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的意思自治理论与实践

作者:许向阳;杨玲红 刊名:法制与社会 上传者:赵向东

【摘要】由于婚姻家庭承载着特殊的社会价值与职能,结合我国当前的国情,意思自治原则在婚姻家庭领域的扩张以及婚姻契约化进程需要循序渐进,婚约制度和夫妻财产制度要进行完善,确保个体权利与自由的充分发挥;同时,在婚姻家庭涉及的社会公共利益领域、道德领域,不能依据当事人意思自治对其负有的身份性权利加以变更。婚姻法领域意思自治原则扩张的内涵与基础,在肯定婚姻家庭领域实行意思自治的同时也需要国家公权力的适当介入与干预。

全文阅读

一、婚姻法领域意思自治的内涵与基础(一)婚姻法领域意思自治原则的内涵意思自治原则在婚姻家庭领域主要体现为“婚姻自由”,包括结婚自由、离婚自由、婚内自由三个方面。结婚自由是指公民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有权按照本人意愿自主地决定自己的婚姻,其他任何人都不得加以限制和干涉,法律亦不主动探究双方的情感因素,不干涉其意志表达,充分保障当事人结婚自由的权利。离婚自由主要指婚姻双方可以根据双方自身情感意愿决定是否解除婚姻,以及如何解除婚姻,解除婚姻后的财产分配和子女问题。婚内自由主要是指夫妻双方有权自主协商和处理婚姻内的各项事务,既包括财产问题、家务分配、抚养和教育子女问题,甚至是共同生活中那些比较隐秘的部分,如夫妻间拥有独立的姓名权、人身自由权、住所约定权和生育自由权等内容。(二)我国婚姻法实行意思自治的基础第一,婚姻家庭的契约性本质。婚姻契约是一种身份契约。婚姻关系作为“契约”,具有一般契约成立的特性,又与一般契约不同。在婚姻契约中,男女双方基于结婚产生夫妻身份关系,继而产生一系列财产关系,但这种财产关系是独立于身份关系的。同时,婚姻契约的特殊性还在于它具有伦理道德的内容,伦理是关于人与人之间相处的道德准则。如我国婚姻法规定禁止一定范围的亲属结婚即是出于社会伦理道德观念作出的基本要求,婚姻中的忠实义务是对与夫或妻以外的人发生性关系的限制,这种伦理性是其他契约所不能约定的。第二,婚姻家庭法是我国民法的重要组成部分,意思自治原则作为民法领域的最高准则,婚姻家庭法领域理应贯彻。第三,婚姻家庭领域的个体本位基础。历史实践表明,以国家为本位的婚姻家庭伦理它在一定程度上有利于国家和家庭的安定秩序,但极度压抑个性、扼杀个人能动性的,因此得不偿失。只有崇尚婚姻自由、男女平等、实行一夫一妻制、充分保护妇女及儿童合法权益的社会主义婚姻家庭制度才能充分激发人的创造和生活潜能,促进社会进步。因此,当代婚姻立法应当以史为鉴,坚持个人本位,尊重个体意思自治。第四,婚姻家庭具有隐私性的特点。婚姻家庭包含有强烈的个人色彩,属于私生活中最隐秘的部分,又具有社会性的特点。这种社会性是指婚姻关系一旦缔结,就涉及当事者双方的利益和子女的利益。婚姻家庭是社会的基本组成单位但又不能取代社会和国家本身,婚姻家庭的最终成立与发展取决于个人情感的选择和修饰。个人首先必须先是一个权利主体,继而才能通过个人情感的选择和调适成立婚姻家庭,并以个人名义对抗国家在婚姻家庭关系调整出出现的诸多限制与干扰。第五,当代婚姻家庭的发展趋势日益复杂。当代中国的婚姻家庭生活中,出现了模式多样化、属性私域化等发展趋势,婚姻家庭生活面临着一系列新问题,迫切需要实现个人与社会、情感与义务、权利与责任的内在的统一。这些问题的解决归根结底与婚姻家庭领域实现意思自治原则,尊重个体意思自由密不可分。二、意思自治原则与我国婚姻家庭制度(一)我国婚约法律制度的完善婚约是指男女双方为结婚所作出的事先约定。我国现行法律对婚约不予保护,但是司法解释明确对因婚约引起的彩礼纠纷予以受理并有条件予以支持。司法实践中返还按习俗给付的彩礼双方的主观原因、订婚时间及本地习俗等因素综合考虑确定。笔者认为基于婚姻的契约性本质,我国法律应当承认婚约的法律拘束力,因为风俗习惯也是法律的重要渊源。且婚约毕竟从我国古代至现今在婚姻嫁娶时仍留存下来的重要习俗,存在着送彩礼订婚的习俗。另外彩礼范围如何界定,何为彩礼,婚约解除后彩礼如何返还的问题,仍需要法律或司法解释进行进一步的明确。(二)我国夫妻财产制度的完善明确夫妻约定财产制的备案登记。夫妻财产关系是婚姻家庭关系的重要内容,现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