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津冀流通业与区域经济协同演进分析

作者:李丽;张益民 刊名:中国名城 上传者:徐文

【摘要】自1978年改革开放以来,流通产业在我国国民经济中的基础性及先导性地位越来越突出,其作用正在不断放大。京津冀流通业也取得了较快发展,为京津冀区域经济的发展做出了巨大贡献。基于协同学理论,构建了京津冀流通业与区域经济协同发展成熟度模型,定量分析了两者协同发展所处的阶段。研究发现,京津冀流通产业与京津冀区域经济的发展不够协调,两者协同发展还有较大的上升空间。

全文阅读

1引言京津冀区域发展在我国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过程中具有非常重要的作用,很多学者也都建议把京津冀作为继珠三角、长三角之后又一个经济隆起带,打造成首都经济圈。京津冀区域发展是国家战略发展的重要组成部分,2014年初习近平总书记提出京津冀区域协同发展重大战略思想,对京津冀一体化寄予了厚望,为京津冀的协同发展提供了前所未有的条件。“京津冀协同发展”不仅是三地发展的问题,而且对全国经济发展有示范作用,更是中国经济发展全面深化改革,是打造首都经济圈、推进区域发展体制机制创新的引领。随着世界经济的发展,随着中国改革的深入,必须打造更蓬勃更有生机活力的经济发展模式,去引领中国经济、参与世界经济竞争。流通是社会再生产的重要环节,流通业是国民经济的先导产业和服务业中最大的产业部门,事实证明,流通业与区域经济发展有着积极的互促作用,流通产业已经成为区域综合竞争力的重要因素所在。随着经济全球化和区域经济一体化,协同发展已成为区域经济发展的一个重要课题,区域间的经济联系越来越密切,在此背景下任何区域都不能独善其身。研究京津冀流通业与区域经济协同发展关系,具有以下几点意义:考察京津冀流通业与区域经济两者的发展状况,评估两者协同发展的程度,分析两者在协同发展过程中面临的问题,以及如何改善这些问题;明确两者协同发展所处的阶段,指明进一步的发展方向,即如何才能更加协同发展,对制定促进京津冀流通业健康发展的政策具有一定的参考价值。2京津冀流通业与区域经济协同度模型的设计协同学是20世纪70年代初联邦德国理论物理学家哈肯创立的。协同学是研究协同系统从无序到有序演化规律的新兴综合性学科。协同发展就是指协调两个或者两个以上的不同资源或者个体,相互协作完成某一目标,达到共同发展的双赢效果。协同系统是指由许多子系统组成的、能以自组织方式形成宏观的空间、时间或功能有序结构的开放系统。我们假定京津冀流通业和区域经济组成一个复合系统,该系统存在一个相对稳定的系统结构和协同模式。本文中所指的京津冀流通业和区域经济协同度是指京津冀流通业与区域经济间的相互协作、相互配合、协调一致的状态或程度。协同发展成熟度的测评可通过构建模型来完成,本文构建了京津冀流通业与区域经济协同发展成熟度的模型,采用定量方法分析了两者协同发展所处的阶段。2.1模型的设计思路在上述理论假设条件下,京津冀流通业与区域经济之间是两个互相关联、互相渗透,但具有不同属性的复合系统。模型的具体设计思路如下:首先,划分子系统,然后确定序参量,然后收集各序参量在考察期内的具体数值并确定取值范围,最后,建立模型进行计算并针对模型结果进行分析。2.2京津冀流通业与区域经济协同模型构建1.子系统划分:定义京津冀流通业与区域经济组成的复合系统为A(A1,A2),其中,A1、A2分别表示京津冀流通业子系统和区域经济子系统。各子系统的具体指标见表1。2.序参量选择。序参量是各子系统相变前后所发生的质的飞跃的最突出的标志,测算指标为Ai(Ai1,Ai2,……,Ain)j(1,n),用aij表示,对应数值为ci(ci1,ci2,……,cin),并且有bijcijij,bij、ij分别是cij的下限和上限。3.指标数据的预处理刻画系统运行状态的指标一般来说有两类:正向指标,即数值越大的指标,系统的有序程度越高;逆向指标,即数值越大的指标,系统的有序程度反而越低,因此需要进行预处理。对于正向指标的预处理值为:mij=(cij-bij)/(ij-bij);(1)对于逆向指标的预处理值为:mij=(ij-cij)/(ij-bij)。(2)mij[0,1],数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