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母教养方式对大学生心理中介因素的影响

作者:贾秋月;王文;陈学彬 刊名:甘肃科技 上传者:董月丽

【摘要】探讨父母教养方式与大学生心理健康的中介因素(如个性、自尊、应对方式和心理控制感)之间的关系,从而为大学生心理健康的干预研究提供整合性研究依据。选取786名大学生进行父母教养方式(EMBU)、个性(16PF)、自尊量表(SES)、简易应对方式问卷(SCSQ)、心理控制感(IPC)等问卷测试。大学生组与中文修订版组相比,大学生组的父母教养方式各因子分均低于修订版中文组;父母教养方式对大学生的个性、自尊、应对方式和心理控制感都存在显著性的相关;多元逐步回归分析显示,父母的情感温暖理解(FF1、MF1)、父亲的过度保护(FF6)、母亲的拒绝否认(MF3)和惩罚严厉(MF4)对大学生的个性、自尊、应对方式和心理控制感的影响最大。父母教养方式对大学生的个性、自尊、应对方式和心理控制感有较好的预测效应。

全文阅读

个体的心理健康,不仅与社会心理刺激的强度有关,同时还受许多其它因素的调节和影响,在这中间,社会支持、个性素质、自尊、应对策略及心理控制感等心理中介因素是比较受关注的[1-4]。国内外研究发现, 人的社会化和人格发展受到父母教养态度的影响, 不良的父母教养方式使子女产生不良个性特征[5]。父母的教养方式是个体自尊发展早期最重要的影响因素, 自尊作为个体自我系统的核心成分之一,它往往在人的一生中持续地发挥作用,它对个体的个性、认知、动机、情感和社会行为均有广泛的影响[6],而应对方式和心理控制感与个性、自尊相似,在每个人身上是恒定的。自尊的水平和个性维度与父母教养方式之间的关系如何, 而应对方式和心理控制感与其关系又如何,这方面的研究颇少,本研究采用父母养育方式问卷(EMBU)和卡特尔 16 项人格特质问卷(16PF)、自尊量表(SES)、简易应对方式问卷(SCSQ)、内控性、有势力的他人及机遇量表(IPC)等几种量表来探讨父母养育方式与各因素的之间的关系,从而为大学生的心理健康的干预研究提供整合性研究依据。 1 对象与方法 1.1 研究对象 本研究的对象为某大学新生, 学生来自全国各个地区。问卷的施测时间为入学的第一个学期初。调查人数为 804 人,收回有效问卷数 786 份,有效率为 97.76%,其中男 409 人,女 377 人,年龄最大 24 岁,最小 16 岁,平均 18.56±1.10 岁。 1.2 研究方法 采用问卷调查方式进行资料采集,集中作答,当场回收问卷。 采集的资料使用 SPSS11.5 软件进行统计分析。 问卷包括:(1) 父母养育方式问卷(EMBU)[7] . EMBU 为岳冬梅等人 1993 年修订的中文版本,由被试凭记忆中的印象对父母教养方式的 66 个项目分别进行评价,采用 1~4 计分,最终计算出 11 个分量表,分别为 FF1(父亲情感温暖与理解)、FF2(父亲惩罚、严厉)、FF3((父亲过分干涉)、FF4(父亲偏爱被试)、FF5(父亲拒绝、否认)、FF6(父亲过度保护)、MF1(母亲情感温暖与理解)、MF2(母亲过分干涉、过度保护)、MF3(母亲拒绝、否认)、MF4(母亲惩罚严厉)、MF5(母亲偏爱被试)。 (2) 个性特征调查采用人格因素问卷(16PF) ,可测评出 16 种相对独立的基本人格因素 (乐群性、聪慧性、稳定性、恃强性、兴奋性、有恒性等)。 (3)自尊量表(SES)[7] ,采用由 M. Rosenberg 编制的自尊量表(SES) 1965 年版.该问卷由 10 个问题构成,分四级评分,1 表示非常符合,2 表示符合,3 表示不符合,4 表示很不符合,总分范围是 10-40 分,分值 越高,自尊程度越高,该量表的重测相关系数为 0.82。 (4)简易应对方式问卷 (SCSQ)[7] : 包括 20 个条目, 列出的是在工作生活中经受到挫折、打击或遇到困难和不解的问题时, 可能采取的态度和做法。其中前 12 个条目属于积极应对维度(PC), 后 8 个 父母教养方式对大学生心理中介因素的影响 * 贾秋月 1,王 文 2,陈学彬 2 (1.兰州文理学院师范学院,甘肃 兰州 730010;2.兰州大学第一医院精神心理科,甘肃 兰州 730000) 摘 要:探讨父母教养方式与大学生心理健康的中介因素(如个性、自尊、应对方式和心理控制感)之间的关系,从而为大学生心理健康的干预研究提供整合性研究依据。选取 786 名大学生进行父母教养方式(EMBU)、个性(16PF)、自尊量表(SES)、简易应对方式问卷(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