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乡镇研究到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华中师范大学博士生导师吴理财教授访谈

作者:吴理财;周纯义 刊名:社会科学家 上传者:程龙

【摘要】吴理财教授是从乡镇基层走出来的一位青年学者,其结合自身经历而完成的乡镇研究三部曲成为乡镇研究领域的重要学术成果。作为最早进入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方面研究的学者,其一系列最新研究成果构成了其关于文化治理的学术观点。

全文阅读

周纯义(以下简称“周”):吴教授,您好!据我所知,您已在国内外高水平刊物上发表论文150余篇、出版著作近10部,还主持了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国家社科基金重点项目、教育部重大项目以及省部级、市厅级等不同级别的课题多项,并于2010年入选了教育部“新世纪优秀人才”计划。作为一名学生,我们非常钦羡您如从乡镇研究到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华中师范大学博士生导师吴理财教授访谈吴理财,周纯义吴理财(1970-),安徽潜山县人,政治学博士,华中师范大学政治学研究院教授、博士生导师,政治制度研究所所长,中国农村综合改革协同创新中心副主任,教育部“新世纪优秀人才”,文化部“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专家委员会委员”,香港城市大学访问教授,兼任安徽省农村社会学会副会长、安徽大学中国三农问题研究中心、曲阜师范大学山东新农村建设研究中心研究员等职。吴教授主要从事中国农村政治社会发展、农村文化、基层政府体制改革和乡村治理、文化治理等研究,其出版著作包括:《从管治到服务:乡镇政府职能转变研究》、《改革与重建:中国乡镇制度研究》(2012年“经典中国国际出版工程”)、《县乡关系:问题与调适(咸安的表述1949-2009)》等乡村研究三部曲以及《当代中国农民文化生活调查》、《公共性的消解与重建》等。其撰写多篇咨询报告得到国家有关部门和湖北省委、省政府的采纳,其中《游走在城乡之间来自安徽、四川和湖北内陆省份农民工的报告》得到中央领导同志的高度肯定。此年轻就有这么多的科研成果与学术影响力,也对您如何取得这么高的成就非常好奇。您能让我们分享一下您个人的科研经验以及您的科研成长体会吗?吴理财(以下简称“吴”):我个人认为,人文社会科学研究一个明显不同于自然科学研究的地方,那就是个人人生阅历对自身的研究起着非常重要的影响作用。也就是说,你的人生经历越丰富,你对社会的看法越深刻,越有可能写出有独到见地、富有思想的作品。一个有影响的人文社会科学学者,一般都具有比较丰富的人生阅历。在谈我科研成长体会之前,有必要介绍一下我个人的成长经历。1991年,我从母校华中农业大学社会科学系毕业后,被直接分配到家乡一个偏远的山区乡工作。连通乡政府到各村的都是崎岖山路,最远的一个村距离乡政府四五十华里,要翻越几个山头,每次下乡工作都不得不留宿在村干部和农户家里,直到我离开这个乡的时候,公路仅仅通到该乡的乡政府。在这个乡,我从一个小职员到竞选上乡人大副主席,整整工作了6个年头。那个时候,大家都住在乡政府大院里,仿佛一家人般地生活在一起。那段时光,构成我人生历程的重要部分,尽管当时未必会有如此认识,但它却深深地影响着我后来的研究工作。后来,我有一段时间专门从事乡镇研究,先后出版了三本专著:一本是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出版的《从“管治”到“服务”乡镇政府职能转变研究》,这是我主持的国家社科基金青年项目的最终成果;另一本得到了教育部哲学社会科学研究后期重点资助,由高等教育出版社出版的《改革与重建中国乡镇制度研究》,该书2012年还入选了“经典中国国际出版工程”;第三本《县乡关系:问题与调适》也由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出版,这是我师从俞可平教授从事博士后研究的最终成果。以上三本著作构成了我研究乡镇问题的“三部曲”。这些研究得益于我在乡镇政府的工作经历,正是这一经历使我对“乡政”有了更多的切身体验和深刻感悟。周:您认为要保持您学术的生命力,最关键之处是什么?要做好学问,应该具备哪些条件?吴:应时刻关注中国的现实。1996年底,我从乡政府直接调到安徽省社会科学院工作。在安徽省社会科学院,我主要协助辛秋水研究员进行文化扶贫和村民自治的研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