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我国值班律师制度的理论分析与路径探讨 ——以新《刑事诉讼法》为视角

作者:沈芳 刊名:青年时代 上传者:常淑俊

【摘要】法律援助值班律师制度作为我国司法改革的重要内容;对实现刑事案件律师辩护全覆盖;保障被追诉人人权具有重要意义.2018年《刑事诉讼法》的修改对该制度予以肯定;但在本身定位、享有权利等问题上仍存在立法缺漏.实践中;应当将值班律师置于"准辩护人"地位;赋予其基于了解案件事实而应享有的相应权利;并建立协调机制;完善制度内外部衔接;加强程序保障;以实现对被追诉人普遍有效的法律帮助.

全文阅读

2019年6月下 189 青年时代 YOUTH TIMES . 法律视角 . 对我国值班律师制度的理论分析与路径探讨 ——以新《刑事诉讼法》为视角 沈 芳 南京师范大学法学院 江苏 南京 210000 摘 要:法律援助值班律师制度作为我国司法改革的重要内容,对实现刑事案件律师辩护全覆盖,保障被追诉人人权 具有重要意义。2018年《刑事诉讼法》的修改对该制度予以肯定,但在本身定位、享有权利等问题上仍存在立法缺漏。实践 中,应当将值班律师置于“准辩护人”地位,赋予其基于了解案件事实而应享有的相应权利,并建立协调机制,完善制度内 外部衔接,加强程序保障,以实现对被追诉人普遍有效的法律帮助。 关键词:刑事辩护;值班律师;新《刑事诉讼法》 新《刑事诉讼法》于第三十六条、第一百七十三条和第 一百七十四条对值班律师相关内容进行了规定,使之能够在以下 五个层面保障被追诉人的权利:(一)提供法律咨询;(二)提 供程序选择建议;(三)帮助申请变更强制措施;(四)向检察 官提供定罪量刑意见;(五)作为签署认罪认罚具结书的“见证 人”。但是法律并未对值班律师的身份作出定性,导致无法基于 此确认值班律师在提供法律帮助时所享有的权利和需履行的义 务;同时,法律对值班律师在实践过程中相关协调机制的规制也 存在缺漏。 一、值班律师制度的理论分析 (一)值班律师制度的定位:对指定辩护的补充 现代刑事司法呈现出专业化、精细化的趋势,被追诉人作 为非专业人士往往缺少相应的法律知识,加之犯罪嫌疑人的人身 自由受限,无法对自己在诉讼过程中的行为保有准确且清晰的认 知,而法律援助则可有效改善这一问题。 虽然原《刑事诉讼法》第三十五条,规定强制指派辩护适 用范围之余,还规定了依申请而进行的指派辩护,但指派辩护 的范围仍然有限,“主要表现在涵盖犯罪面过窄,即只有特殊 种类的人和重刑犯享有国家义务性的法律帮助,而这种情形下 的犯罪占比并不大”。[1]此时,在法定及酌定指定辩护情形之 外,尚未委托辩护人的被追诉人似乎无从获得法律援助,也无 法对自己是否应当委托辩护产生合理认识,这就需要新《刑事 诉讼法》确定的,在指定辩护之外能够普遍提供一般法律咨询 的值班律师制度,来做好衔接工作。 当然,值班律师制度可能存在更注重数量上的普及而不能 切实保证个案法律援助质量的问题,但依据《关于开展法律援 助值班律师工作的意见》、新《刑事诉讼法》的规定,值班律 师所提供的服务大多处于解答法律咨询阶段,后期的出庭辩护 等服务仍由被指派或委托律师提供,且基于我国目前刑事案件 辩护率低的现实困境,其对法律援助质量虽有一定要求,但显 然略低于对提供法律帮助普及度的要求。 (二)值班律师的角色定位:准辩护人 新《刑事诉讼法》以列举的方式对值班律师“提供法律 帮助”的工作职责进行了确认,但其中未涉及也未禁止“出庭 辩护”功能的可能存在,同时,值班律师在诉讼过程中享有的 权利也并不明晰,这使大众对值班律师的角色定位认识较为模 糊。此前,两院三部发布《关于开展法律援助值班律师工作的 意见》,其中明确提出“法律援助值班律师不提供出庭辩护服 务”。在新《刑事诉讼法》对此问题尚未有明确回应的前提 下,该文件虽不属正式法律规范,但其表达的宗旨应当适用, 这也与笔者上文对“值班律师制度是指定辩护的补充”这一定 位有一定的相通性。在律师资源有限且分布不均的现实困境 下,如果赋予值班律师出庭辩护的职责,虽然在一定程度上可 以方便个别被追诉人,但实际上为使被追诉人普遍得到法律帮 助这一目标增加了巨大难度。同时,若欲赋予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