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物理学研究中心从德国向美国的转移

作者:李工真 刊名:中国地质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上传者:欧阳晓安

【摘要】1933年后为逃离希特勒魔掌而流亡美国的德国物理学家们,准时地完成了一场早在20年代中后期就已悄然开始的世界物理学研究中心的转移。这场转移是通过德国的物理学家共同体逐步瓦解、人才不断外流,美国的物理学科稳步发展、力量不断得到补充为标志。从这个意义上讲,以爱因斯坦为首的德国流亡物理学家们向西半球美国的转移,为美国的世界物理学研究中心地位的确立起到了最终定格的作用。

全文阅读

第14卷第6期 中国地质大学学报 (社会科学版) Vol.14No.62014年11月 Journal of China University of Geosciences(Social Sciences Edition) Nov.2014 世界物理学研究中心从德国向美国的转移 李工真 摘 要:1933年后为逃离希特勒魔掌而流亡美国的德国物理学家们,准时地完成了一场早在20年代中后期就已悄然开始的世界物理学研究中心的转移。这场转移是通过德国的物理学家共同体逐步瓦解、人才不断外流,美国的物理学科稳步发展、力量不断得到补充为标志。从这个意义上讲,以爱因斯坦为首的德国流亡物理学家们向西半球美国的转移,为美国的世界物理学研究中心地位的确立起到了最终定格的作用。 关键词:世界物理学研究中心;学术共同体;物理学家 中图分类号:G649.1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671-0169(2014)06-0114-06 作者简介:李工真,历史学博士,武汉大学历史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湖北 武汉430072) 1933年4月7日,刚上台不过两个多月的希特勒政权,以种族和政治原因为由,通过 《重设公职人员法》,开展了一场 “文化清洗运动”。这场运动在整个第三帝国的大学和研究机构中,导致了2 400多名有犹太血统、有民主进步思想的科学家遭到驱逐。在逃离纳粹德国的1 400多名流亡科学家中,有1 090名流亡到了美国,他们当中约有100名是物理学家。然而这场发生在他们个人身上的德国悲剧,却一变而成为了对他们的客居国美国的一场始料未及的幸运[ 1](P170)。因为正是他们,为美国物理学科的发展提供了不可或缺的、关键性的智力支持,从而将美国迅速送上了世界物理学研究中心的位置上。 但是人们不应忘记,以爱因斯坦为首的德国流亡物理学家们并非来到了一个科学上一团死水的国家,恰恰相反,他们之所以会选择这个国家作为流亡的客居国,是因为他们受到了美国科学同仁的素质以及美国大学和研究机构的工作环境的吸引,并看到了这个国家未来科学发展上的光明前景。本文将通过对1933年前后美、德科学界局势的相反发展,以及德国物理学家流亡美国的重大意义的研究来证明:20世纪30年代美国的世界物理学研究中心地位的确立,以及随之带来的自然科学上的快速发展,是德国流亡物理学家与他们的美国新环境之间相互作用的结果,这两者之间的共栖性是不容分离的。正是这种共栖性,才导致了世界物理学研究中心在20世纪30年代发生了从德国向美国的转移。 一、物理学国际化运动的发展与美国物理学的快速进步 自1815年以来,美国的高校一直是以 “现代教育之父”威廉·冯·洪堡所开创的德国现代化大学体制为榜样,甚至连美国大学的研究生院体制也是仿照德国大学的模式建立起来的。当19世纪末20世纪初德国取代英国和法国成为世界科学文化中心时,美国在科学和教育方面还只能算是德国的学生。那时美国的青年才俊也是以能到德国的大学留学而感到自豪,仅在1815年至1914年的这100年里,德国就为美国培养了1万名博士。然而人们惊奇地发现:当1933年德国政局发生剧变后,美国却成为了所有那些以追求科学成就为第一目标的德国流亡物理学家们最为理想、最为自然的选择。这种变化有着相当复杂的原因,它首先涉及20世纪20年代以来物理学国际化运动对美国的深刻影响。 1918年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后,物理学成为了自然科学领域中最为活跃的学科。走在科学发展最前 —114— 列的德国以及欧洲的物理学家们已经对物理学概念的根本性转变有了深刻的认识,他们预见到即将出现种种新发展与新变化。这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