观念却出现很早。《左传·嘻公五年》: 五年春,王正月辛亥朔,日南至。公既视朔,遂登观台以望。而书,礼也。凡分、 至、启、闭,必书云物,为备故也。 杜预注:“分,春秋分也。至,冬夏至也。启,立春、立夏。闭,立秋、立冬。云物,气色灾变 也。《传》重申周典。”《传》用一“凡”字,说明了于此八个节令必书云物并非始于嘻公五年 ①《灵枢经·九宫八风篇》的“合八风虚实邪正”图将八卦分别配于四立和二分二至之时;《易纬.乾凿度》:勺\ 卦用事,各四十五日,而备岁事。”《说卦》关于八卦之位的说法是非常简略的,若就时位具体理解,则应该如以上所述。 “四十五日”是略举整数而言。 33 时,而注谓“重申周典”,更认为西周以来便已如此。 以上是讲与八卦之位有关的时空观念,同时也涉及到较早的五行循环相生观念。其 中,《尧典》以东、南、西、北配春、夏、秋、冬的观念最为原始。接下来的问题是,在八卦与时 间、方向的相配中,是首先延展《尧典》以来的观念,在四方配四时的基础上将八方与前述 八个时段相配,然后再与八卦相配,还是直接地以八卦去配方向、时段?答案必然是前者, 因为,《尧典》所言的四方与四时相配合的时空统一观念不但形成在先,相沿已久,而且深 具权威性,是首先必须顾及而且自然会首先顾及的。那么,顺着《尧典》所言的思路,自然 是春分前后的正春配以正东,夏至前后的正夏配以正南,秋分前后的正秋配以正西,冬至 前后的正冬配以正北。在此基础上,便有其余四个时段按照时序与其余四隅方向顺理成 章地相配。完整地说,即春分、立夏、夏至、立秋、秋分、立冬、冬至、立春前后的时段一一对 应地配以正东、东南、正南、西南、正西、西北、正北、东北。 再接下来的问题是,以何具体观念分别安排八卦之位于上述统一的八个时段与八方? 在前人的探讨中,《周易折中》卷十七曾援引一些解说,其中下述一些说法更值得重视。 郑氏康成曰:“万物出乎震”,雷发声以生之也。“齐乎龚”,风摇动以齐之也。洁, 扰新也。“万物皆相见”,日照之使光大。“万物皆致养”,地气含养,使秀实也。“万物 之所说”,草木皆老,扰以泽气说成之。“战”,“言阴阳相薄”,西北阴也,而乾以纯阳临 之。坎,“劳卦也”,水性劳而不倦,万物之所归也。万物自春出生于地,冬气闭藏,还 皆入地。“万物之所成终而所成始”,言万物阴气终,阳气始,皆良之用事也。 龚氏焕曰:土无时不养,然于西南夏秋之交,土气正旺,致养之功,莫盛于此,故曰 “致役乎坤”。又曰“成言乎良”,良亦土也。养者成之渐,成者养之终,又将于此而 始,此土无不在,养物之功,成始而成终者也。 郑氏樵曰:……西北盛阴用事,而阴气盛矣。非至健莫能与争,故阴阳相薄,曰 “战乎乾”,而乾位焉,战胜则阳气起矣。 项氏安世曰:后天之序,据太极既分之后,播五行于四时也。震、奚二木主春,故 震在东方,龚东南次之。离火主夏,故为南方之卦。兑、乾二金主秋,故兑为正秋,

1 2 3

问答

我要提问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