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社会主义理论与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结合

作者:乔洁 刊名:天津市经理学院学报 上传者:邱艳梅

【摘要】马克思的东方社会理论尤其是晚年的东方社会理论,在分析和推进发展中国家的社会发展过程中具有重大的世界观和方法论的意义。走进马克思的东方社会理论,力求在马克思东方社会理论的指导下完善科学的社会发展理论体系,为我们指明了实现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道路。

全文阅读

马克思思想中的社会发展的论题得到了完整的“沉淀”和较为系统的表述,形成了具有科学形态的、富有独立意义的东方社会理论,从而为我们提供了一个科学的社会发展理论的“大纲”。一、马克思东方社会理论与社会发展理论的契合东方社会理论是关于东方社会的性质、结构、现状和前景等一系列重大问题的系统性学说,它恰好与现代的社会发展理论具有同等意义。马克思主义的东方社会理论是广泛地渗透在哲学、政治经济学和科学社会主义理论中的,是隶属于马克思两个最伟大的科学成果的,是马克思揭示出的“两个必然性”的具体、生动的体现;同时,它又获得了相对独立的意义,是马克思主义理论体系的一个专门的组成部分。马克思晚年更是对东方社会的发展问题做了专门、集中和较为系统的研究,并将自己的东方社会理论与东方社会的实际紧密地联系了起来。在《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中,马克思指出:“整个所谓世界历史不外是人通过人的劳动而诞生的过程。”在《德意志意识形态》中,马克思为了批判青年黑格尔派用宗教、概念对人类历史所做的说明,以讽刺的语气评论说:“至于他们的全部其它论断,只不过是进一步修饰他们的要求,想用这样一些微不足道的说明做出具有世界历史意义的发现。”马克思曾经这样写道:“历史什么事情也没有做,历史并不占有巨大财富,也没有发动战争。创造这一切、拥有这一切并为这一切而奋斗的不是历史,而是人,现实的、活生生的人。历史并不是利用人实现自己目的的人格,历史不过是追求自身目的的人的活动。”马克思对古代社会、中世纪社会和现代社会的阶级关系的评价,让人感到似乎阶级关系才是这些社会的首要因素。同时他还坚持认为,无论是奴隶社会、封建社会还是资本主义社会,每一种生产方式都有其独特的发展规律。这也意味着历史不必严格地按照线性的轨迹向前发展,各种生产方式也不一定遵循着某种内在的逻辑相互交替。封建主义向资本主义的过度并非是封建制度内部的某种特别因素造成的必然结果。历史不再是一块由一根完整的长线编织成的锦缎,而是一条由无数纷争和间断拼凑起来的长卷。“如果不是将唯物主义方法做为调查研究的指导思想,而是将其用做一种为满足自身需要而扭曲历史事实的现成模板,那唯物主义就变成了它的对立面。”马克思警告说,他对资本主义起源的看法不应变成“忽略各国历史环境的不同,用命运确定的一般性道路来解释各国情况的历史哲学理论。”东方社会理论在马克思主义理论体系中有相对问题独立的地位,在这个问题上,学术界存在几个疑问:一是在有些理论者看来,不能将俄国社会做为东方社会的典型和代表。二是有些理论者看来,不存在所谓的东方社会理论问题。在研究西方社会发展问题时,马克思是以英国做为典型对象的;在研究东方社会发展问题时,马克思是以俄国做为典型对象的。在马克思看来,通过对俄国问题的考察、分析和说明,就可以打开通向东方社会的大门。马克思的俄国社会问题的理论是东方社会理论的典型。我国是东方社会的缩影,虽然资本主义在以后的俄国社会得到了比在其它东方国家较快的发展,但我国当时仍具有典型意义。我们不能用现实去强调历史,更不能用未来强制现实,也不能用列宁的思想解释马克思的思想,使马克思的思想“列宁化。”我们要从当时俄国社会的实际出发来理解俄国,从马克思本人的思想出发理解马克思。二、为什么马克思主义能被我国运用西方社会发展理论是与一般社会发展理论系统发生、协同演进的,从“世界历史”的整体情况出发,马克思认为工业发达国家向工业不发达的国家所显示的只是后者的未来景象。这样,东方社会的发展问题也得到了一定程度的科学分析和说明,例如,马克思在发现唯物史观、创立剩余价值学说的过程中,充分注意到了“世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