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沉默权制度的创新性实现——以《刑事诉讼法》的修正为途径

作者:陈枭窈;郑祎楠 刊名:法制博览(中旬刊) 上传者:罗旋

【摘要】沉默权制度是一项极其重要的司法保障制度,需要在中国尽快实现。明确规定沉默权制度有很大阻力,在此情况下实际通过法律修正取得沉默权实施效果具有建设性。以明确沉默权制度内涵为基本前提,以沉默权制度实施效果为修正方向,修正法律,在中国创新性地实现沉默权制度。

全文阅读

十八届三中全会报告明确提出要健全司法权力运行机制,完善人权司法保障制度。沉默权制度是一项极其重要的司法保障制度。在2011年的刑事诉讼法修正中,是否明确沉默权制度引发各界的强烈关注,最终2012年的新刑事诉讼法没有为沉默权“正名”。在十八届三中全会报告的指引下,沉默权制度最为重要的司法保障制度,需要尽快实现。但考虑中国社会沉默权制度明确的不成熟条件,实现沉默权不必要急于为沉默权制度正名,在实际上形成沉默权相似制度,实现沉默权实施效果更为实际可行。这是沉默权制度的创新性实现,以《刑事诉讼法》的修正为途径。一、沉默权制度内涵解读要找到沉默权制度的相关制度,首先要明确沉默权制度的内涵。沉默权是指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对于讯问官员的提问依法能够保持沉默或者拒绝回答,并不因此而受到不利后果的权利。美国学者克里斯托弗奥萨克的看法比较权威,他认为沉默权制度包含以下三层含义:(一)被告人没有义务为追诉方向法庭提供任何可能使自己陷入不利的陈述和其它证据,追诉方不得采取任何非人道或有损被告人人格尊严的方法强迫其就某一案件事实作出供述或提供证据;(二)被告人有权拒绝回答追诉官员或法官的讯问,有权在讯问中始终保持沉默,司法警察、检察官或法官应及时告知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享有此项权利,法官不得因被告人沉默而使其处于不利境地或作出对其不利的裁判;(三)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有权就案件事实作出有利于或不利于自己的陈述,但这种陈述必须是出于真实的意愿,并在意识到其行为后果的情况下作出,法院不得把非出于自愿而迫于外部强制或压力所作出的陈述作为定案依据。同时,在外国的司法实践中,沉默权的实施往往伴随一系列如证据制度、律师会见制度的配套措施,值得注意的是,配套措施不是沉默权本身,但可以通过配套制度的实现加快落实沉默权制度。二、沉默权实施效果明确沉默权内涵是从沉默权现有制度中寻找相关制度的基本前提。要通过修正这些制度实现沉默权,必须同时明确沉默权实施效果,以把握修正的正确方向。(一)沉默权有利于尊重与保障人权趋利避害是人的本性,自我保护是人的本能。从道义和伦理上说,每个人都不愿意说出对自己不利的事实,更不愿证明自己构成犯罪,沉默权保障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对于讯问官员的提问依法能够保持沉默或者拒绝回答,尊重和保障了人性需求。(二)沉默权尊重意志自由沉默权把是否陈述和是否陈述有罪的决定权或选择权交给了当事人。不因为犯罪嫌疑人或被告人的沉默而对他作出不利的推定,即使最终证据证明犯罪嫌疑人或被告人有罪,也不因为他的沉默而加重罪行。(三)沉默权促进无罪推定原则的落实,抑制刑讯逼供“无罪推定”作为现代刑事诉讼的一项基本原则,意为在没有做出判决以前,任何人都不能被称为犯罪。根据无罪推定原则推定两个必然结论:一是证明被告人有罪的责任由控方承担,被控方不承担举证责任;二是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在人民法院判决有罪之前享有诉讼主体地位。而沉默权的实行免除了被控方的举证责任,赋予了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在人民法院判决有罪之前享有诉讼主体地位。沉默权的实行有利于无罪推定原则的落实,使追诉方不得采取任何非人道或有损被告人人格尊严的方法强迫其就某一案件事实作出供述或提供证据。(四)确立沉默权制度有利于从程序上平衡控辩双方诉权,优化诉讼结构,同时是国际条约的履行沉默权制度的创新性实现,以明确沉默权制度内涵为基本前提,以沉默权制度实施效果为修正方向。使得修正后的制度可以在实际操作中达到具备了沉默权的效果。接下来所论述的关于法条的修正将围绕实现沉默权实施效果展开。三、刑事诉讼法中沉默权相关法条(一)刑事诉讼法第50条中明确规定:“不得强迫任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