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研究与国际政治学

作者:王新生 刊名:日本学刊 上传者:王银德

【摘要】在日本;"国际政治学"一般被定位为"国际关系论"的一个研究领域;甚至将"国际关系论"定义为"对反映到国际的各种政治关系中的法律、政治、经济、文化、社会、历史等各种因素进行的整体性研究";并将"国际法、国际组织论、国际政治论"作为"国际关系论"的"三项研究内容";但进入20世纪以后;随着各国之间的关系日益密切;国际关系学的研究对象逐渐扩大;而且焦点更多地放在国家之间的各种政治关系;因而国际关系学反而被置于国际政治学之下;

全文阅读

日本研究优秀论文40篇”摘编◎ 朱子学的“理” “气”范畴成为日本近代引进西方自然科学技术的重要 媒介,这可以说是朱子学传到日本后的一种与中国不同的发展模式。因此深 入解析安东省庵等海西朱子学派在日本思想史上的独特价值和地位,并进一 步以此为例考察中国朱子学在日本江户时代的传播和发展,以及朱子学对日 本近代化所发挥的作用是十分必要的。 (原载于《中国哲学史》2018年第4期) 历史研究与国际政治学 王新生 在日本,“国际政治学” 一般被定位为“国际关系论”的一个研究领域, 甚至将“国际关系论”定义为“对反映到国际的各种政治关系中的法律、政 治、经济、文化、社会、历史等各种因素进行的整体性研究”,并将“国际 法、国际组织论、国际政治论”作为“国际关系论”的“三项研究内容”。 但进入20世纪以后,随着各国之间的关系日益密切,国际关系学的研究对象 逐渐扩大,而且焦点更多地放在国家之间的各种政治关系,因而国际关系学 反而被置于国际政治学之下。 更为重要的是,从古典外交史发展而来的国际史,也称为“国际政治史” 或者“国际关系史”,因而国际政治学从一开始就与历史研究密不可分。不仅 早期的国际政治学者本身为历史学家,而且现代国际政治学直接产生于历史 研究与外交史,这也是日本国际政治学会成立时提议将其名称定为“外交史 学会”呼声很高的重要原因之一,其背景就是创建学会的人物以研究外交史、 国际政治史的学者为中心,而且最初发表的论文大多为历史研究领域的成果, 直到20世纪末依旧凸显这一倾向。 国际政治学在很大程度上以历史研究为基础,特定课题本身就是历史, 例如对东亚近代以来国际关系的研究。尽管过去日本的近代东亚国际政治研 究大多以中国为中心,但其视角却来自区域之外,即首先从日本、英国、美 国等视角设定课题,随后将中国的史料运用于其中,今后应以从中国视角考 察的中国外交史为基础的东亚国际政治史与以往从外部考察中国的东亚国际 —199 — ◎日本学刊2019年增刊 政治史的两种背景相结合,描述东亚的国际政治史。20世纪90年代后,由于 中国在全球化背景下的急速发展,中国外交史研究也发生了很大变化。首先 是出现一种学术趋势,即中国留学生同时使用中国史料与日本、欧美史料, 从国际社会中的中国这一视角描述历史。 将国际政治学放在历史背景下加以实证性考察,其结论也尽可能地接近 历史发展的必然性。尽管国际政治学理论也不断发生变化,甚至有回归历史 研究之说,但如果过度强调国际政治研究的理论性,则难以得出较为客观的 结论。例如尽管新现实主义理论历史性地论证国家不是因相互对抗而集结势 力,而是根据各自优势形成的“专业化”组织,其结论只能是“非历史性” 或“反历史性”。 国际政治学与历史研究是理论与历史的关系。所谓“理论”是指国际政 治学的范式,所谓“历史”是外交史或国际关系史。尽管受后现代主义的影 响,外交史研究逐渐势弱,而且受社会史影响较重,但国际政治学理论与历 史研究的合作却日趋密切。对那些关注国际体系发展的历史学者来讲,“全球 化社会复合式相互依存模式”具有较强的范式作用。相反,历史学者对这一 理论的检验对国际政治学者也具有许多启发意义。正因如此,尽管国际法、 国际政治学、国际关系论各自具有独特的理论与方法,但具体到研究课题仍 然需要拥有特定事例相关的详尽资料,对其进行深入分析方能得出客观的 结论。 (原载于《国际政治研究》2018年第5期) 日本对华政策与中日关系 武寅 中日关系对中国来说是极为重要的双边关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