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诗经》弃妇诗中的植物与动物意象

作者:陈中林 刊名:时代文学(下半月) 上传者:邓龙辉

【摘要】《诗经》是我国第一部诗歌总集,弃妇诗是其重要的组成部分。在爱情与婚姻中失意的女子往往就近取譬,采用身边多种植物和动物的意象来表达内心的凄苦、无奈和怨恨,体现了弃妇诗"温柔敦厚、怨而不怒"的抒情风貌,蕴含着极深的文化内涵与美学价值。

全文阅读

/2014.4 下半月 gudianwenxuemanbu 古典文学漫步 论《诗经》弃妇诗中的植物与动物意象陈中林 摘 要:《诗经》是我国第一部诗歌总集,弃妇诗是其重要的组成部分。 在爱情与婚姻中失意的女子往往就近取譬, 采用身边多种植物和动物的意象来表达内心的凄苦、无奈和怨恨,体现了弃妇诗“温柔敦厚、怨而不怒” 的抒情风貌, 蕴含着极深的文化内涵与美学价值。 关键词:《诗经》弃妇诗;植物意象;动物意象 《诗经》是我国第一部诗歌总集,收入自西周初年至春秋中叶五百年的诗歌 305 首,内容涉及历史叙事、农事生产、战争徭役、爱情婚姻等很多方面,具有较强的政治与道德色彩。 弃妇诗可以说是全诗中最具价值的部分之一,虽为数不多,但在人物形象的刻画和情感表达的方式上都具有独特的艺术风格和审美情趣。 《诗经》 中的弃妇诗有如下几篇:《卫风·氓》、《小雅·我行其野》、《召南·鹊巢》、《小雅·白华》、《邶风·谷风》、《小雅·谷风》、《王风·中谷有蓷》、《秦风·晨风》、《召南·江有祀》、《邺风·日月》、《郑风·遵大道》、《邺风· 终风》等(有的篇目曾在不同文献中被认定为疑似弃妇诗,本文把它们统归为弃妇诗一类)。 从刻画的人物形象来看,有商人之妇(召南·江有祀》)、贵族之妇(《邺风· 日月》)、小贩之妇(《卫风·氓》)、贫民之妇《邺风·终风》中的《邺风·谷风》),虽来自不同的社会阶层,但她们的遭遇本质相同,同属天涯沦落人。 从情感表达方式上看,诗人巧妙地描写草、 木等植物意象和飞禽类的动物意象来起兴、比德、象征和抒情(除《小雅·谷风》、《郑风· 遵大道》、《召南·江有祀》、《邺风·日月》、《邺风·终风》几篇外, 其他的诗歌全部详细描写了植物和动物的形貌、习性、成长过程、生活环境),展现出独特的意蕴美和形式美。 虽是怨妇诗,因了这些动、植物意象的渗透,致使诗人在个人感情表达时,言辞均较为平和节制,从头至尾都没有恶语恶声,纵使提到抛弃自己的薄情郎,也只是无奈地发出“乃如之人兮”、“俾也可忘”(《邺风· 日月》)之类的喟叹和幽怨,这使得《诗经》中的怨妇诗有别于其他的怨妇诗,体现出一种“温柔敦厚、怨而不怒”的抒情风貌,蕴含着极深的社会学意义。 据孙作云先生的统计,“《诗经》305 篇中, 共记载 动、植物 252 种;植物为 143 种,内含草类 85 种、木类58 种;动物为 109 种,内含鸟类 35 种、兽类 26 种、虫类33 种、鱼类 15 种。”[1]而弃妇诗中提到的动、植物有十多种,如:桑叶、斑鸠、葑、菲、蓷、喜鹊、白鹤、荼、荠、菅、白茅、稻田、栎树、棣树、驳树、秃骛、鸳鸯、斑鸠、晨风鸟(鹯鸟)等。 刘勰说:“人秉七情,应物斯感,感物吟志,莫非自然。 ”[2] 在诗人笔下,这些动、植物意象与抒情主人公的情感息息相通。 面对被弃的遭遇,诗人无法排遣心中的忧愤,她看到大自然中柔弱的草木,就会产生同病相怜的感觉;相反,当她看到自然界欣欣向荣、互亲互爱的动、植物时,联系到自己青春不再、流离失所的境况,也会发出物是人非、人不如物的慨叹。 依据诗人的创作心理和情感的不同,诗中的动、植物意象大致可分为两类:一类是“同病相怜”型意象,在外在形貌上表现为孤独柔弱、平淡质朴型的草木,或是遭到世界冷落的动物,象征着爱情不幸的弃妇;另一类为“物是人非”型意象,表现为“万物适得其所,人却流离失所”,体现了物性与人性的矛盾。 一、“同病相怜”型意象 在《诗经》的弃妇诗中,描写了多种动植物形象,如桑叶、斑鸠、葑、菲、蓷、喜鹊、白鹤等,最常见作用就是作为意象起兴、比喻。 经过探微不难发现,这些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