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论赵湘诗歌的风格特点

作者:黄颖 刊名:安徽文学(下半月) 上传者:迪力达·和木别克

【摘要】赵湘是宋初"晚唐体"的代表诗人之一,主要诗学"姚贾",其诗作具备了"晚唐体"诗歌的基本特征,同时又融入了自己独特的精神气质。作诗工于五律,注重布局谋篇,选象造境亦独具慧眼,从而形成了晓畅浑融、清雅隽美、幽冷峭拔的诗歌风貌,故能卓尔不群,在宋初诗坛别具一格。

全文阅读

赵湘(959-994),字叔灵,祖籍南阳,居衢州西安。太宗淳化三年(992)进士,授庐江尉,是北宋“铁面御史”赵抃(号清献),之祖。元代方回在《送罗寿可诗序》中将其归入“晚唐体”诗人之列。“晚唐体”,主要是指取法中晚唐诗人贾岛、姚合的创作风格,以描写山林风物见长的诗人群体。赵湘作为宋初“晚唐体”的代表诗人,诗作有《南阳集》。据笔者所见,赵湘诗作主要收于《全宋诗》册二卷七五、七六、七七。以武英殿聚珍版《南阳集》为底本,参校影印文渊阁《四库全书》本,但由于收录时的重收与误收,实际考证得赵湘存诗111首。据现存的作品来看,赵湘的诗歌呈现出对“晚唐体”诗风既有继承又有开拓的一面,从而形成了自己独特的诗歌风格。一、工于五律,晓畅浑融“晚唐体”诗人在创作上喜作五律,好苦吟。综观赵湘现存的111首诗作,其中五言律诗共72首,占其诗作的65.7%,其诗中随处可见苦吟的痕迹。如“病多添药债,吟苦避虫喧”(《会平上人夜话》),夜里蚊虫喧吵惹人烦恼,又况病中,更增添烦苦之意,唯有通过“苦吟”才可进入精神世界,来忘却一时之喧。又如“偶病闲辜月,因吟瘦过秋”(《自题》)等,足见诗人作诗反复锤炼的认真态度。然而赵湘的诗并非一味的苦吟,还在一定程度上借鉴了“白体”诗风平易晓畅的一面。诗歌在表现景物静态之美的同时,还善于巧用动词和拟人的修辞。如“地静苔过竹,沙清树入池”(《暮春郊园雨霏》),“过”和“入”字的运用,将青苔的生长态势和树影倒映池中的静态之景写得活了起来,仿佛是青苔蔓延滋长爬过竹子,树的倒影走入了池中一般。“窗外叶随禅影过,井边苔趁雨痕生”(《秋日过韩原隐居》),落叶追随着禅影一同翩翩起舞,运用拟人的修辞,将原本凄清萧瑟的秋景写得热闹活泼,井边苔藓的生长也似有意为之,是要趁着雨后的湿润,生怕错过。原本静态的景物于无声中复活了,灵动可爱,平易晓畅。在谋篇布局上,方回曾言:“晚唐诗多先锻炼景联、颔联,乃成首尾以足之。”指出了“晚唐体”有佳句鲜有佳篇的弊病。赵湘则通过其创作的浑融一体的诗作,来打破这一桎梏。如《题国清寺》:“物外千年寺,人间四绝名。两廊诸岳色,九里乱松声。海气飘僧院,秋钟彻县城。夜来疏磐断,月影遍楼清。”首联写古寺历史悠久,名声远播。颔联、颈联生动地写出了古寺的险峻幽绝,在群山环抱之中,听闻松涛怒号。在僧院中依稀可嗅海的气息,寺院的钟声传遍县城。尾联处夜幕降临,一切归于平静,没有敲磬的声音,只有月影笼罩下的山寺。全诗布局完整巧妙,动静结合,仿佛国清寺已在目前。赵湘诗集中不乏此类既精美而又浑然天成的诗作如《书松门寺壁》、《兰汀晚泊》等。对于赵湘诗歌注重谋篇布局的特点,宋祁在《南阳集序》中称赵湘诗:“清整有法度,浑焉所得。”二、写景咏物,清丽淡雅“晚唐体”诗人取法“姚贾”诗风,诗歌继承了清丽的一面。赵湘作为“晚唐体”的代表诗人,其诗歌风格前人也多有评价。欧阳修在《南阳集跋》中评价道:“其诗清淑粹美。”吴俦在《南阳集跋》中,亦称:“余首读其诗,清澄镯洁,淡雅夷旷,名章秀句,前人之所罕道。”这些都指出了赵湘诗歌具有清雅秀丽的风格,具体到作品中,可以发现“清”字在赵湘诗歌中频繁使用。如:“鸟依高树和烟宿,人钓清流带月还。”(《寄湖州刁殿承》)“夜来疏磐断,月影遍楼清。”(《题国清寺》)“郡斋如伴话,满座是清风。”(《送周湜秀才之武川谒黄员外》)世间的自然之景于诗人笔下都被清丽的才思所笼罩。诗歌的“丽”,从何体现?自然于诗人笔下的一草一木中所见,诗人所描绘的自然之景,不是浓艳华丽的,不是激烈张扬的,而是一种与“清”相辅相成的清新淡雅之丽。赵湘诗歌于清丽之外,还体现出淡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