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赛珍珠英译《水浒传》为例看文学翻译中审美的“陌生化”

作者:张海燕;黄伟 刊名:湖北科技学院学报 上传者:朱宏军

【摘要】《水浒传》是中国四大古典小说之一,此书影响着整个中国文化和国民精神。国外许多翻译者都曾翻译成不同的译本,并在世界上广为流传获得了众多好评。赛珍珠所翻译的《水浒传》是最早的英语全译本,也是争议最大的一个译本。国外对她的争议则是她在翻译中使用了过多中国式的语言,直白的说是作品中的陌生化手法。但不得不承认这种手法改变了西方读者对中国的形象认识,也充分展现了原著的语言文化魅力,促进了中外文化交流,有着重要的现实意义。

全文阅读

从1928年赛珍珠就开始着手《水浒传》的翻译事宜,1933年正式出版。翻译后的《水浒传》面世后受到了广泛的关注,褒贬不一。赛珍珠本人对这部作品十分有自信,她的自信也换来了图书销量的频频捷报。虽然西方有些文学家对翻译中的“中国式语言”十分不赞同,但不影响小说在欧美国家的广泛流传。其中流传最大的原因则是赛珍珠运用了“陌生化”的手法,最大限度的还原了原著的实质内容,呈现出多思维的陌生化取向。一、赛珍珠英译与《水浒传》赛珍珠,本名珀尔布克PearlSydenstrickerBuck,是著名的美国作家。她曾在中国镇江、南京、淮安等地生活了近40年,与中国有着很深的缘分,她在淮安经历了她人生的早期岁月,所以她把淮安当做她的“中国故乡”,汉语是赛珍珠的第一门人生语言,直到她习惯了中国习俗,她的母亲才开始教她英语。长大后的赛珍珠开始频繁接触中国文学,她与徐志摩,林语堂、老舍等多名中国著名文学家都有很深的渊源。1933年时,赛珍珠开始尝试翻译中国古典小说《水浒传》,这时的《水浒传》已经有了多个版本的外文译本,其中翻译得最为精准和精彩的莫过于赛珍珠的版本,她的译名为《四海之内皆兄弟》[1]。赛珍珠对中国文化的认识甚至超越了西方世界对中国世界的局限认知,她努力把当时的中国现实用客观的角度描写出来,不迎合当下流行审美,只为了尊崇内心的选择,开启了西方读者对中国社会文化认知的新大门。二、赛珍珠英译《水浒传》中“陌生化”的取向陌生化(Defamiliarization),是现代主义文学理论中的一个常用术语,是俄国形式主义的核心概念,也是形式主义者最关心的问题。陌生化的基本构成原则是虽然表面没有联系,但内在却存在着多种联系因素的冲突和对立,“陌生化”的表象也正是因为这种对立和冲突而造成的,人的感官和情感也因此获得了更多的刺激和震动。陌生化是翻译的审美特征,它的主要目的是为了让读者对被翻译作品的内容有更高层次的理解,从而使审美主体的语言文化异域性的意识得到启发,缓解以往对非陌生化习惯所蒙蔽的原来文本的现状,引导读者重新审定和判断世界[2]。赛珍珠在《水浒传》的翻译过程中独特的表达了所翻译文本的感受,让西方读者更加深刻的了解和熟悉《水浒传》,刷新了中国在西方读者心中的偏见和形象,有效地改变了读者的思维定势,使他们体验到了更多的文学。三、赛珍珠英译《水浒传》中不同角度的陌生化1.叙事赛珍珠曾多次游览中国,在她的印象中经常看见中国山村小镇搭起戏台、摆起桌子在唱戏或说书,一些百姓就纷纷围上前来,这种形式慢慢形成小说雏形,之后扩展成短篇文集再加上其他内容以小说的形式出现。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小说中的情景慢慢转化到一个人物身上。直至到宋朝时期我们就看到了人物贯穿始终的长篇故事。赛珍珠认为,中国小说和西方比起来更加复杂和庞大,因为作者在一个人物身上倾注了许多思想细节,不像西方的小说可以在图纸上将情节给描绘出来。中国小说有不同的情节发展线,有的是平行,有的是交叉,有的则是各自发展。这些发展形式都源自民间传说、历史、故事等不同层面融合而成的。西方相关文学家曾评论中国小说太过混乱,看不清情节的具体发展脉络。但赛珍珠却不以为然,她承认在前期接触中国长篇小说时十分吃力,如果习惯了这种方式,它的优点自然而然就能看见。而这种和人类现实生活有很大相似性,生活中不会有人给你安排好具体的情节,下一秒会发生什么谁都无法预料,生活也是一个个支离破碎的片段连接成的舞台,没有什么前因后果,每个人所扮演的角色都不同,可能你的角色会被他人记起,可能你就会默默的融入到社会环境中。赛珍珠把中国小说看成是对生活的模仿,不能用人物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