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议互联网对于公众舆论的积极意义——网络时代重读沃尔特·李普曼的《公众舆论》

作者:吴斐 刊名:东南传播 上传者:董春林

【摘要】在《公众舆论》一书中,沃尔特·李普曼以其深刻的洞察力分析了阻碍公众舆论成为一股独立的力量的种种因素,这种分析自然给人以"公众舆论是不可能的"的结论。本文结合李普曼的思路,从公众舆论的三要素切入探讨互联网时代的公众舆论,认为互联网发展的前景将使公众舆论一步步接近可能。

全文阅读

2009 年第 4 期 (总第 56 期) 推进创新理论 探索创新实践 DONGNANCHUANBO 一、沃尔特·李普曼:公众舆论是不可能的 (一)公众舆论 公众舆论,仅从其字面上理解,意指公众对于特定的社会公共事务公开表达的意见和态度。舆论的主体是公众,它是由社会上占大多数的具有独立的自我意识的个人组成的;舆论的客体是涉及公共利益的社会公共事务;舆论的本体是公众对于公共事务的评价性意见。 对公众舆论的定义只能是字面上的,而且只能是为了论述方便而作出的尝试性举动,因为一旦深究它在本质上到底是个什么东西,任何人都会坠于无底深渊。李普曼用了整整一本书讨论“公众舆论”,但他最终也没有给出公众舆论究竟是什么的定义,他只不过让我们明白了公众舆论是多么名不符实、难以捉摸。 字面意义与本质意义的差别是永远无法弥合的,但我们却可以从字面意义中梳理出几条清晰的脉络,以便在学术语境中去讨论,看看现实中究竟是哪些因素使得公众舆论的本质变得扑朔迷离。 1、公众舆论的客体 公众舆论的客体当然是来自 “外部世界” ( “外部世界的这 些特征,我们简略地称作公共事务”①),但人们“在与外部世界发生关系时”却“频频误入歧途”,因为有许多因素“妨碍他们接近事实真相” : “它们就是人为的审查制度,社会交往受到的限制,每天能够用以关注公共事务的时间比较匮乏,由于不得不压缩成简短的消息而对事件造成的歪曲报道,用琐细的语汇表现复杂世界所面临的困难,以及最后,面对那些似乎威胁人们既定生活方式的事实真相时所产生的忧虑。”② 2、公众舆论的主体 公众的头脑充斥着“日积月累的想象、偏见和成见”,他 们的注意力和想象力已经被支配,他们的兴趣点只有在自己身上时才是真实的,除此之外全是“流行的虚构” , “有限的外来消息”使他们形成了一套门户之见,并自以为是地认为“这符合他所感到和构想的自身利益”。除此之外,公众也从来都不是独立的, “除了我们生活中极少数转瞬即逝的问题以外,我们在所有问题上能够做到的最大独立就是大力增加能让我们恭恭敬敬聆听其高见的权威的数量。”③ 3、公众舆论的本体 了解外部世界的通道障碍重重、思考外部世界的头脑浑浑噩噩,我们还能指望在此基础上形成的意见是可靠的吗?“不同见解组成的公众舆论”变得“模糊不清”,其含义“从五光十色的混合体接近了中间色调”,以至于“在以达成表面一致为目的而冲突依旧的场合,向公众发出呼吁时运用愚民政策是屡见不鲜的”④。“直接行动的极限”不过就是“人人都在某个呈现在大众面前的争端中出于各自的实际目的而说‘是’或者说‘不’的权力”⑤。群体的意见也是可以由少数所谓领袖通过象征煽动起来的, “通过精心安排能够制造出同意, 这一点是无可否认的。”⑥ 公众舆论的三个要素都被消解了,所以,在李普曼的笔下,它就只能堕落成为“他人脑海中的图像” : “关于自身、关于别人、关于他们的需求、意图和人际关系的图像”, “这些对人类群体或以群体名义行事的个人产生着影响的图像,就是大写的舆论。”⑦ (二)报纸与公众舆论 李普曼是把报纸作为公众舆论的主要载体加以讨论的。自大众传媒产生以来,报纸实际上就已是公众舆论的题中应有之义了。李普曼对报纸与公众舆论关系的分析,实际上深刻触及了所有媒体尤其是传统媒体(报纸、广播、电视)与公 浅议互联网对于公众舆论的积极意义 ———网络时代重读沃尔特·李普曼的《公众舆论》 吴 斐 (浙江大学传媒与国际文化学院新闻学所 浙江 杭州 310028) 摘 要:在《公众舆论》一书中,沃尔特·李普曼以其深刻的洞察力分析了阻碍公众舆论成为一股独立的力量的种种因素,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