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于技术创新视角的投资并购案例研究——以上海国有大企业为例

作者:陈世瑞 刊名:中共杭州市委党校学报 上传者:尹克祥

【摘要】从外部获取技术竞争力是当今企业技术创新的重要战略。近年来,上海部分国有大企业进行了旨在提升企业技术能力的投资并购实践,其中有成败得失。科技并购并不只是简单的财务投资,更重要的是,企业必须具备明确的战略方向和清晰的技术路线、并购运作能力、技术创新体系和知识管理能力以及开放、兼容的企业文化和机制。

全文阅读

一、问题的提出:企业并购和企业技术能力目前,上海已经进入了创新驱动、转型发展的攻坚阶段,如何发挥企业创新主体的作用,提高企业的技术能力和技术水平,加快科技成果转化和市场应用,缩短与国内外先进企业之间的差距,成为直接影响上海创新驱动、转型发展成效的重要因素。毫无疑问,通过加大研发投入、增强自主创新能力是提升企业技术能力的基本途径。但是,随着技术飞速向高度化和大规模化发展,研究费用日益增高,并且涉及到多种尖端技术的综合开发和利用,对于单个企业来说,自主创新的难度陡增。通过内部自主创新与自主开发技术,周期长,风险大,顾客需求不断变化,充满不确定性。无论其规模多大,实力多雄厚,往往都不可能完全依靠自身的研发能力完全满足企业在激烈竞争中对新技术的需要。在此背景下,企业技术外源化倾向显著提高,北美、日本和欧洲企业发展的历程也印证了这一点。学者们对于大企业从外部导入技术的问题进行大量调查研究后发现,在技术导入战略中,并购占据了相当重要的位置。有学者还引申出了BKT并购的概念,其全称为基于知识和技术的并购(M&ABasedonKnowledgeandTechnology),通常指一个大公司为了获取R&D资源,通过一定的渠道和支付手段,将另73一创新公司的整个资产或足以行使经营控制权的股份买下来。[1]LaamanenT和AutioE把这种并购定义为“技术公司技术驱动的新型收购”。[2]白玫对BKT的动力机制进行了研究,并发现,通过BKT并购战略,加快企业的创新速度,在市场竞争中求得生存和发展已成为企业实施BKT并购的最重要的内在动力。[3](PP769-786)熊建明、汤文灿发现,美国微软公司(MicrosoftCompany)的成长史就是一部BKT的并购史,美国AT&T公司也是通过BKT并购,推进技术升级,并借机进入新领域的。[4]尽管实践证明了技术并购与企业技术能力、持续技术创新之间存在关系,但技术并购并非技术能力提升的充分条件,亦非必要条件,只是路径之一。十年来,中国企业海外并购的成绩并不令人十分满意,海外并购失败率从最初逢购必败到现在仍旧高达70%。在全球并购市场,中国企业还是新人,其活跃程度与并购能力极不相配。季晓南曾指出,当前国企并购有六大问题有待改进,其中包括并购重组整合不到位,没有形成1+1>2效果,一些中央企业合并重组后没有真正形成一体化管理,有的貌合神离,形成严重内耗。[5]企业并购充满了变数,大多数企业并购难以达到预期的目标。可能会发现以下严重后果:本该上升的产值却下降了,市场份额和客户基础都破坏了,被并购企业高管全部离职,被并购企业5年之内再次被出售……技术并购要求最终把得到的技术、研发力量等整合到整个企业的价值链中,产生技术协同效应。[6]侯汉坡等[7]系统地研究了技术并购和企业持续技术创新之间的关系,认为二者的结合是可行的,企业可以通过不断实施技术并购来达到增强自身技术实力、实现技术超前的目的,使得技术并购能够成为企业构建持续创新体系的一个有效手段。从上述的文献分析中可以看出,目前我国(包括上海)国有大企业技术导向的科技企业并购尚处于起步阶段,尚未成为当前上海国有大企业提升技术能力的重要途径。学界对企业并购的研究也是刚刚起步,成果相对不多。本文在现有文献的基础上,结合上海国有大企业投资并购科技企业的丰富实践,总结提炼上海国有大企业技术并购的共性规律和经验教训,重点关注技术并购如何转变成企业持续创新的技术能力。二、上海国有大企业投资并购科技企业的现状、特点与原因分析当前,上海大企业的主体仍然是国有企业,总体上看,上海国有大企业创新动力不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