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儒家思想看社会工作在中国实践的本土化

作者:刘华丽;卢又华 刊名:华东理工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上传者:胡玲娥

【摘要】由于儒家思想在中国几千年的发展与沉淀,最终塑造了中国社会独特的民族性格与社会结构。源自西方的专业社会工作落足于儒家社会的土壤,必然需要充分考虑文化的差异性。经由多年临床实务的经验,以及相关文献的研究,本文提出"FAITH"模式的分析框架,从家庭结构、权威秩序、身份认同、信任关系、整体服务五个层面梳理了社会工作在东西方文化实践中的主要差异,并提出了相应的"ACCESS"实践原则以回应文化冲突。

全文阅读

一、引言近二十年来,社会工作在中国的本土实践取得了飞速的发展。自2003年上海在全国率先推广矫治、禁毒、三失青少年的司法社工服务以后,社会工作在中国职业化与专业化的发展开始走向规模化。随后中央推出大力发展社会工作人才队伍建设的文件,社会工作逐渐进入政府不同的职能部门,开始承接传统民政意义的优抚、救助、赈灾等工作,在老龄、青少年、家庭、矫治、禁毒、精神健康等不同领域拓展专业的服务。但在飞速发展的过程中,所遇到的挑战仍然很大。首当其冲的是,社会工作在中国民众中的认知度还很低,社工要开展服务需要费力地宣传并拓展服务空间,而民众则往往存疑,有问题亦不知或不想来找社工,这是前线社工普遍遇到的难题与挑战。其原因主要有二:一方面是社会工作在中国专业化、职业化程度尚欠成熟带来的限制。社会工作在西方已有两百余年的历史,其专业化与职业化的程度已日趋成熟,而目前中国社会工作的发展尚属尝试与推广阶段,政府相关部门与社会大众对社会工作这一较新的事物缺乏相应的了解。中国的社会工作需要通过良好的实务成效逐步在政府相关部门与社会大众建立信誉,并推广自身的认知度。另一方面则是文化方面的限制。中国社会是一个注重熟人关系的社会,民众遇事更习于寻找自己的亲属或朋友;同时因着内外有别的差序性社会格局,而持有“子为父隐”、“家丑不可外扬”等信念,不太愿意向专业社会工作者主动求助。以上两点交互作用,加大了社会工作在中国实施的难度。由于文化的影响更深沉而久远,本文更着力于从中国主流的儒家文化加以思考并回应相应的挑战。在家庭结构、权威秩序、身份认同、社会福利体制等方面,中国都存在迥异于西方的独特理念与运作方式。所以要开展中国社会工作的本土实践,需要基于儒家社会的传统与中国当前社会工作的发展阶段,对从西方引进的社会工作加以相应地调适与改造。希望本文研究的尝试有助于从跨文化的角度理解社会工作在助人实践方面的多元性与灵活性。二、社会工作在儒家社会面临的文化挑战对于这种文化上的冲突与调适,随着社会工作在中国实践的展开,学者们的探讨不再停留于文化的比较与宏观的论述,而更关注社会工作在中国实践中具体呈现的特色与问题。其中,较有影响的是王思斌1从制度与文化的视角对中国社会的求-助关系所作的分析,他认为中国内地的助人系统呈如下结构:同时,王思斌也归纳了中国社会求-助关系的基本特点是:消极的求助模式,相对主动的助人行为与感情介入,因而提出要建立有中国特色的社会工作助人模式。此外,一些学者,如刘梦2通过实践,从伦理、价值方面指出案主自决原则在个体本位与自我抉择上的适用性问题,曾群3则指出人情、信任对工作关系的影响;还有一些学者基于个案辅导、家庭治疗与小组工作等临床经验,指明服务中需要充分考虑到文化的特殊性,并分析其中遇到的来自文化与现实的困境,如家庭本位4,回避冲突,内敛不太敞开5等。针对这些问题与困境,学者们纷纷主张对从西方引进的社会工作加以相应地调适与改造。但不同的学者选择的视角不同,主要可分为两种路径。第一种路径是基于实务与实践的经验,提出一些本土化的操作性建议或分析,如费梅苹6提出“融和型”社区青少年社会工作服务模式,强调资源的整合以及人与环境的和谐;王思斌7则主张积极主动的帮助取向、价值相关、建立实质性的信任关系,作为中国社会工作的特色性内容。第二种路径则注重从理论上寻求社会工作本土化的建构,如刘华丽8提出以儒家人格思想作为8助人系统民间系统家庭与家族自助性邻里与亲友互助性差序格局政府系统工作单位法定福利性政府部门法定救助性身份隶属17王思斌:《中国社会的求-助关系制度与文化的视角》,《社会学研究》200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