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虎地秦简和张家山汉简《效律》研究——简牍所见战国秦汉时期的经济法规研究之二

作者:朱红林 刊名:社会科学战线 上传者:陈修德

【摘要】《效律》为战国秦汉时期一项非常重要的经济法律,它的主要思想是财务审计与考核。现存内容包括官吏离任时的财务交接审核制度、度量衡管理制度、府库管理制度等。它是战国时期法家"循名责实"思想在经济管理领域的具体实施,对于中国古代会计制度的发展具有很大的影响。

全文阅读

《效律》是战国秦汉时期一项非常重要的经济法律,睡虎地秦简和张家山汉简中都出现过,江陵王家台15号秦墓也出土了《效律》。但学界对于《效律》的专题研究却并不多。秦简整理小组对《效律》的解释是:“关于核验官府物资财产的法律。”李金华主编的《中国审计史稿》第一卷称之为“一部专门的财经法纪处罚律法”。刘玉华称之为“现存最早的国有财产管理审计法规”。《中国财经报》称之为“国家税收检查法律”。秦简整理小组说的是《效律》的具体内容,而《审计史稿》则是对其在国家经济管理意义上的定位。高恒先生说:“‘效’字显然是从当时流行的名辩学中借来的。《墨子小取》:‘效者,为之法也。所效者,所以为之法也。故中效则是也,不中效则非也。’名家认为,立论需先立一个标准,然后按这一标准检验命题,凡符合这个标准(中效)的命题,就是正确的;否则就不正确。秦立法者以‘效’作为有关核验官府物资财产法律的篇名,其用意显然与名学家相同。”循名责实,是法家的一贯主张。《韩非子扬权》说:“事在四方,要在中央。圣人执要,四方来效。”梁启雄引《汉书元后传》注曰:“效,献也。”陈奇猷注曰:“以物致人谓之效,详《二柄》篇注。此文‘效’,谓课其功。”《扬权》之“效”与《效律》之“效”义同,陈说尤为恰当。秦汉简中的《效律》的主旨正是“课其功”,所以它对于研究战国秦汉之际的上计制度及相关的经济立法有重要意义,具体有几点值得注意:(1)官吏财务审核制度。睡虎地秦简《效律》记载,官员离任时有严格的财务交接审核制度, 离任者和继任者要在上级派人的监督下进行交接。张家山汉简《效律》进一步表明,即使县道官员不离任,任期三年,上级也要派员对其进行财务方面的审核。这对于理解和探讨战国秦汉之际的官吏考课制度以及治官思想有重要的意义。(2)度量衡管理制度,度量衡器具要定期校正,尽可能地减少误差,对于误差的大小有明确的处罚制度,官府的度量衡器具不能借给民间使用,丢失者要进行处罚,等等。它体现了战国以来经济上要求统一的趋势,国家对经济管理的强力控制正是顺应了这一历史潮流。(3)《效律》中有关府库管理的具体措施,对于我们研究战国秦汉时期的会计制度和上计制度具有非常重要的史料价值,它的一些基本理论和专业术语直到今天仍在使用。下面试就此谈几点不成熟的体会,敬请学界专家批评指正。一、官吏财务审核制度官吏财务审核制度,指的是国家按照规定,定期对官吏进行财务方面审核的制度。睡虎地秦简和张家山汉简《效律》都记载了官员离任时的财务审核制度,相对而言,秦简《效律》保存的内容较多。汉简《效律》保存的内容虽少,但简明扼要,与秦《效律》基本相同。所以我们在论述时,把二者结合起来进行。第一,官员离任,必须与接任者进行财务交接。如果在财务交接完毕之后,才发现离任者任原职期间的经济问题,由新任官员与在任僚属共同负责,已离任者不承担责任。睡虎地秦简《效律》:“实官佐、史柀免、徙,官啬夫必与去者效代者。节(即)官啬夫免而效,不备,代者[与]居吏坐之。”这就要求官府的僚佐必须对其长官进行监督,否则就有可能承担其遗留的责任。继任者也要对前任认真审核,不敢稍有懈怠,不然也要承担责任。具体到财务制度上,《效律》的目标就是,前任清白离任,后任清白继任,双方都无营私舞弊的空间。这一交接制度汉初继续执行。张家山汉简《效律》记载的“实官史免、徙,必效代”就是证明。第二,官吏之间财务交接时限为一年。睡虎地秦简《效律》:“故吏弗效,新吏居之未盈岁,去者与居吏坐之,新吏弗坐;其盈岁,虽弗效,新吏与居吏坐之,去者弗坐,它如律。”一年之内,如果离任者未向继任者进行财务交接,发现问题,要由离任官员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