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所认识的钱稻孙先生

作者:文洁若 刊名:各界 上传者:文国祥

【摘要】文洁若从事日本文学方面的编辑三十余年;在她看来;在翻译日文作品方面;周作人和钱稻孙都是“大师级”的人物;二人的翻译成就不相上下;除此之外;二人还有一个共同点:政治上都失过足;这也是他们的成就不被瞩目的原因;钱懂得音乐、戏剧、美术、医学;还精通日、意、德、法文;

全文阅读

◎各界丨我的回忆 我所认识的钱禾自孙先生 文洁若从事日本文学方面的编辑三十余 年,在她看来,在翻译日文作品方面,周作人 和钱稻孙都是“大师级”的人物,二人的翻译 成就不相上下。除此之外,二人还有一个共同 点:政治上都失过足。这也是他们的成就不被 瞩目的原因。钱懂得音乐、戏剧、美术、医学, 还精通日、意、德、法文。 在我从事日本文学编辑工作的这三十几年中 间,时常感到像早年的一些本国学问底子厚,文笔 好,而对所译作品又理解得那么透彻的“大师级” 老译者,今天可真难觅到!怀着这种遗憾,我写过 周作人,现在再谈另一位大翻译家:钱稻孙。在日 本文学翻译的成就方面,这两位是不相上下的。他 们的学问都非常渊博。钱稻孙懂得音乐、戏剧、美 术、医学,还精通日、意、德、法文。早在30年代, 他就用离骚体从意大利文译过但丁的《神曲》,并 编过一部日本语法讲义。 我之所以在写过周作人之后,又来写钱稻孙, 首先是由于我同这两位老前辈在编辑业务上都打过 7年交道,而同钱稻孙,还有过一段难忘的师生之谊。 考虑到他们两位在政治上均失过足,我迟迟未敢动 笔。但是,我又一直觉得,不应因此而完全抹杀他 们在学术上的卓越贡献。 1950年夏天大学毕业后,我考入三联书店总 管理处,当一名校对。次年3月,人民文学出版 社成立了,我被调去做编辑工作。自1958年11 月起,就从生了重病的老编审张梦麟手中接过日 本文学这一摊。当时的情况是:日文译者虽然很 多,但是能胜任古典文学名著的译者,却是凤毛 麟角。例如江户时代杰出的戏剧家近松门左卫门 的净瑠璃(一种说唱曲艺)就一直找不到合适的 译者。起先约人试译了一下,并请张梦麟先生(他 病愈后,改任顾问,不再编稿了)鉴定,他连连 摇头。我就改请钱稻孙先生译了一段送给他过目, 这回张先生读后说:“看来是非钱先生莫属了。” 于是只好请钱先生先放下已翻译了五卷的《源氏 物语》,改译近松的作品和江户时代著名小说家 井原西鹤的选集。同时,钱先生还在补译《万叶 集选》,出版社并且希望他能将旧译《伊势物语》 和《日本谣曲选》也整理出来。 1962年的一天,我听见人民文学出版社副社长 楼适夷在隔壁的办公室对总编室主任郑效洵说:“派 文洁若去把钱稻孙那套本事学过来吧。”接着,楼 社长就向司机班要了一辆车,陪我到西四受壁胡同 的钱家去。 一进门,楼社长就说:“钱先生,我给你带来 了个女弟子。” 34 我的回忆1^9^05» 出版社自1958年起,每月原预付给钱稻孙 100元生活费。交稿后,由稿费中扣除。那天商定, 由于我去学习,占了他的时间,自即月起,调整 为每月150兀。从此,我每周上午去他家三次。 从小学到大学,我一生有过不少位老师,然而没 有一位可以称得起恩师的— 就是除了一般课程 外,还给过我特殊指导的。现在回顾起来,钱稻 孙先生确实是我在日文及日本文学研究方面的一 位引路人。 钱稻孙的毕生志愿是完成《源氏物语》的翻译。 那时,这部日本平安时代的名著已改约丰子恺先生 翻译了。于是,楼社长带我去他家那次,他就不无 遗憾地提岀这个问题。楼社长回答说:“像这样一 部名著,完全可以有几种译本。将来您还是可以重 新翻译嘛。” 今天回想起来,当初请钱稻孙放下《源氏物语》, 改译近松门左卫门和井原西鹤的作品,还是做对了。 像和时间赛跑似的,丰子恺于1966年前夕总算把 91万字的《源氏物语》译完,该书已于80年代初 分三卷出齐。 倘若仍滞留在钱稻孙手里,以他的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